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案例展示>承办案件

承办案件

李明仙与陈亚非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黔0111民初3488号

原告:李明仙,女,1953年1月5日出生,贵阳市人,住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飞燕,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执业证号:15201201311604873)。

被告:陈亚非,女,1964年11月19日出生,汉族,四川省泸州市人,住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长江,系被告丈夫。特别代理。

原告李明仙与被告陈亚非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7月1日立案受理后,于2016年3月4日作出判决,原告李明仙不服提起上诉,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28日裁定发回我院重审。本院于同年9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明仙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飞燕、被告陈亚非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长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因原告申请对涉案借条上签字及捺印进行鉴定等扣除相应审限,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明仙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偿还原告借款人民币75,720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及理由:2008年被告向原告借款人民币100,000元做生意,以工资卡做抵押作还款依据,后陆续又向原告借款人民币61,500元。此款从2010年3月份起从工资卡还款至2015年5月,共计还款85,800元。现还欠75,720元,被告不再还款,故为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诉请如前。

被告陈亚非辩称:第一、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借款75,720元无事实依据。被告与原告之间确实存在借贷关系,第一次是在2008年1月借款4,000元、第二次是2008年9月1日借款20,000元购买三轮车、第三次是2008年11月4日借款12,000元用于购买保险,共计36,000元,被告已在2008年9月1日至2009年5月陆续还款91,776.5元,早已偿还完毕;第二、原告主张被告从2008年起向其借款共计161,500元无事实依据,其应当提交相应的转款凭证、收款收据等加以证实其将借款交付给了被告。原告提交的借条中,借款人为陈娅芬、陈娅菲,并非被告本人,上述名字也非本人的曾用名;第三、本案有太多违背常理的情形,原告与本人是多年的邻居关系,应当清楚被告的名字为陈亚非,若被告使用其他名字书写借条,其应当及时提出异议。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原系好朋友关系。原告主张被告从2008年起因资金紧张陆续向其借款,并提交了五张借条,具体如下:

1.2008年11月27日,借款金额100,000元,借条内容为:“今借到李明仙拾万元正(100000¥)陈亚菲(并捺印)2008.11.27”;

2.2009年2月20日,借款金额15,000元,借条内容为:“今借李明仙壹万伍仟元正,2009年2月20日,陈娅菲(并捺印)”;

3.2009年5月20日,借款金额15,000元,借条内容为:“今借李明仙壹万伍仟元。陈娅菲(并捺印)2009.5.20”;

4.2009年6月20日,借款金额5,000元,借条内容为:“今借李明仙伍仟元正(5000¥),陈娅菲(并捺印),2009年6月20日”;

5.2009年12月24日,借款金额26,500元,借条内容为:“今借李明仙贰万陆仟伍(26500¥),陈娅芬(并捺印),2009年12月24”。

原告主张上述借款均是以现金方式交付给被告,现金来源于其女儿的彩礼钱。被告对此均不予认可,主张借条中的签名均不是其签,手印也不是其加盖的,并申请了笔迹和手印鉴定。

在原审中,被告申请了对案涉五张借条的笔迹和手印鉴定,本院依法委托了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工作。该中心审核后回复我院,对于其中的三张不能进行捺印的鉴定,并对剩余的笔迹和手印进行了鉴定,结论为:1.2008年11月27日《借条》落款部分处的“陈亚菲”签名字迹是陈亚非所书写;2.2009年12月24日《借条》落款部分处的“陈娅芬”签名字迹是陈亚非所书写;3.2008年11月27日的《借条》原件“陈亚菲”中的“亚菲”字迹上的红色指印是陈亚非右手拇指第一指节捺印所留。被告陈亚非支付鉴定费3,000元。原审据此认定了2008年11月27日的借款100,000元及2009年12月24日的借款26,500元,其余三张几条未认定,并进行了判决。原告对此不服,提起上诉,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本院未向原告释明对未能鉴定的借条不鉴定后果的情况下就作出判决,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由,发回我院重审。重审中,本院就此向原告进行了释明,原告申请对剩余的三张借条的签名及捺印进行鉴定。同时,被告申请对原审中已经鉴定的两张借条(2008年11月27日、2009年12月24日)进行重新鉴定,但未能说明重新鉴定的理由,本院对此未予准许,其又申请对2009年12月24日借条上的手印以及五张借条上书写的日期进行鉴定。本院依法委托了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上述事项进行鉴定。在鉴定过程中,该鉴定中心向我院出具《鉴定收费通知书》,告知需要补充“陈娅菲”的相关签名样本字迹、指印样本等;并告知2009.5.20及2009.6.20《借条》落款的“陈娅菲”署名字迹部位押名指印的面积太小,可供识别的明确可靠的细节特征太少,不具备指印鉴定的鉴定条件;2009年12月4日《借条》上落款“陈娅菲”署名字迹部位押名指印模糊,可供识别的明确可靠的细节特征太少,不具备指印鉴定的鉴定条件。本院将上述情况告知原、被告后,原告表示只对2009.5.20、2009.6.20借条的签名及2009.2.20借条的签名和捺印进行鉴定,其余的放弃;被告则表示放弃全部鉴定。后原告丈夫周长江到庭表示被告精神状况出现问题并在住院治疗,经本院前往其治疗的贵州省第二人民医院了解,被告确实存在情绪不稳定、精神障碍等情况,在医院出具的疾病证明书中载明:“诊断:1.分裂情感性障碍?2、器病性精神障碍?”。故周长江向本院申请了对被告的民事行为能力进行鉴定,后因鉴定费用过高放弃了该鉴定。之后,被告陈亚非亲自到庭陈述,其表示自己精神状况尚可,不需要做行为能力的鉴定,并表示坚持对2008年11月27日借条的落款时间是否是其书写进行鉴定,但当本院再次与其确定时,其又表示不再对此申请鉴定。综上,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据本院的委托对原告申请的事项进行了鉴定,结论为:“1.倾向认定标称日期为‘2009.2月20日’、落款处署名‘陈娅菲’的《借条》原件上落款处的‘陈娅菲’署名字迹是陈亚非本人书写形成,认定同部位指印是陈亚非右手拇指盖印形成;认定正文‘明’字处指印是陈亚非右手拇指盖印形成。2.倾向认定标称日期为‘2009.5.20’、落款处署名‘陈娅菲’的《借条》原件落款处的‘陈娅菲’署名字迹是陈亚非本人书写形成。3.倾向认定标称日期为‘2009年6月20日’、落款处署名‘陈娅菲’的《借条》原件落款处的‘陈娅菲’署名字迹是陈亚非本人书写形成。”原告支付鉴定费4,600元。

被告陈亚非对于上述五张借条中涉及的款项均不认可,对于鉴定结论也不予认可,表示其只向原告借过三笔款项,共计36,000元,分别是2008年1月4,000元、2008年9月1日20,000元、2008年11月4日12,000元,均未出具借条,只是后来因为资金紧张,未能及时归还之后,到原告处书写关于欠息的条子,后来原告让她连本带利书写一张100,000元的借条,其也认可,并出具了相应借条,落款为“陈娅芬”,但并非原告在本案中提交的2008年11月27日100,000元的借条,并提交了2008年6月20日、8月20日、10月21日向原告还款的银行转账凭证。对此,原告表示被告在2008年11月27日出具借条之前,也向其借过几千块钱,已经还清,所以才会继续出借案涉的借款,而且并不存在被告所陈述的100,000元借条。被告还表示其将工资卡于2010年3月交给原告用于还款,至2015年5月期间共计偿还91,776.5元,并提交了银行流水明细,原告对持有被告工资卡以及被告还款的事实不持异议,但表示被告于2012年7月将银行卡挂失,到10月份才重新交给他,故应扣除7、8、9月份的这部分金额,但在原审时,原告对被告偿还91,776.5元表示无异议。

原告同时申请证人赵某出庭,证人陈述:“我和原告是邻居关系,原告告诉我被告向她借了10多万做生意,以前在厦门工地原告生病被告照顾过她。我问有借条没有,她说有,被告用退休工资还的,还了87,000元的样子,以前我刚和被告也住在在一起。我还帮忙他们两个调解,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当时把借条给我看,扣除每个月工资,扣除8万多,被告的意思是多的都还了。她们双方借了多少钱我不清楚,后来双方吵架我还去劝,原告的意思是说,如果被告没钱,明说可以缓一下,条子我是看到的,之后就吵起来了”。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原、被告身份证、借条,银行流水账单、个人业务凭证等相关证据在卷佐证,且经庭审质证,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民间借贷合同具有实践性特征,出借人行使债权请求权要求借款人偿还借款本息的,应当对是否已形成借贷合意、借贷内容以及是否已将款项交付给借款人等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原告所出示的五张借条,虽然落款名字为“陈娅菲”、“陈娅芬”、“陈亚菲”,与被告真实姓名“陈亚非”不一致,但经鉴定均认定为被告所书写,其中三张借条上的手印亦为其所加盖,故应当认定系被告向原告出具的借条,双方达成借贷合议,对借款金额等进行了约定。因涉案借款金额较大,被告亦对收到借款提出异议,故除借条外,原告还应提交证据证明其已将借款进行交付。

但综合分析双方的陈述及提交的证据,原告所主张的五张借条中借款存在诸多疑点:首先,原告主张其交付给被告借款10余万元均是现金交付,系其女儿给她的彩礼钱,但根据其陈述,其女儿于2007年2月结婚,而向被告出借100,000元的时间为2008年11月27日,这期间其一直将10余万元的现金放置家中,近两年时间,无论从收益上或是安全角度考虑都是有悖常理的;其次,原、被告系多年的相识朋友,被告在出具借条时并未如实书写自己的姓名,且达五张之多,原告却并未提出异议,表示在起诉时才注意,这亦与常理不符;第三,被告第一次借款后,在未还借款亦未还利息的情况下,原告持续借款的行为也与常理不符,其又未能说明合理理由。综上,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将借条中载明的借款交付给了被告,有高度存疑性,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主张被告向其出借借条中涉及的161,500元的事实,不予认定。

但结合被告的陈述及其提交的向原告还款的流水明细,可以证实其与原告之间确实存在借贷关系,被告对此也予以认可,并表示自愿将借款本金和利息一并计算为100,000元,并向被告出具借条,虽然其提出不是本案原告所出示的借条,但未能提交其所谓的借条予以印证。客观事实是不依赖人们的认识的事实真相,法律事实是依照法律程序,被合法证据证明了的事实,处理案件的过程,实质是还原客观事实的一个过程。原、被告之间自产生借贷关系至今已十余年,双方提交的证据均不足以完全、全面地反映当时的客观事实。综合分析双方的陈述以及提交的证据,现仅能认定双方之间存在一笔100,000元的借款,虽然对借条的形式、借款的组成以及缘由陈述不一,但在金额上均无异议,且证人的陈述也印证了存在一张100,000元的借条,故本院以此认定,对于其他几笔借款,不予认定,若原告后能提交其他证据佐证,可另行主张权利。综上,本院认定,原告已向被告出借了100,000元,扣除被告已经偿还的91,776.5元,被告还应偿还8,223.5元。原告主张被告于2012年7月将卡挂失,应扣除2012年7、8、9月份支取的部分,未能提交证据证明,且与原审时的陈述相互矛盾,本院不予采信。关于鉴定费用,因被告对案涉借条中签名及捺印的真伪提出异议而进行笔迹和指纹鉴定,并产生相关费用,经鉴定均为被告所签及所盖,故该费用应当由被告承担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陈亚非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李明仙借款人民币8,223.5元;

二、驳回原告李明仙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原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47元(已由原告李明仙预交),由原告李明仙负担人民币755元,被告陈亚非负担人民币92元。鉴定费人民币7,600元,由被告陈亚非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对方代表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 珏

人民陪审员  宋升光

人民陪审员  杨明伟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肖 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