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律师文章>韦绍苗律师文章

韦绍苗律师文章

【慎提反诉】反诉陈述对己不利的事实构成自认,可以作为本诉的事实认定

来源:www.gzqzlsw.com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8日

本案要旨:虽未提交证据原件,但从双方在微信交流中发送《合作协议》文本及陈某荣提起反诉要求撤销《合作协议》的事实,可以认定该《合作协议》的真实性。

参考案例

(2019)黔0115民初2827号

(2019)黔01民终5341号


基本案情概述

原告(反诉被告)陈某路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144,604.39元。事实与理由:2018年1月,原被告协商共同经营申通快递营业店,约定共担风险、共负盈亏。经双方协商,以原告个人名义向外贷款,后原告先后向修文信合(农商行)、平安银行、友信公司贷款。因营业店亏损,2018年8月将该营业店转让给他人。2019年1月22日,原被告进行核算后,两人签订《合作协议》对前述三笔借款的还款事宜再次进行约定,即修文信合的贷款每人每月承担1,860.96元,平安银行信用卡备用金贷款每人每月承担1,649.4元,友信公司贷款每人每月承担1,671.35元。但协议签订后,被告从未按约定支付款项。根据各笔贷款的分期情况,修文信合贷款被告应支付给原告49期共计91,187.04元,平安银行贷款被告应支付给原告3期共计4,948.2元,友信公司贷款被告应支付给原告29期共计48,469.15元,三笔款项被告应支付给原告共计144,604.39元。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望支持诉请。

被告陈某荣(反诉原告)对本诉进行答辩并向本院提出反诉请求:1、判令依法撤销反诉人与被反诉人于2019年1月22日签订的《合作协议》。事实与理由:反诉人与被反诉人双方口头约定合伙经营快递业务,但并无签订合伙事项的有关书面合同。在实际经营过程中系各自出资,购买经营所需办公设施,但对出资金额及筹集方式并无约定。合伙开始先由反诉原告统一购买和支出费用,资金也系反诉原告出资,而反诉被告的资金系其个人出资,其通过何种方式筹集,反诉原告并不知晓。由于经营不善,加之被告的工作失误导致亏损,入不敷出,已不能继续经营,双方遂于2018年7月31日结束合伙,期间,各自对各自名义所欠债务进行清偿。2019年1月左右,由于反诉被告债务高筑(除合伙债务外,还有其前期债务),反诉被告即假借希望原告配合其隐瞒家人投资亏损的事实,让反诉原告与其签订一个假的《合伙协议》以对家人说明贷款是二人共同借贷,以便蒙混其家人。反诉原告考虑到多年朋友关系遂同意配合其掩饰,遂不明真相地签署了《合伙协议》,但实际反诉原告并没有与反诉被告共同贷款和承担的意思表示,签字仅仅是为了配合反诉被告给其家里掩饰。双方共同合伙经营快递业务期间,原告也自行出资,所产生的债务也系反诉原告自行承担,经营亏损主要原因系反诉被告的业务不熟导致延误被公司罚款,亏损巨大,最终于2018年7月31日结束经营,期间双方未进行有效的债权债务清算。综上,双方的确有共同合伙的意思表示,但无书面约定义务,前期筹集资金系个人行为,反诉原告根本无与被告共同贷款的意思表示,《合伙协议》的签署系原告对行为的重大误解,系被蒙骗所致,并非原告本意,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九条的规定,应当予以变更或者撤销,特提起反诉,望公正判决。此外,反诉被告提供的证据缺乏合法性、关联性,不能证明所贷款项用于投资合伙事项,且双方未对全部的合伙期间债权债务进行清算,反诉被告诉求所依据的《合作协议》一直未提供原件证实真实性。合伙经营的原则是各自出资,共同经营、共担风险,我方无义务帮对方还款。

原告(反诉被告)陈某路对反诉辩称,反诉的事实和理由不能成立,与实际情况不符,反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合同没有撤销事由,且陈某荣的反诉刚好证明本诉原告提交的合伙协议的真实存在。

本案焦点之一:合作协议是否真实存在?

一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双方均应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身义务。本案中陈某路以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内容要求陈某荣按照约定承担贷款本息,虽未提交证据原件,但从双方在微信交流中发送《合作协议》文本及陈某荣提起反诉要求撤销《合作协议》的事实,可以认定该《合作协议》的真实存在,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二条“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的提交书证原件确有困难,包括下列情形:(一)书证原件遗失、灭失或者毁损的;……前款规定情形,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其他证据和案件具体情况,审查判断书证复制品等能否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的规定,一审法院对《合作协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裁判结果:

《合作协议》系双方对合伙经营过程中具体事项的协商处理结果,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陈某荣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付款义务,其签订协议后一直未按照约定付款,已构成违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的规定,陈某荣应当按照约定每月足额履行付款义务,同时,在协议签订至今陈某荣无任何付款行为,审理中也明确表示拒绝承担付款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条“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的,对方可以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规定,陈某路有权要求陈某荣提前支付相应款项,陈某路的诉请,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陈某荣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本案评析

原告依据《合作协议》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承担责任,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原告应当对自己主张的事实举证证明,若举证不能,将承担不利后果。本案因合作协议已经被撕毁,仅有复印件。该协议真实存的举证责任在原告,若原告举证不能,将可能承担败诉的后果。虽然原告在举证过程过程中,已将两人的微信记录作为间接证据提交,但没有直接证据,依然可能存在败诉的风险。在诉讼过程中,被告提起反诉,要求撤销《合作协议》,无形中自认了《合作协议》真实存在。故此,法院当然的确认《合作协议》的真实性。

反诉被告的诉讼权利,在决定是否反诉时,应当充分评估反诉的风险,尤其是在反诉中对不利于自己的事实称述,很可能成为本诉主张事实的自认。就本案而言,提出反诉后,应当对是否存在撤销事由予以举证证明,否则将承担败诉的后果,于此同时,还自认了《合作协议》的存在。


本文作者:韦邵苗,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