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案例展示>承办案件

承办案件

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吴道生追偿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1民初898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红岩村中天世纪新城半山居商业及管理用房1层1号。

法定代表人:陈珊元。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昂,男,1963年1月19日出生,住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系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盛小小,女,1964年4月28日出生,住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系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道生,男,1965年8月4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合江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正伟,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吴道生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2018)黔0102民初93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1、撤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2018)黔0102民初9351号民事判决,依法改判被上诉人吴道生承担合同约定的责任;2、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及理由:诉争追偿权是基于合同约定责任承担之诉,而非追偿垫付赔偿金之诉。双方一直都在履行《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项下相关权利、义务,本案的诉讼时效一直在中断和变化。原审判决以发生伤亡事故的时间作为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割裂了《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的约定和履行。《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的约定发生意外伤亡事故的责任分担方式,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基于社会责任代被上诉人吴道生向死者家属履行赔付义务,双方并未就垫付款的偿还时间约定期间,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有权随时要求被上诉人吴道生履行义务。

被上诉人吴道生辩称,被上诉人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方将工程违法分包给被上诉人吴道生,就应当由其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为无效合同,上诉人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主张诉争追偿权是合同之债的理由不成立,本案应适用追偿权的相关规定。原审判决以发生伤亡事故的时间作为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合法、有据,诉争债务的诉讼时效应从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向死者家属支付赔偿金之日计算已经超过诉讼时效。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吴道生依约承担因意外伤残事故导致的损失27.8万元;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吴道生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年2月15日,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与被告吴道生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约定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将富源路A地块中A1栋分包给被告吴道生完成。同时,《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第十六条还约定:被告吴道生必须为从事危险作业的个人办理意外伤害保险一份,且明确赔付保额:工伤赔付2万元,死亡、伤残赔付20万元,在保险不能赔付部分,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承担90%,被告吴道生承担10%。但被告吴道生并未按照合同的约定办理保险,在2013年4月7日王达顺发生工伤意外事故后,所有费用均由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先行垫付,依约被告吴道生应承担的部分至今未付,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为维护自身的权益,特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民事主体认为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应当及时的通过各种合法途径进行主张,如怠于行使,将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在本案中,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于2013年4月9日向吴道生雇佣的死亡施工人王达顺的亲属支付死亡赔偿费用后,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认为其有权根据与被告吴道生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第十六条第2款的规定“劳务分包人购买的意外伤残险一份,工伤赔付2万元,死亡、伤残赔付20万元,在保险不能赔付的部分总包单位承担90%,劳务分包单位承担10%的费用”要求被告吴道生向原告支付被吴道生应当承担费用即27.8万元。而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民法总则施行后诉讼时效期间开始计算的,应当适用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关于三年诉讼时效的规定。当事人主张适用民事通则关于或者一年诉讼时效期间规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而本案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向被告吴道生主张支付相应费用的诉讼时效是从2013年4月10日开始起算,而在《民法总则》实施前的即2017年10月1日前《民法通则》规定的诉讼时效为2年,因此不管是按照《民法通则》规定的2年诉讼时效,还是《民法实施》的3年诉讼时效,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向被告吴道生请求支付相关费用的诉讼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虽然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主张本案的诉讼时效未超过法定期限,并提交了被告吴道生于2017年3月11日出具的收条用以证明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所主张的诉讼时效未超过法定期限的问题,但是根据该收条上记载的内容来看仅为“今收到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富源北路项目A1栋劳务费7808200元(柒佰捌拾万零捌仟贰佰元整),A1栋劳务费结清”并未对涉及向被告吴道生主张本案所涉费用的问题,因而,在被告吴道生亦予以否认的情况下,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并无其他证据印证其符合《民法总则》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进而确定本案诉讼时效未过法定期限的主张。因此,对于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主张的本案诉讼时效未过的问题,依法不予采纳。综上所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条、第四条、第七条、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一百九十四条、第一百九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条、第八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735元,由原告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承担。

二审中,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建设银行活期存款账单,拟证明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2015年12月16日、2015年12月22日分别向吴道生支付5万元和3万元,诉争债务并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吴道生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不认可关联性。本院认为,建设银行活期存款账单不能证明诉争债务的诉讼时效存在中断、中止的情形。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对一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上诉人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要求被上诉人吴道生支付垫付款的诉讼请求是否应予支持的问题。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当时效届满时,债权人获得诉讼时效抗辩权。诉讼时效期间从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本案中,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于2013年4月9日向吴道生雇佣的死亡施工人王达顺的亲属支付死亡赔偿费用后,即应知道其有权按照《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的约定要求吴道生支付其应当承担费用的金额即27.8万元,原审判决从2013年4月9日计算诉讼时效合法、有据。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以吴道于2017年3月11日出具的收条及建设银行活期存款账单为据主张诉争债务诉讼时效一直在中断和变化,仅审查上述证据不能证明诉争债务诉讼时效存在中断、终止之情形。原审判决以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上诉人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上诉的事实和理由依法不能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依法予以驳回。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470元,由上诉人贵州省建设工程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喻厚智

审判员  刘 佳

审判员  庞 敏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  余琼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