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学习交流>优秀文书

优秀文书

刘某强奸案律师意见书_冉江磊律师

来源: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0日

刘某强奸案律师意见书

 

XX人民检察院:

我接受犯罪嫌疑人刘某的委托和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担任犯罪嫌疑人涉嫌强奸案的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我会见犯罪嫌疑人后对案发时的具体经过进行了了解。为正确打击犯罪,依法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本律师针对是否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对被害人施了强奸行为,提出如下撤销案件的法律意见,以供贵院参考:

一、本案发生经过

根据起诉意见书所载,两人经微信认识,案发当晚第一次见面,然后去酒吧消费,被害人处于意识不清楚状态,随后犯罪嫌疑人带至轿车后排强行发生性关系。随后将被害人带至宾馆,凌晨3点,被害人醒来后双方发生冲突,被害人于11时向公安机关报案。

此案事实部分有以下疑点:

1、被害人在笔录中的报案经过明显矛盾,难以排除合理怀疑。第一,被害人没有在第一时间内报案,不合常理。案发时间在凌晨0时左右,一般情况下,犯罪发生之后,都是立即报案,但是被害人在第一次笔录载明是自己身体不舒服才没有立即报案。那么,推迟到第二天11时,时间明显过长。第二,被害人在第一笔录中载明是第二天11时来报案的,但是在第二次笔录中载明,当晚就向110打过电话,根据调取的通话记录表明,当晚已经向110报案。被害人前后两次笔录明显矛盾,而且连是否报案这样的问题,是完全可以得出确定结论的。第三,被害人陈述因为自己身体不舒服(头疼),所以才在11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可是,就当晚第一个向110报案的电话将近两分钟,从7时至12时中间间隔电话的次数和时间,明显较多,为何不能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此点难以排除合理怀疑。

2、关于没有检测出安眠药成分及酒精成分,证据明显不足。被害人第一次第二次笔录载明,自己酒量不错,半瓶红酒不足以使自己处于醉酒状态,所以怀疑在酒内下药。那么,作为本案违背妇女意志的关键证据,红酒证据已经毁损,不能调查取得。侦查机关于2017年6月19日15时,提取许青血液及尿液以便固定证据。(XX)公(XX)鉴(XX)字[2017]XX号鉴定书载明:未在检材中发现安眠药以及酒精成分。一般情况下,安眠药成分在6-8小时内产生催眠作用,半衰期为6-24小时,体内完全消失是24小时。此时距离喝酒时间相隔15至17个小时,而且被害人笔录载明因身体不适所以在酒店休息至11点才去公安机关报案,中间应当没有进食,如果被害人饮下的红酒中含有酒精以及安眠药成分,是能够检测出来的。此点作为本案违背妇女意志的关键证据,明显证据不充分。

3、关于微信证据,证据明显不足。根据被害人笔录所言,是犯罪嫌疑人在微信上屡次要求见面,然而犯罪嫌疑人第一次笔录上表明,是被害人主动邀约,作为本案关键证据的微信聊天记录,我们已经向侦查机关申请调取。因为本案只有双方“一对一”的孤证,所以对于两人之前是否有微信信息往来,是否如犯罪嫌疑人所言,被害人每次都会点赞朋友圈,以及案发前是何方进行邀约,并且如何邀约的,这些证据,可以进一步佐证双方的供述。

根据被害人第二次笔录载明,在酒店内,被害人删除了自己手机上和犯罪嫌疑人的聊天记录,而且抢了犯罪嫌疑人的手机,并删除了犯罪嫌疑人手机上与自己的聊天记录。如果如被害人第一次笔录所载,是犯罪嫌疑人进行邀约见面,那么岂不是自己消除了证据?此点明显不合常理,而犯罪嫌疑人第一次笔录对微信证据的供述具有较高可信度。

4、关于案发当晚二人的行动轨迹,证据明显不足。根据犯罪嫌疑人第一次笔录载明,犯罪嫌疑人一开始提议去茶吧,后因茶吧关门而转去酒吧,而被害人第一次笔录载明是直接去的酒吧。建议调取茶吧附近监控以及行车记录仪来证明行动轨迹,印证犯罪嫌疑人供述的可信度。

5、关于酒吧消费经过,难以排除合理怀疑。根据犯罪嫌疑人笔录载明,酒和雪碧是被害人点的,犯罪嫌疑人只是点了一杯茶,后因向节约点钱,所以向服务员要求换成了一杯温水,此点可以和酒吧服务员证人证言相互印证,进一步证明犯罪嫌疑人供述的可信度。

6、录音证据。

二、适用法律部分

强奸罪,是指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对于强奸罪的审查和认定,常常存在着武断的做法:只要能够证明发生了性关系,且被害人说自己当时不愿意,就判定有罪。这显然不符合刑事法治的“严格证据标准”,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证明须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所以应当客观、全面、细致地审查证据体系,审慎判断“违背女方意志”能否成立。据以证明“暴力”的证据不足、指向不明,且被害人陈述可信度不高,而又与其他客观证据存在明显矛盾的,不应当作为犯罪处理。

1、从证据方面分析,此案的焦点在于是否违背妇女意志,而是否违背妇女意志为是否涉及以药物或者酒精作为暴力手段,所以应当对此加以证明。第一,本案在证据上,因红酒已不能取得,对于被害人血液尿液的检测,并没有发现酒精及安眠药成分,其证明以药物甚至酒精作为暴力手段的证据是不充分的。第二,对于被害人的陈述、没有调取相关微信证据、没有调取茶吧和行车记录仪记录,以及结合双方陈述供述和证人证言相互印证,明显证据不足,无法形成证据链条,且不能排除合理怀疑,所以不能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应当撤销案件。

2、从客观方面分析,在轿车后排座发生了性行为,这是双方确认的事实,亦有侦查机关证据佐证,此点不予赘述。

3、从主观方面分析,我们认为没有违背妇女意志。直接证明强奸行为是否成立的直接证据往往只有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被害人陈述,在这种“一对一”的情况下,简单采信被害人陈述或犯罪嫌疑人供述都是不正确的。其理由有:第一,应当将被害人陈述与犯罪嫌疑人供述进行比较分析,发现两者之间相互矛盾。通过事实部分的叙述,本案有诸多疑点相互矛盾,明显不符合逻辑和常理。第二,应当分析犯罪嫌疑人供述,并将犯罪嫌疑人供述与间接证据进行比较分析。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对于整个事件的前后过程,在细节问题上,供述始终一致,没有出现反复。部分细节也有酒吧服务员林某、酒吧顾客黛某、宾馆服务员玉某证人证言相互印证,可信度很高。而被害人的陈述,对于部分细节问题,前后矛盾,甚至有些地方不合常理,应该降低证明力,排除对犯罪嫌疑人不利的供述。

综上,对于本案,无论从事实上还是从证据上,都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涉嫌强奸罪,建议公诉机关撤销案件。

此致

XXX人民检察院



                                 辩护律师:罗力精

                                           冉江磊(实习)

                                 2017年9月20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