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案例展示>承办案件

承办案件

河南优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钟添印产品生产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黔01民终28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南优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渑池县果园工贸区。

法定代表人:卢新安,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光武,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鲁培,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钟添印,男,1993年9月2日出生,畲族,户籍所在地福建省安溪县,经常居住地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上诉人河南优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优粮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钟添印产品生产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2018)黔0111民初61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河南优粮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2、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被上诉人系职业打假人,其购买本案产品是出于牟利目的,不属于消费者,不应获得赔偿。二、本案食品系根据河南省制定标准生产,上诉人生产案涉食品非主观故意。

钟添印辩称,河南优粮公司主张钟添印牟利行为没有法律依据,本案26单交易是独立的买卖合同,原告分次购买涉案商品符合法律规定,钟添印系为减轻诉累才合并起诉,十倍赔偿符合法律规定,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钟添印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被告赔偿原告26,000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原告于2018年7月3日通过网购平台三多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辣条辣片,并支付货款13.9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牧丰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音乐卷,并支付货款20.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惠琴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海苔音乐卷,并支付货款16.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翰路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海苔音乐卷,并支付货款17.5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朗一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海苔音乐卷,并支付货款20.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尘依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海苔音乐卷,并支付货款25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允鑫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海苔音乐卷,并支付货款16.9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雨妃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海苔音乐卷,并支付货款17.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佰客思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麻辣小滑头辣条,并支付货款9.9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十二月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麻辣小滑头辣条,并支付货款9.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趣童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音乐卷,并支付货款18.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青田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麻辣小滑头辣条,并支付货款8.6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美汉嘉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音乐卷,并支付货款17.9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悠然时光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音乐卷,并支付货款8.5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踞浒发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音乐卷,并支付货款19.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巢尚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音乐卷,并支付货款14.5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苋禾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音乐卷,并支付货款18.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中楚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老北京音乐卷,并支付货款18.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甜饵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辣条辣片,并支付货款9.9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吆七吆七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麦小呆辣条辣片,并支付货款9.9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君雅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麻辣小滑头辣条,并支付货款9.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威海东具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麻辣小滑头辣条,并支付货款9.8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畅美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麻辣小滑头辣条,并支付货款11.5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谷悟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小滑头辣条,并支付货款13.5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达令女王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小滑头辣条,并支付货款13元。原告通过网购平台零陆零食品专营店购买被告生产的小滑头辣条,并支付货款6.9元。原告通过上述网络平台购买被告生产的产品共计26次,每次购买的货款均未超过1,000元。另外,原告购买的上述产品均标明为调味面制品,并且在包装上标明配料中含有脱氢乙酸钠。另查明,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关于严格加强调味面制品等休闲食品监管工作的通知》,明确将调味面制品纳入方便食品实施许可,作为单独单元,生产许可证内容为“方便食品(调味面制品)”。该通知还规定,调味面制品等休闲食品不得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重点是“三剂”即防腐剂(脱氢乙酸等)、甜味剂(甜蜜素、安赛蜜、糖精钠等)、着色剂(胭脂红、日落黄等)。原告于2018年5月21日向北京市房山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申请要求公开(京房)食药监食罚(2018)02000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北京市房山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向原告提供了该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复印件。该决定书载明,北京市房山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关于调味面制品在食品添加剂的管理中应按照哪类食品管理的问题,于2017年8月22日向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请示。2017年11月23日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转发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办公厅食药监办科函(2017)748号文件,即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办公厅关于调味面制品在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类别归属问题的复函,该复函明确,调味面制品归为方便食品进行监督抽检和合格判定。该行政处罚决定书还载明,被告河南优粮公司生产的香辣牛肉味调味面制品,因含有脱氢乙酸及其钠盐,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四条第四项之规定,“禁止生产经营下列食品、食品添加剂、食品相关产品:(四)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食品”,被采取行政处罚措施。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的附录A部分载明脱氢乙酸钠的使用范围不包括方便食品(调味面制品)。再查明,案涉产品依照河南省地方标准调味面制品DB41/T515-2007进行生产,该地方标准载明,调味面制品按照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应符合GB2760(参照糕点类、膨化食品类)的规定,经查询该国家标准(即GB2760),添加剂脱氢乙酸及其钠盐可以用于糕点类食品。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案涉食品作为调味面制品添加脱氢乙酸钠是否违反食品安全标准。第一,关于本案的案由问题,本案的立案案由为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经审理查明,本案的被告系案涉产品的生产者,因此,本案的案由应为产品生产者责任纠纷。第二,关于案涉食品作为调味面制品添加脱氢乙酸钠是否违反食品安全标准的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办公厅食药监办科函(2017)748号文件,即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办公厅关于调味面制品在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类别归属问题的复函,以及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关于严格加强调味面制品等休闲食品监管工作的通知,均已明确,调味面制品纳入方便食品进行管理。按照《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的规定,脱氢乙酸钠的使用范围不包括方便食品(调味面制品)。被告辩称,案涉产品依照河南省地方标准调味面制品DB41/T515-2007进行生产,案涉产品所使用的食品添加剂脱氢乙酸钠符合该地方标准的要求。但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上述两个文件均发布在河南省地方标准之后,且对调味面制品进行了明确的说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对地方特色食品,没有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可以制定并公布食品安全地方标准,报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备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制定后,该地方标准即行废止”,被告应当按照上述国家标准生产调味面制品。另外,被告河南优粮公司因生产的香辣牛肉味调味面制品中含有脱氢乙酸及其钠盐,被北京市房山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行政处罚。因此,被告在其生产的调味面制品中添加脱氢乙酸钠的行为属于超范围使用食品添加剂的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四条第四项之规定,违反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第三,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进行赔偿的问题。原告在审理中明确表示不要求被告退还货款,从其自愿。原告通过网络平台购买被告生产的产品共计26次,每次购买的货款均未超过1,000元。根据第一百四十八条之规定,“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损失,也可以向生产者要求赔偿损失。接到消费者赔偿要求的生产经营者,应当实行首负责任制,先行赔付,不得推诿;属于生产者责任的,经营者赔偿后有权向生产者追偿;属于经营者责任的,生产者赔偿后有权向经营者追偿。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但是,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关于增加赔偿的金额部分,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因此,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按照原告的26次购买行为共赔偿26,000元的诉请,予以支持。另外,被告辩称,原告系“职业打假人”,其打假行为具有营利目的,原告的行为并不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之规定,并且原告的行为并非为其他法律法规所禁止,因此,对于被告的该辩称意见不予采纳。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二十五条、第三十四条第四项、第一百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判决:被告河南优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钟添印赔偿26,000元。案件受理费225元,由被告河南优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河南优粮公司提交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粤2072民初6939号判决书、杭州互联网法院网上发布的典型案例打印件、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于2017年5月19日发布的答复意见打印件,拟证明钟添印的购买行为系牟利行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钟添印不能认定为消费者。钟添印的质证意见:(2016)粤2072民初6939号判决与本案无关,杭州互联网法院发布的典型案例与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相关指导案例相冲突,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发布的答复意见载明的适用范围为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情形,本案商品系食品。

本院查明的事实除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外,另查明:钟添印购买的食品系在26家不同的网店购买,支付总价为379.2元。

本院认为,对于钟添印购买的涉诉食品是否符合食品安全标准,钟添印26次购买的食品包装中均标明为调味面制品,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食药监食监一[2015]57号”《关于严格加强调味面制品等休闲食品监管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调味面制品纳入“方便食品”实施许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中,并未允许方便米面制品添加脱氢乙酸及其钠盐,故涉诉食品存在超范围使用添加剂的情形,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河南优粮公司称其生产的涉诉食品符合河南省地方标准,本院认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属于国家强制性标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第二条“本法所称标准(含标准样品),是指农业、工业、服务业以及社会事业等领域需要统一的技术要求。标准包括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和团体标准、企业标准。国家标准分为强制性标准、推荐性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是推荐性标准。强制性标准必须执行。国家鼓励采用推荐性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第十条“对保障人身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国家安全、生态环境安全以及满足经济社会管理基本需要的技术要求,应当制定强制性国家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第二十一条“推荐性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团队标准、企业标准的技术要求不得低于强制性国家标准的相关技术要求。”之规定,对河南优粮公司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上诉人称钟添印系以索赔为目的购买商品并提起诉讼,不属于有权要求赔偿的主体范围。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之规定,本院对上诉人的该项主张不予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损失,也可以向生产者要求赔偿损失。接到消费者赔偿要求的生产经营者,应当实行首负责任制,先行赔付,不得推诿;属于生产者责任的,经营者赔偿后有权向生产者追偿;属于经营者责任的,生产者赔偿后有权向经营者追偿。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但是,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之规定,河南优粮公司生产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应当向钟添印支付价款十倍赔的赔偿金。钟添印购买诉争食品共支付价款379.2元,河南优粮公司应当向钟添印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金即3,792元。本案系产品生产者责任纠纷,钟添印向26家网店购买食品的生产者均系河南优粮公司,钟添印并未起诉要求26家食品销售者承担赔偿责任,原审法院按照钟添印的26次购买行为支持其赔偿诉请,处理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河南优粮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第二条、第十条、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2018)黔0111民初6176号民事判决;

二、河南优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钟添印支付赔偿金3,792元;

三、驳回钟添印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2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50元,共计675元,由河南优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负担98元,由钟添印负担577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韦 娟

审 判 员  黄智静

审 判 员  邱翠雪


二〇一九年二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  黄一灵

书 记 员  梁国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