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案例展示>承办案件

承办案件

杨昌劲与田应南、田景怀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贵州省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625民初1471号

原告:杨昌劲,男,1970年10月6日出生,土家族,务农,住贵州省印江自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珊珊,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朝才,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田应南,男,1935年12月29日出生,土家族,务农,住贵州省印江自治县。

被告:田景怀,男,1968年3月6日出生,土家族,务农,住贵州省印江自治县。

法定代理人:田应南(系田景怀之父亲),男,1935年12月29日出生,土家族,务农,住贵州省印江自治县。

被告:田应学,男,1950年1月20日出生,土家族,印江自治县供电局退休职工,住贵州省印江自治县。

原告杨昌劲与被告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8月3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8年11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昌劲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珊珊,被告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杨昌劲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损失预估30000元(以评估机构的评估、鉴定结果为准);2.判令三被告连带向原告支付鉴定费;3.本案诉讼费以及因本案所产生的保全费、鉴定费等费用,均由被告承担。庭审中,杨昌劲请求变更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损失5524元;2.判令三被告连带向原告支付鉴定费10000元;3.本案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4.律师费10000元由三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与三被告系同村村民,2018年3月5日,三被告因维护祖坟,对坟墓旁的树木进行砍伐。由于被告的不当砍伐行为,导致树木向原告房屋方向倾倒并砸中原告房屋的女儿墙,从而导致女儿墙毁坏以及屋顶、房屋四周出现开裂并渗水等现象。事发后,原告多次找被告就房屋开裂、渗水等问题进行协商,但被告并不主动解决问题,仅回复原告,让原告找评估机构进行评估鉴定并先行垫付费用,以评估意见作为被告承担责任的依据。2018年4月,原告委托贵州道兴建设工程检测有限公司对原告受损房屋进行受损程度检测,原告因此次检测支付了检测费5000元。同时,在诉讼过程中,原告向法院申请对房屋修复价值进行鉴定,因此支付了5000元的鉴定费。同时鉴定结果确定了原告的房屋受损修复的价格为5524元。检测、评估共计10000元系因被告的侵权行为以及不履行赔偿责任才发生的,故三被告理应连带承担。同时,截止起诉日,三被告仍拒绝恢复原告房屋原状,也拒绝赔偿原告房屋损失。为了维护原告自身的合法权益,原告特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田应南、田景怀共同辩称,田景怀去砍树,田景怀不懂事,才导致树倒向原告的房屋。后经乡镇派出所调解,他们都说问题不大。数木砸向原告房屋是事实,但原告所说的渗水及墙体裂缝等问题,都与我们无关。

田应学辩称,我们是因维修祖坟才去砍树的,砍树的时候,除了三被告,还请了两个工人。田景怀刚开始砍树的时候,我在现场,但后来我离开现场去打水了。之后树木砸向原告的房屋,但只将原告的女儿墙的两块瓷砖弄坏,树也仅仅是碰到了他的房屋,没有造成严重的破坏,不存在原告所说的渗水以及墙体裂缝等问题。随后我们请了一辆吊车将树吊走。事情发生后,派出所来处理过,处理的时候没什么问题,并且还看过是否漏水,原告在一个星期内没提出过异议,但隔了一个月原告就起诉我们了。我的侄儿等亲戚找过他协商赔偿问题,但原告要求在顶楼搭建钢架棚,需花费15000元左右,我们没有同意。原告的一系列做法,有意将此事影响扩大。原告此次诉讼,是在诬告我。我们同意原告请鉴定机构来鉴定,但原告房屋的受损是不是树木砸向房屋造成的,现在都不知道。而且,原告的房屋是自己请工人来修建,所以原告的房屋本身可能也存在质量问题。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质证。对原告提供的第1号证据原告杨昌劲的居民身份证复印件,第2号证据被告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的人员基本信息表复印件,上述证据,经质证三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本院依职权对被告田应南之子田某所作的电话笔录,经质证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原告提交的第3号证据照片11张,三被告均认可倒塌的树木砸向原告房屋的位置准确,但不认可原告房屋的屋顶及房屋四周出现开裂并渗水等现象是因树砸向房屋造成。结合本案案情,该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故对该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交的第4号证据贵州道兴建设工程检测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检测报告,被告田应南、田景怀认为原告请检测公司来检测,与其本人无关,被告田应学认为原告请检测公司来检测,其不赞成也不清楚。结合本案案情,该鉴定报告的内容客观真实,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其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纳。对原告提交的第5号证据皓天评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三被告均表示该评估报告与其本人无关。结合本案案情,该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交的第6号证据检测费和评估费发票各一张,三被告对该证据均表示不清楚。结合本案案情,该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交的第7号证据录音光碟及录音文字记录各两份,三被告对该证据均表示不清楚。结合本案案情,该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能够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交的第8号证据原告杨昌劲与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合同及收款收据各一份,被告田应南、田景怀认为该证据与其无关,田应学表示不清楚。结合本案案情,该费用并非系树木倒塌造成原告房屋的直接损失,对该证据本院不予确认。对本院依田应学申请对黄某某所作的电话笔录,三被告均无异议,但杨昌劲认为砍树是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三人的共同决定,且田应南、田应学在现场指挥田景怀砍树,结合本案案情,对该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被告田应南、田景怀未向法庭出示证据。

结合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被告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是否应当赔偿原告杨昌劲的房屋损失;2.原告杨昌劲房屋的具体损失是多少。

经审理本院认定事实如下:杨昌劲与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系邻里关系,田应南与田应学系兄弟关系,田应南与田景怀系父子关系,田应南系田景怀监护人。本案讼争的受损房屋位于印江自治县刀坝镇下寨坝村堆柴一组(房屋临公路,砖混结构,共4层),三被告的祖坟位于本案讼争的受损房屋的公路正对面,该祖坟所在的土地及周边的林木均系田应南管理和使用。2018年3月5日,田应学组织田应南、田景怀对祖坟进行维修,并雇请两个工人。在维修祖坟过程中,为了堡坎的安全,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决意将祖坟旁的一颗树木砍掉。田景怀在田应南的指挥帮助下,对祖坟旁的树进行砍伐,因砍伐方式不当,树木向公路对面倾倒,并砸中杨昌劲的房屋屋顶的女儿墙。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砍伐的树木倒向杨昌劲房屋时,田应学在离砍树现场40米左右的坎下的水塘边取水。事故发生后,印江自治县公安局刀坝派出所及印江自治县刀坝镇下寨坝村委会组织杨昌劲和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调解未果。后杨昌劲委托贵州道兴建设工程检测有限责任公司对其受损房屋进行房屋安全性鉴定,该检测公司于2018年4月27日对杨昌劲房屋进行检测后,出具的检测报告载明:“(1)杨昌劲私人住宅整体倾斜率未超出《民用建筑可靠性鉴定标准》(GB50292-2015)中不适于继续承载的侧向位移限值。(2)通过对测试数据的计算分析,杨昌劲私人住宅被检构件混凝土强度推定值达到C30等级。(3)由检测结果可知,杨昌劲私人住宅被检墙体砌筑砂浆的强度达到M10等级。(4)杨昌劲私人住宅工程检测其顶楼屋面及墙体出现微裂缝情况,应对其补强处理”。杨昌劲因此次检测支付了检测费5000元。2018年8月29日,杨昌劲向本院申请对其受损房屋进行修复价值对外委托鉴定。2018年10月16日皓天评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受本院委托,对杨昌劲受损房屋的修复费用进行价格评估后,出具的评估报告载明:“经过测算,取整确定杨昌劲房屋受损修复的价格在评估基准日的评估价格为¥5524元(人民币伍仟伍佰贰拾肆元整)”。杨昌劲因此次评估支付了评估费5000元。2018年11月21日,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向本院共同申请对杨昌劲房屋的受损原因进行对外委托鉴定。2018年11月28日,本院对外委托办公室根据委托事项与相关鉴定机构进行了咨询,未找到能够进行鉴定的机构,因此无法进行此次对外委托鉴定。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至今未赔偿杨昌劲任何损失。

本院认为,公民合法的财产受法律保护,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条“因林木折断造成他人损害,林木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之规定,田应南作为林木的管理人和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杨昌劲房屋受损系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在维修祖坟过程中不当砍伐林木所致。被砍伐树木倒向杨昌劲房屋导致受损与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共同维修祖坟的行为具有密切的因果联系。田应学作为祖坟维修的主导者、组织者,明知田应南、田景怀的砍树行为而未予以制止,应视为其对砍树行为的默认。被砍树木倒向杨昌劲房屋时,田应学去打水的行为与田应南、田景怀砍伐树木的行为均是基于维修祖坟这一共同目的,三人只是分工不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第十条“二人以上实施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行为,其中一人或者数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能够确定具体侵权人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不能确定具体侵权人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之规定,结合本案事实,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属共同侵权。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应当对杨昌劲受损房屋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田景怀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田应南与田景怀系父子关系,共同生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监护人尽到监护责任的,可以减轻其侵权责任”之规定,结合本案事实,田应南作为田景怀的法定监护人,在二人共同维修祖坟并实施砍树行为时,田应南未尽到监护责任,故田应南应承担田景怀对杨昌劲房屋造成损害的赔偿责任。

关于杨昌劲房屋的具体损失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之规定,皓天评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于2018年10月24日出具的(2018)皓评字第478号《评估报告》载明:“经过测算,取整确定杨昌劲房屋受损修复的价格在评估基准日的评估价格为¥5524元(人民币伍仟伍佰贰拾肆元整)”,故杨昌劲受损房屋的损失为5524元,本院予以确认。

对杨昌劲要求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承担其已向贵州道兴建设工程检测有限责任公司支付的检测费5000元的诉讼请求,该检测鉴定系对杨昌劲房屋进行房屋安全性鉴定,与本案不具关联性,故对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杨昌劲要求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承担其已向皓天评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支付的评估费5000元的诉讼请求,该评估系对杨昌劲受损房屋财产损失的评估,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故对该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对杨昌劲要求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承担律师费10000元的诉讼请求,该损失并非系树木倒塌造成杨昌劲房屋的直接损失,对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连带责任人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结合本案事实,田应南、田景怀、田应学的责任大小难以确定,三人平均承担赔偿责任为宜。结合杨昌劲受损房屋损失共计10524元,故田应南应承担7016元,田应学承担3508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八条、第十条、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田应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杨昌劲的房屋损失7016元;

二、田应学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杨昌劲的房屋损失3508元;

三、驳回杨昌劲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50元,由杨昌劲负担360元,田应南、田应学共同负担19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 钱

审 判 员  田文举

人民陪审员  周万贵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

法官 助理  严 浪

代理书记员  冉万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