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案例展示>承办案件

承办案件

李军友、杨一飞等与夏兴忠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111民初2147号

原告(反诉被告):李军友,男,1972年10月27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

原告(反诉被告):杨一飞,男,1972年10月13日出生,苗族,住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

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平禹,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代理。执业证号:15201200510676636。

委托诉讼代理人:冉江磊,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执业证号:15201201810040387。

被告(反诉原告):夏兴忠,男,1969年8月10日出生,汉族,重庆市人,住重庆市永川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羽生,贵州贵正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代理。执业证号:15201201210884330。

第三人:贵州金贵建筑劳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贵公司),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富源北路22号(贵州贵阳富源医药物流园二期)4号楼1单元19层2号。

法定代表人:吴勇,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平禹,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代理。执业证号:15201200510676636。

第三人:贵州建工集团第五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五建公司),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二七路2001-13鸿通城A区8楼。

法定代表人:叶春,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亦舟,该公司员工,特别代理。

原告李军友、杨一飞与被告夏兴忠建筑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职权追加金贵公司、五建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被告夏兴忠提出反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对本诉及反诉合并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李军友、杨一飞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平禹,被告(反诉原告)夏兴忠委托诉讼代理人唐羽生,第三人金贵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平禹均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五建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后未到庭参加诉讼。因各方当事人向本院提出庭外和解申请,本院依法予以扣除相应审理期限。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诉原告李军友、杨一飞共同向本院提出本诉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退还两原告多领取的劳务费用人民币221894.88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及理由:两原告将其挂靠金贵公司承建的“小河翁岩二号地块项目”泥水工程部分承包给被告施工。双方于2011年12月23日签订了《泥水工程劳务合同》,约定“基础以上按建筑面积88元/平方米计算”,核定施工面积为44605.74平方米,应付劳务费人民币3925305.12元。两原告已先后实际支付被告人民币3987000元。之后被告通过伪造工资凭据等方式,以非正常途径向相关部门反映,在两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于2018年2月12日又从五建公司处领走人民币159400元,被告共领走款项人民币4146400元,扣除应付劳务费人民币3925305.12元后,被告多领走了人民币221094.88元。双方协议未果,故原告诉至法院,望法院判如所请。诉讼中,原告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判令被告退还两原告多领取的劳务费用人民币221094.88元。

本诉被告夏兴忠辩称,第一,被告从原告处及第三人金贵公司处总共领取了人民币4136400元;第二,被告从第三人五建公司处领取的款项不应计入原告支付的部分,该款项可能涉及其他性质的款项,原告的证据材料中体现的“拖欠工人工资”是不明确的;第三,根据(2017)黔01民终6495号生效判决认定的内容,佐证被告提交的复印件《结算清单》和该生效判决认定内容相互印证,且原告签字认可了该复印件,根据上述情况,原告还应向被告支付款项,与原告所说的不相符合,故被告不存在退款给原告,原告还应向被告支付劳务费;第四,生效判决书也能够说明潘洪才签的劳务明细表是真实存在的,有的部分是被告完成的。第五,原被告签订的合同中约定的施工面积是44605.74平方米,但是生效判决中认定的面积是59927.50平方米,的确存在被告实际施工面积超过约定面积的情况。

第三人金贵公司述称,第三人金贵公司的意见与原告意见一致,被告共计领取的款项在诉状中已经明确。第三人五建公司代付的款项有被告夏兴忠提交的承诺书,可以证实第三人五建公司是代第三人金贵公司支付的。

第三人五建公司在庭前会议时述称,本案与第三人五建公司无关,案涉的工程劳务部分第三人五建公司的确包给第三人金贵公司,和本案的原被告均没有直接关系。第三人五建公司与第三人金贵公司之间的民事纠纷,在法院的生效判决中已经进行了处理,且明确了金额,第三人五建公司也已经履行,故原告的诉请内容与第三人五建公司无关。

反诉原告夏兴忠向本院提出反诉诉讼请求:1.判令两反诉被告向反诉原告支付工程劳务费人民币483427.52元、工伤赔偿费用人民币100100元,共计人民币583527.52元。2.判令两反诉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事实及理由:两反诉被告将其挂靠金贵公司承建的“小河翁岩二号地块项目”泥水工程部分承包给反诉原告施工,双方于2011年12月23日签订了《泥水工程劳务合同》,将位于贵阳市××区小河翁岩公共租赁住房(二号地块)1#楼、2#楼的泥水工程转包给反诉原告,约定“基础以上按建筑面积88元/平方米结算”。合同签订后,反诉原告进场施工,在2016年6月份左右施工完成,共完成1#楼主体建筑面积45005.74平方米(工程总造价人民币3960505.12元)和1#楼、2#楼的基础做砖、围墙、值班室、厕所砖和粉刷、厕所贴地地砖等工程(工程价款共计人民币480000元)。此外,反诉被告在2017年1月24日的结算清单上同意给予其他零星工程的点工和补助人民币189322.40元。2013年10月份左右,反诉原告班组工人何第红受伤,医药费、赔偿款共花费人民币143000元,工伤事件赔偿人民币40100元,根据双方的合同约定,两反诉被告应当承担70%,即人民币100100元。因此,两反诉被告应当支付以上各项款项共计人民币4729927.52元,反诉原告至今领取了人民币4146400元,两反诉被告还应支付人民币583527.52元。为维护反诉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反诉原告提起反诉,请求法院支持反诉原告的反诉诉请。

反诉被告李军友、杨一飞共同辩称,面积问题应当以测绘单位测绘的面积为准,在生效判决书中已经查明和认定。反诉原告完成的基础的款项已经结清,并不包括在人民币4146400元里面。所有的点工和补助均不是反诉原告完成的,和反诉原告没有关系。何第红的工伤赔偿事项已经处理完毕,是由反诉被告参与一起处理完毕的,相关费用也不包括在人民币4146400元中,且对于工伤的费用部分,反诉原告并没有诉讼资格。

第三人金贵公司述称,第三人金贵公司关于反诉的陈述意见与反诉被告的答辩意见一致。

第三人五建公司在庭前会议时述称,第三人五建公司关于反诉的陈述意见与针对本诉的陈述意见一致。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第三人五建公司聘任潘洪才为贵阳市××区小河翁岩公共租赁住房二号地块1#、2#楼工程管理部负责人,聘期从2011年10月23日至该工程结束。夏忠即本案被告(反诉原告)夏兴忠。李崇建系原告李军友之兄,同时也是劳务现场负责人。

贵阳市公共住宅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将贵阳市××区小河翁岩公共租赁住房(二号地块)施工工程发包给第三人五建公司完成,第三人五建公司承担工程施工、竣工、交付并维修其任何缺陷的工作,工程内容为施工图所示全部内容,贵阳市公共住宅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与第三人五建公司签订了《合同协议书》。

第三人五建公司作为甲方,以含辅材清包的方式将二号地块地下2层,地上32层框剪结构工程分包给作为乙方的第三人金贵公司,双方于2011年10月22日签订《合同》一份,该《合同》约定第三人金贵公司应完成的工程包含木板、钢筋、砼、卸砖、粉水、外架等工程,不包含门窗、防水、涂料、栏杆、油漆、保温、水电等工程。潘洪才在甲方处签署姓名,但未加盖第三人五建公司公章,原告李军友、杨一飞在乙方处签署了姓名,并加盖了第三人金贵公司的公章。原告李军友、杨一飞认可其系挂靠第三人金贵公司承接业务。2012年4月20日,第三人五建公司、金贵公司签订《劳务合同》一份,除对验收建筑面积单价金额的约定不同外,合同内容与2011年10月22日签订的《合同》约定内容一致。第三人五建公司、金贵公司均在《劳务合同》上加盖了公司公章。

2011年12月23日,原告李军友、杨一飞以“贵州金贵建筑劳务公司小河翁岩二号地块项目部”的名义,作为甲方,与被告夏兴忠(乙方)签订了《泥水工程劳务合同》一份。该《泥水工程劳务合同》主要内容约定:甲方将贵州金贵建筑劳务公司小河翁岩二号地块项目的1#、2#楼泥水工程承包给乙方施工;工程名称为小河区翁岩公共租赁住房二号地块1#、2#楼;承包范围为小河区翁岩公共租赁住房二号地块项目有的泥水工程内容;基础以上按建筑面积88元/平方米结算,建筑面积按2004定额规定计算,如有争议,双方共同到造价站咨询,以咨询答复为准。以上单价包括本工程所有泥水工程的工作内容,含砌体、清光地面、所内外粉工用砌砖、工程中所用的机具设备、劳保用品、工完清场、二次结构的混凝土工程;零星工程120厚的墙按150元/立方米结算,240厚的墙按120元/立方米计算,承包单价外的点工及非乙方原因造成的点工技工180元10小时,普工80元10小时,地梁抹灰13元/平方米结算,零星工程的工程量以现场实际收方为准;付款方式为标准层第三层下乙方自行垫款,修建标准层第三层体结构施工完成后,甲方按乙方完成标准层第三层以下工程量人工费的80%支付给乙方,标准层第三层以上按乙方完成当月工程量人工费80%付款,付款时间为甲方收到建设方支付的进度款后7天内,20%尾款在主体结构验收合格后三个月以后付清2%作保修金;因乙方原因造成对他人的伤、亡、残所产生的费用由乙方负责,因乙方原因造成自身及其员工的伤、亡、残所产生的费用亦由乙方承担,非双方原因,若在工程中发生事故,5000元以内由乙方自己承担,5000元以外,甲方承担70%,乙方承担30%;结账或借款,甲方只认乙方负责人夏兴忠;夏兴忠必须按月将工人工资发放到工人手中,并以工人名单(本人按手印)造工资册交甲方财务存档,否则因此造成的不稳定以及由此而给甲方造成的所有损失由乙方承担,情节严重的追究法律责任。该《泥水工程劳务合同》还对其他相关事宜进行了约定,原告李军友、杨一飞在该合同甲方处签字捺印,被告夏兴忠在乙方处签字捺印。

被告夏兴忠组织人员进场施工。2012年11月12日,贵阳市公共住宅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委托贵阳市规划管理信息服务中心对小河翁岩公共租赁住房二号地块建筑单体方案进行核算,核算结果为总建筑面积59927.50平方米(其中1#楼面积为44605.74平方米、2#楼面积为15321.76平方米)。小河翁岩公共租赁住房二号地块施工工程主体于2013年5月封顶,于2016年8月29日经验收合格,取得了《建筑工程竣工验收报告》。

2017年1月3日,有潘洪才签字的名为《劳务公司账目明细表》的表中,记载了1-2号楼基础及零星用工的工程总价为人民币804023元。对该人民币804023元的工程总价,潘洪才签字予以认可。

2017年1月24日,有“杨一飞、李崇建”字样签名的名为《小河翁岩村公共租赁房2#地块夏忠泥水班组结算清单》内容载明:“方量按贵阳市规划管理局核算的方量是44605.74平方×单价88元=3925306.12元。①木板改为砖量为134.4平方×单价21元=2822.4元。②零星补烂2800元。③补助开施工电梯2台每台5**元=1000元。④挑工字钢反边补烂9000元。⑤补助外架收扣减钢管200元。⑥补助转换层面补工2000元。⑦外保温改内保温11000元+60000元。⑧地下室负一层补烂补助1000元。⑨地下室负二层水沟补工500元。以上合计4054628.52元。总价4054628.52-已借支3987000元=67682.52元-去付给刘波厕所反工费24000元=43682.5元。附,五公司修补的一切费用未减出。①-⑨是李崇建认可的和扣厕所刘波反的24000元剩余的量”。原告杨一飞否认其在该结算清单上签署姓名,但原告杨一飞未就签名的真实性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其中第⑦项中“+60000元”内容字体与整体内容字体有异,且该60000元未包括在4054628.52元内。

2017年,第三人金贵公司因工程款项问题与第三人五建公司发生纠纷,第三人金贵公司将第三人五建公司诉至本院,要求五建公司支付工程款及垫付款、利息损失等。本院经审理后,以(2017)黔0111民初2700号民事判决对案件进行了处理,金贵公司不服提起上诉,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黔01民终6495号民事判决,(2017)黔01民终6495号民事判决现已发生法律效力。该两份民事判决书对与本案有关事实的认定内容为:1-2号楼基础及零星用工的工程由金贵公司完成,该部分的工程价为人民币804023元,应计入五建公司应向金贵公司支付的工程款金额内。反诉原告认为上述的人民币804023元工程款中,有价值人民币480000元部分的工程系由反诉原告夏兴忠完成,反诉被告应支付该部分工程款,但反诉原告未向本院提交证据证明工程一部分系其完成的证据,庭审时反诉原告称相应的签证单据因发生火灾而全部被烧毁,因此无法完成举证证明责任。

另查,原、被告均认可原告已向被告支付的工程款金额为人民币3987000元。

2018年2月12日,被告夏兴忠从第三人五建公司处领取了人民币159400元,为此被告夏兴忠出具收条一份,该收条内容载明:“今收到贵州建工集团第五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小河翁岩二号地块项目代贵州金贵劳务公司李军友代支付所欠的夏兴忠班工人到劳动监察大队投诉有案底的人工费壹拾伍万玖仟肆佰元正(159400元)到劳动局按工资单发放以上金额属实,若有虚假本人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收款人:夏兴忠2018年2月12日”,被告夏兴忠在收款人处签字捺印确认收款。该人民币159400元,被告夏兴忠认可作为原告向其支付的工程款,即原告共计向被告支付了工程款人民币4146400元。

反诉原告夏兴忠陈述,因其班组工人何第红受伤一事,反诉原告向何第红支付了赔偿款人民币143000元,反诉原告认为按照双方签订的《泥水工程劳务合同》之约定,反诉被告应承担70%即人民币100100元。反诉被告为证明上述陈述,向本院提交了梁春华等四人出具的书面证实一份及何第红出具的收条一份。

原告认为被告完成的工作及相应工程价款为:1#楼建筑面积44605.74平方米,按照人民币88元每平方米计算,工程款为44605.74平方×单价88元=3925306.12元。原告认为被告已经获得了工程款人民币4146400元,扣除人民币3925306.12元后,被告应向原告退还人民币221094.88元,故原告提出本诉诉请。

反诉原告夏兴忠认为其完成的工作及相应工程价款如下:

1、1#楼建筑面积45005.74平方米,按照人民币88元每平方米计算,工程款为45005.74平方×单价88元=3960505.12元;

2、点工及补助部分人民币189322.40元(即《小河翁岩村公共租赁房2#地块夏忠泥水班组结算清单》中①-⑨项金额合计);

3、增加工程内容即1-2号楼基础及零星用工的工程,反诉原告夏兴忠认为其完成了一部分(1#楼、2#楼基础做砖、围墙、值班室、厕所砖和粉墙、厕所贴地地砖等),认为其完成部分的工程价为人民币480000元。

以上款项合计人民币4629827.52元,加上反诉原告认为反诉被告应承担的人民币100100元赔偿款部分,共计人民币4729927.52元。反诉原告认为反诉被告应向其支付的人民币4729927.52元,扣除已经支付的人民币4146400元,反诉被告尚欠反诉原告人民币583527.52元,故反诉原告提出反诉诉请。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原告身份证、被告身份证、第三人营业执照、《泥水工程劳务合同》、《单体建筑方案面积核算报告》、《劳务公司账目明细表》、《小河翁岩村公共租赁房2#地块夏忠泥水班组结算清单》、(2017)黔0111民初2700号民事判决书、(2017)黔01民终6495号民事判决书、收条等与本案有关联的证据及庭审笔录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公民在民事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综合双方的抗辩意见及理由,结合庭审查明的案件事实,归纳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原告(反诉被告)李军友、杨一飞与被告(反诉原告)夏兴忠签订的《泥水工程劳务合同》的效力如何认定?二、《小河翁岩村公共租赁房2#地块夏忠泥水班组结算清单》内容对双方是否具有约束力?三、被告夏兴忠完成的1#楼建筑面积是45005.74平方米还是44605.74平方米?点工及补助部分人民币189322.40元,反诉被告是否应向反诉原告支付?四、反诉原告是否完成了1-2号楼基础及零星用工工程的部分,人民币480000元反诉被告是否应向反诉原告支付?五、反诉原告主张的人民币100100元赔偿款能否得到支持?

关于焦点一。贵阳市公共住宅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将贵阳市××区小河翁岩公共租赁住房(二号地块)施工工程发包给第三人五建公司完成,第三人五建公司又将该工程的地下2层,地上32层框剪结构工程分包给第三人金贵公司,原告李军友、杨一飞作为没有相应资质的个人,挂靠第三人金贵公司承接业务后,再次将泥水工程承包给同样不具有相应资质的个人被告夏兴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原告(反诉被告)李军友、杨一飞与被告(反诉原告)夏兴忠签订的《泥水工程劳务合同》应认定为无效合同。本案所涉的整体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之规定,原告(反诉被告)与被告(反诉原告)之间工程款项的支付,应参照合同的约定内容予以处理。

关于焦点二。《小河翁岩村公共租赁房2#地块夏忠泥水班组结算清单》上有“杨一飞、李崇建”字样的签名,根据(2017)黔01民终6495号民事判决中查明的内容,李崇建系原告李军友之兄,同时也是劳务现场负责人,李崇建在该结算清单上签字的法律后果应由原告承担。原告杨一飞虽称其未在该结算清单上签名,但原告杨一飞未提出笔迹鉴定申请,故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小河翁岩村公共租赁房2#地块夏忠泥水班组结算清单》载明的内容应对原、被告双方均具有约束力。

关于焦点三。反诉原告夏兴忠认为其完成的面积为45005.74平方米,《小河翁岩村公共租赁房2#地块夏忠泥水班组结算清单》载明的面积为44605.74平方米。本院认为,《小河翁岩村公共租赁房2#地块夏忠泥水班组结算清单》经双方结算后原告签字予以认可,应当作为双方工程款项结算的依据,结合《单体建筑方案面积核算报告》中确定的面积及(2017)黔01民终6495号民事判决的认定内容,应当按44605.74平方米进行计算,被告夏兴忠应获得的该部分工程款金额为3925306.12元。另外,该结算清单中对反诉原告夏兴忠应获得的点工及补助部分金额亦进行了结算确认,人民币60000元并未包括在确认金额中,故点工及补助部分金额为人民币129322.40元,反诉被告应向反诉原告支付该款项。

关于焦点四。(2017)黔01民终6495号民事判决虽确认了工程价为人民币804023元的1-2号楼基础及零星用工工程,应计入五建公司向金贵公司支付的工程款金额内,反诉原告主张其中金额为人民币480000元的部分由其完成,但其以签证单据因发生火灾而被烧毁为由,未向本院提交相应的证据对自己的陈述予以证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反诉原告应承担举证证明不能的法律后果,故本院对反诉原告的此项反诉诉请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五。《泥水工程劳务合同》为无效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之规定,《泥水工程劳务合同》中关于对赔偿款项的责任分担约定对双方均不具约束力,故本院对反诉原告要求反诉被告承担人民币100100元赔偿款的反诉诉请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应向被告支付的工程款金额为人民币4054628.52元(3925306.12元+129322.40元=4054628.52元),被告已经获得的工程款金额为人民币4146400元,被告应向原告退还人民币91771.48元(4146400元-4054628.52元=91771.48元)。反诉原告夏兴忠要求反诉被告李军友、杨一飞支付工程款人民币480000元及承担赔偿款人民币100100元的反诉诉请,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六条、第二百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夏兴忠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李军友、杨一飞退还人民币91771.48元;

二、驳回原告李军友、杨一飞的其他本诉诉讼请求;

三、驳回反诉原告夏兴忠的全部反诉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315元(已减半收取),由本诉原告李军友、杨一飞负担人民币1358元,本诉被告夏兴忠负担人民币957元;反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817.64元(已减半收取),由反诉原告夏兴忠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魏丽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记员  韩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