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案例展示>承办案件

承办案件

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刘刚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1民终902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

经营者:武永萍,女,1959年11月2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冉江磊,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刚,男,1991年10月5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黔西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廷楷,贵州黔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因与被上诉人刘刚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2018)黔0102民初85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1月1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上诉请求: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聚轩酒楼不向刘刚支付双倍工资30000元。事实与理由:一、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与刘刚约定用工性质为劳务用工,所以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原判决让你定事实错误;二、即使存在劳动关系,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对双倍工资标准有异议。其一刘刚2017年3月至2018年2月平均工资为3000元。其二刘刚工资由基本工资950元/月,社保补贴3700元/月,全勤奖150元/月构成,扣除社保245元/月,平均工资3000元,根据《劳动合同法》第47条的规定,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认为“双倍工资”应当由基本工资进行发放,社保补贴和全勤奖应当予以剔除。

刘刚辩称,刘刚与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未签订劳动合同,但是形成了相对固定的事实劳动关系,一审已经确认了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单方解除与刘刚的劳动关系;依据相关的法律规定,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应给予刘刚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计算标准也在一审得到确认。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判令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不予向刘刚支付双倍工资差额30000元;2、诉讼费由刘刚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刘刚于2017年2月进入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从事墩子工作,工资组成为基本工资加岗位补助,刘刚2017年3月至2018年2月平均工资为3275元。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刘刚未签订劳动合同,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未依法为刘刚缴纳社会保险。2018年3月10日,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让刘刚离岗反思工作态度,并向刘刚发放了3月1日-10日的工资1300元。一周后刘刚返岗,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提出调整刘刚的工资待遇和职务,刘刚未同意。遂向贵阳市南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会于2018年6月22日作出南劳人仲字[2018]第0187-2号裁决书:一、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支付刘刚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的差额共计人民币30000元;二、驳回刘刚关于出具解除劳动关系证明的仲裁请求。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对此裁决不服,故向法院起诉,诉请如前。上述事实,有工资表、营业执照、仲裁裁决书及送达回证、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刘刚的陈述等证据在卷为凭,并经庭审质证,足以认定。一审法院认为,刘刚进入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工作,从事的劳动是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的业务组成部分,受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规章制度的管理,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向其发放工资报酬,故双方形成事实劳动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刘刚均认可双方于2017年2月建立劳动关系,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于2018年3月10日要求刘刚离岗,并且结清当月工资,之后,刘刚未再向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提供劳动,故双方的劳动关系已于2018年3月10日实际解除,故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应向刘刚支付2017年3月至2018年1月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的差额36300元,现刘刚只主张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支付30000元,可从其自愿。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第八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原告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被告刘刚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的差额共计人民币30000元。本案不收取案件受理费。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向本院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查明如下:二审中,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向本院提交:2017年2月至12月厨房工资表,拟证明工资组成。工资表载明刘刚的工资由基本工资、社保补贴、全勤奖、奖励及加班等组成,其中2017年2月工资表中没有刘刚的名字;2017年3月至2017年12月,刘刚领取工资均为3000元,工资表上有刘刚的签字。刘刚认为,刘刚认可工资表的真实性,对实发工资认可,社保补贴与全勤奖不能扣除,在法律上没有社保补贴这一说法,全勤奖也是实际劳动应该得到的金额,在计算双倍工资时应计算进去。另查明,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在二审中陈述认可刘刚2017年3月至2018年1月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36300元,但在计算经济补偿及二倍工资时不应将各种补贴及全勤奖计入计算基数,还陈述称工资表上的社保补贴实际上是其他补贴,名字只是社保补贴而已。刘刚在二审中陈述对2018年1月、2月以及2018年3月1日至3月10日工资表上实发工资及应发工资无异议。此外,二审审理查明的案件其余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刘刚与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问题。本案中,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提交营业执照载明类型为个体工商户,与刘刚均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刘刚于2017年2月进入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从事墩子工作,工资由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发放。2018年3月10日,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让刘刚离岗反思工作态度,可以认定刘刚接受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的管理,从事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根据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之规定,双方形成事实劳动关系,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主张与刘刚系劳务关系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原判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关于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向刘刚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数额的问题。因诉讼中双方均认可刘刚于2017年2月进入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于2018年3月10日要求刘刚离岗,并且结清当月工资,双方的劳动关系已于2018年3月10日实际解除。在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2017年2月至2018年3月10日)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第八十二条“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之规定,应当支持刘刚2017年3月至2018年2月期间11个月的双倍工资3275元/月×11月=36025元,仲裁裁决从其自愿,并无不当。一审认定2017年3月至2018年1月不当,但处理结果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根据《关于工资总额组成的规定》第四条“工资总额由下列六个部分组成:(一)计时工资;(二)计件工资;(三)奖金;(四)津贴和补贴;(五)加班加点工资;(六)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之规定,奖金、补贴属于工资总额组成部分,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提出“双倍工资”应当由基本工资进行发放,社保补贴和全勤奖应当予以剔除的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贵阳市南明区聚轩个体酒楼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邱兴权

审 判 员 贺 华

审 判 员 谌致华

审 判 员 李婷婷

审 判 员 邓 艳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石 敏

书 记 员 李明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