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律师文章>陈珊珊律师文章

陈珊珊律师文章

可否在无证据证明其他法律关系时,以不当得利法律关系来主张权利?

来源:www.gzqzlsw.com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8日

案例简介

2012年,建工集团某公司承接某铝水项目后,将工程整体转包给某自然人,该自然人在进行部分施工后,应建工集团某公司要求,其找到某交通工程公司,以其名义挂靠并与其合作施工,但双方未签订书面协议对分成及各自的职责进行约定。后该工程发生亏损,双方的合作不欢而散,建工集团某公司在某交通工程公司于2016年起诉至法院要求其给付工程款并经一二审判决后才将工程款支付给了某交通工程公司。2018年,某交通工程公司起诉夏某,要求夏某返还不当得利100万元。法院一二审以夏某不当得利为由判令其返还,案件在申请再审中。


律师看法

首先,关于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

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有四:(一)一方取得财产上的利益。(二)他方受有损失。(三)取得利益与受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不当得利的成立。(四)没有法律上的依据。在本案中,某交通工程公司既然提出主张,其理应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关于工程款分配系其提出的说法。

其次,关于不当得利的举证责任。

不当得利的证明围绕其构成要件。其中:一方取得财产上的利益;他方受有损失;一方取得的利益与他方所受的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这三点应由主张不当得利的一方来承担举证责任,这个关于举证责任的分配规则在理论和实践中都没有争议。但是对于“一方取得利益无法律上或约定的依据”这一点应由哪一方承担举证责任,司法实践中存在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一方取得利益无法律上或约定的依据”对于主张不当得利的一方而言是一个消极的事实,若由其承担举证责任,则违反公平分配举证责任的原则,故应当由另一方举证证明其取得利益具有法律上或约定的依据;另一种观点认为“一方取得利益无法律上或约定的依据”并非单纯的消极事实,仍应由不当得利请求人承担举证责任。可见,法院在举证责任的分配上具有比较大的自由裁量权的。

再次,当事双方存在基础法律关系的前提下,一方可否主张构成不当得利并直接以不当得利纠纷起诉?

司法实践中,对该问题的处理方式存在分歧。就合同纠纷的不当得利,法院针对不同情形,有不同的处理结果:

(1)如当事人直接以不当得利为由起诉,则法院倾向于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因为虽然不当得利是基于基础法律关系产生的,但存在基础法律关系的前提下,以不当得利为由起诉是一种不正当行使诉权的行为。甚至有的法院认为存在基础法律关系的前提下,当事人给付并非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行为,原告以不当得利为由起诉的,应当驳回诉讼请求。

(2)如当事人以合同纠纷为由起诉,诉讼中又变更诉讼请求为返还不当得利。该种情形下,如果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本案符合不当得利构成要件的,可以按当事人变更的不当得利为由重新审理。甚至有的法院认为即使当事人不变更诉讼请求,但经法院审理查明当事人主张的事实及请求均符合不当得利纠纷的构成要件的,可以以不当得利纠纷确定案由并作出判决。但法院同时也认为,即使当事人依据基础法律关系另案起诉被法院判决驳回诉讼请求,也不发生基础法律关系消灭的法律后果。

最后,本案在递交的起诉中,某交通工程公司隐瞒工程系夏某通过自己从建工集团某公司处承接并进行部分施工的事实,法院以不当得利纠纷进行立案处理。但在庭审中,其当庭认可该工程是由夏某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获得,但其同时提出双方关于分成的比例是超过640万元部分归夏某所有,640万元以内归其所有,现因工程款并没有超过640万元,故夏某没有资格分取工程款。笔者认为,针对不当得利,司法实践中法院的审理思路不一样,处理的结果不一,本案虽在一二审判决夏某承担返还责任,但确有申请再审的必要,否则也是对夏某极大的不公平。


法条指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 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


本文作者:陈珊珊,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