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案例展示>承办案件

承办案件

陈大兵与李本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贵州省赫章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527民初2378号

原告:陈大兵,男,1957年5月3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赫章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宏霞(特别授权),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本奎,男,1977年9月29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赫章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江洪(特别授权),贵州本芳(织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5段8号天府国际大厦20层、21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0005864540332。

负责人:钟家思,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翟德春(特别授权),系该公司员工。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开行路东升华庭二楼,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205007988170437。

负责人:王峰,男,1964年10月1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婷(特别授权),贵州本芳(黔西)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陈大兵与被告李本奎、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8月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大兵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宏霞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本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江洪、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翟德春、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婷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大兵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三被告赔偿医疗费64238.3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00元、护理费8012.83元、误工费16025.66元、交通费2000元、营养费1800元、残疾赔偿金50810.98元、后续治疗费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鉴定费19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920.17元,共计184420.85元;2.由三被告将受损车辆恢复原状,若不能恢复判令三被告赔偿车辆损失10000元;3.本案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8年2月14日12时40分时,被告李本奎驾驶车牌号为临贵F×××××号(现正式车牌号为贵F×××××号)小型轿车行驶至赫章县××××村路段时,与同向由原告驾驶的贵06-×××××号小型方向盘式拖拉机发生碰撞,导致原告及同乘人江胜刚受伤,小型方向盘式拖拉机受损的交通事故。后赫章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李本奎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而被告李本奎驾驶的车辆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承保交强险,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承保商业险。原告于2018年6月22日经贵州医科大学法医鉴定中心鉴定的伤残等级为十级。而原告发生事故后,被告并未支付任何的赔偿费用。综上,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李本奎辩称,原告所请求赔偿的相关费用,应根据保险法第65条之规定,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在保险限额内承担。本次事故发生后,为了原告得到及时的治疗,除去两家保险公司垫付的医疗费,被告李本奎已为原告垫付了相应费用45000元。现请求贵院在查清案件事实后,将被告李本奎所垫付的45000元,判令两保险公司直接支付给本人。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辩称,1.本公司对本次事故的责任划分并无异议。2.事故发生后本公司曾在交强险限额内垫付给同乘人江胜刚13905元、原告4000元,合计17905元。故人民法院应将该款进行扣除。根据原告诉称及身份信息显示,其系农村户口,应按照2017年度农村标准计算原告的各项损失。因我公司非直接侵权人,故诉讼费不应承担。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辩称,1.被告李本奎所驾驶车辆在我公司投保商业三责险,责任限额为50万,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2.此次事故中,我公司已为原告垫付1150.5元,应在我公司最终赔偿额中扣除。3.事故发生时,原告已年满60周岁,不能凭借劳动能力获得相应工资收入,故原告所主张的误工损失不能支持。4.护理费应以居民服务行业年平均标准计算。

根据原、被告双方的诉辩意见,本院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否能得到支持。

原告陈大兵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为:1.居民户口簿,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原告及其妻子、长子的职业为粮农,三子陈海在事故发生时未满18岁;2.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明被告李本奎所驾驶车辆在两被告保险公司投保,此次事故导致原告受伤及其驾驶车辆受损,且被告李本奎承担本次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3.毕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记录33页、病情说明1分、疾病证明书1分、诊断报告单1分、医药费发票6张、贵阳白志祥医院发票2张,证明原告在本次事故中在毕节第一人民医院于2018年2月14日-3月15日住院治疗29日,2018年3月27日回毕节第一人民医院复查,2018年6月22日在贵阳白志祥骨科医院进行鉴定前检查,共产生医疗费64238.38元;4.司法鉴定意见书2份及鉴定发票1份,证明原告因此次交通事故导致肋骨骨折的十级伤残,后续医疗费需9000-10000元,休息期为60-120日,护理期为30-60日,营养期为30-60日,鉴定费用为1900元;5.交通费票据12张、贵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证明原告于2018年6月22日包车至贵州医科大学进行鉴定,花费1200元交通费;6.原告拖拉机现场受损照片,证明原告车辆在本次事故中的受损的拖拉机尚未处理。

被告李本奎质证认为:证据1,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根据户口簿的体现,原告在事故时已年满60周岁且其三子陈海距满十八周岁仅差两天,故误工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不应得到支持。证据2、3,对证据三性无异议。证据4,对鉴定费发票无异议,但该鉴定报告所体现的三期期限均系阶段性认定,故请求人民法院折中计算。证据5,原告主张的交通费合情合理应得到支持。证据6,对证据三性无异议。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质证认为:证据1、2、3、4、6与被告李本奎的质证意见一致。证据5,关于交通费问题,原告提供的并非证据发票,且票据时间为2018年6月22日,真实性有异议,达不到原告的证明目的。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质证认为:证据1、2、4,与前两被告意见一致。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原告此次事故所受伤主要集中在胸椎部位,故原告后期进行复查发生的费用264.8元系治疗原发性疾病颈椎、腰椎、骨质增生发生的费用,与本案并无关联应予剔除。证据5,真实性并无异议,但结合原告鉴定日期及鉴定的事实,发生于赫章至贵阳的往返发票,与参加鉴定的事实不符,且鉴定应以原告个人的合理开支进行计算。证据6,对证据三性均有异议,不能证实照片中车辆于原告受损车辆系同一辆,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若要支持应以修车发票,鉴定机构出具的修车费用等证据核实应花费的修理费,因该车尚未进行修复不能确定相应金额,故该项应予驳回。

被告李本奎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为:1.李本奎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李本奎的诉讼主体资格;2.保单两份,证明被告李本奎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了商业险,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故原告诉请的赔偿款应由两保险公司承担;3.驾驶证及行驶证复印件,证明被告李本奎合法驾驶;4.金额40000元收条一张、金额5000元收条一张,证明被告李本奎在原告治疗期间为其垫付了医疗费45000元。

原告陈大兵、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质证认为:对被告李本奎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为:1.出险车辆信息表,证明案涉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2.支付回单两份,证明其中4000是为陈大兵垫付的,6000元是垫付给江胜刚的,7905元是支付给江胜刚的赔偿款,我公司已在交强险范围内赔付了17905元。

原告陈大兵质证认为:原告并不知晓该情况,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审查认定,原告的诉请未包含太平洋公司提交的回单,而原告在赫章医院治疗的费用已由被告李本奎支付,而原告并未诉请该笔费用。

被告李本奎质证认为:对出险车辆信息表三性均无异议,对支付给江胜刚的回单无异议。对支付给本人的回单所体现的10000元是支付给江胜刚和原告在赫章治疗期间所产生的医疗费用,且本人已向太平洋保险公司报销,该10000元不包含在本人为原告垫付的45000元中。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质证认为:对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提交的证据无异议。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为:支付回单1份,证明此次事故中本公司为被告垫付了1150.5元,该垫付款是在赫章医院所产生的费用。

原告陈大兵质证认为:请法院依法核实认定。

被告李本奎、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未质证。

经审查,结合双方的质证意见,本院对双方当事人所举证据认定如下:一、原告提交的1、2、3、4组证据内容客观真实,来源合法,并与本案相关联,本院予以采信。证据5,该交通费票据的真实性存疑,本院不予采信。证据6,该照片不能体现车辆实际受损情况及维修费用,本院不予采信。二、对被告李本奎提交的证据。原告陈大兵、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三、对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提交的车辆信息表及支付回单内容客观真实,并与本案相关联,本院予以采信。四、对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提交的支付回单内容客观真实,并与本案相关联,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2月14日12时40分许,被告李本奎驾驶临时车牌号为贵F×××××小型轿车,行驶至赫章县××××村路段时,与由原告陈大兵同向行驶的贵06-×××××号小型方向盘式拖拉机发生碰撞,造成原告陈大兵及同乘人江胜刚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交通事故。同日,原告被送往毕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诊断为“1、胸部闭合性损伤:(1)右侧多发肋骨骨折、(2)右侧血气胸、(3)胸骨柄骨折、(4)右肺多处撕裂伤、(5)心包少量积液、(6)胸12椎体锲形变”;2、右手背软组织挫裂伤、异物残留并感染,住院治疗30日,共花费医疗费63862.35元,其中264.8元为治疗颈椎正侧位、腰椎正侧位。2018年2月26日,赫章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认定“被告李本奎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陈大兵无责任。”被告李本奎在本次事故中已为原告垫付了45000元的医疗费,该款保险公司至今未付给被告李本奎。被告李本奎所驾驶的临时车牌号为贵F×××××小型轿车向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投保交强险,向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投保商业险。现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已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支付了17905元,其中4000元支付给原告;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在商业险责任限额内支付了1150.5元。2018年6月22日,原告为进行鉴定,到贵阳白志祥骨科医院进行检查共花费376元。2018年7月19日,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鉴定意见报告,其中意见为:1.原告陈大兵尚需行“右2-6肋骨骨折内固定取出术”,其后续医疗费用合计约为:¥9000-10000元;2.右侧多发肋骨骨折、右侧血气胸、胸骨柄骨折,其三期评定为:休息期约为60-120日,护理期约为30-60日,营养期约为30-60日;原告陈大兵因外伤致右第1-9肋骨骨折评定为十级伤残。后因原告与三被告对剩余赔偿款项协商未果,原告于2018年8月7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审理中,原告放弃要求三被告将其受损车辆修复并恢复原状,如不能修复则赔偿车辆损失10000元的请求。

本院认为,原告陈大兵因被告李本奎的侵权行为导致受伤,且原告与三被告对事故认定书中认定事实并无异议,故被告李本奎对本次事故应承担相应责任。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1、医疗费,原告主张64238.38元,根据原告提供的有效医疗发票金额应为63862.32元,但因其中264.8元为治疗颈椎正侧位、腰椎正侧位,与本次事故伤情无关联,故原告此次事故医疗费应为63597.55元。被告李本奎已垫付45000元,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支付了4000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支付了1150.5元,现余下医疗费用为13447.05元,对原告超出部分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2、护理费,原告主张16025.66元,不符合法律规定,应按2017年度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38568元并酌定按45日计算,为(38568÷365日)×45日=4754.96元,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3、误工费,原告主张16025.66元,以48077元为基数计算,本院酌定误工期限为90日较为适宜,应为(48077元÷365日)×90日=11855元,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4、营养费,原告主张9000元,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酌定按每日30元以45日计算较为符合本案实际,营养费应为30元/日×45日=1350元,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5、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4500元,不符合法律规定,应按原告住院治疗30日并以每日100元计算,为3000元,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6、后续治疗费,原告主张10000元,根据鉴定意见其后续治疗费需9000-10000元,本院酌定9500元较为适应,对原告超出部分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7.交通费,原告主张2000元,但因其未能提供有效发票,故本院不予支持;8.残疾赔偿金,原告主张50810.98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9.被抚养人生活费,原告主张1920.17元,因原告被抚养人现无继续抚养的事由,故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10.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主张8000元,结合原告受伤的情况,本院酌定1000元较为适宜,对原告超出部分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以上损失合计为95717.99元。

被告李本奎所驾驶的车辆由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承保交强险,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承保商业险(其中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500000元,并投保不计免赔)。因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故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因其在本次事故中已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付17905元,故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应在余下104095元的责任限额内对原告赔偿95717.99元。被告李本奎在本次事故发生后已垫付45000元,现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应将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余下8377.01元支付给被告李本奎。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应在商业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支付给被告李本奎已垫付的余下款项36622.99元。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称原告的损失应按2017年农村标准计算各项损失的主张,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称原告已满60周岁,不存在误工损失,不应支持误工费,但其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现无收入来源不存在误工费,故对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由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陈大兵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后续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95717.99元;

由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被告李本奎垫付款8377.01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被告李本奎垫付款36622.99元;

三、驳回原告陈大兵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04元,减半收取1152元,鉴定费1900元,鉴定检查费376元,合计3428元,由被告李本奎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彭书华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日

书记员  许 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