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律师>案例展示>承办案件

承办案件

贵州华达公司、浙江吉安重庆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1民终80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贵州华达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贵州省遵义市汇产区上海路新长征国际大酒店及配套项目8号楼7-12号。

法定代表人:祖应六,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嘉军,北京盈科(贵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安文,北京盈科(贵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浙江吉安安装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正街53号7-9号。

法定代表人:朱贤邦,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力精,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贵州华达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华达)因与浙江吉安安装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吉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2018)黔0103民初4813号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贵州华达上诉请求:依法纠正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作出(2018)黔0103民初4813号判决书中,对上诉人应当向被上诉人支付工程款1505886.88元的金额认定,扣减其中的39000元,改判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工程款1466886.88元及相应利息。事实与理由:被上诉人在施工期间,由于其施工导致施工范围内的电梯漏水。上诉人为此对电梯进行维修、清理,由此承担39000元维修费用,该费用应由被上诉人承担,在工程款中予以扣除,同时,上诉人已经提交了若干书面证据对该事实进行证明,不存在一审法院认为的“没有其他证据佐证”。故一审法院对该事实未予认可,存在认定事实错误。

浙江吉安答辩称,一审事实清楚,请求维持原判。

浙江吉安一审诉讼请求:⒈判令被告立即支付原告工程款1505886.88元,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利率从2018年2月12日起截止到实际支付完毕的利息(暂计算至2018年5月12日为16376.5元);⒉本案诉讼费及保全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年12月4日,原告作为乙方与被告作为甲方签订《消防安装联营施工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一份,主要约定,甲乙双方共同对中天世纪新城九、十组团项目消防安装分期工程进行施工。合同价款:计算原则:按《贵州省安装工程计价定额》(2004版)执行相关配套文件取费,主材价格执行与中天城投集团签认的材料确定单价为准。合同价款的结算与支付:按形象进度支付进度款:乙方在本分项工程预埋阶段不作进度支付,待乙主进入安装阶段后,甲方开始向乙方按月支付工程进度款。支付额度:工程进度款按月支付。乙方施工进度达到支付节点后的次月起,每月按甲方专业工程师审核并经监理单位和建设单位审定的当月工程价款扣除甲方费用后的80%支付乙方工程进度款。财务凭发票和《分包工程款支付会签表》向乙方付款(材料发票提供不少于工程结算款的50%)。违约责任:当甲方不按约定最后时间向乙方支付工程款视为甲方违约。该协议书还就联营方式、工期、联营方承包范围和工作内容、联营各方权利义务等等事项进行了约定。马耀杰作为原告委托代理人在该协议书上签字。2015年1月5日,马耀杰作为乙方与被告作为甲方签订《关于消防安装联营施工补充协议》一份,该补充协议对原、被告所签《协议书》进行补充,其中工程价款约定为:该防火门分项工程执行包干单价实施,按业主方物资部批价350元/平方米包工、包料、包验收、包风险,此单价包含税收费用(乙方提供此分项工程材料发票不少于总工程款的70%,人工工资表30%,以及甲方向业主方开据建安发票的税费均由乙方负责)。上述协议签订后,原告对协议约定工程进行了施工。2018年2月12日,被告就原告施工工程结算后确认应向原告支付的工程款的金额为8405724.98元,原告确认已收到被告支付的工程款6899838.1元。上述事实,有原、被告陈述,所举书证及一审法院庭审笔录在卷佐证,经庭审质证,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所签《协议书》及《补充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为有效协议,双方均应按协议约定履行自己义务。原告已按协议约定进行了施工,则被告亦应按协议向原告支付工程款。就原告所施工工程双方结算后被告确认应向原告支付的工程款总额为8405724.98元,原告确认被告已向其支付6899838.1元,则还余工程款1505886.88元被告应向原告支付,但被告至今未向原告支付该款,已构成违约,应依法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告现诉请被告支付工程款1505886.88元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被告辩解应待原告开具发票后才能向原告支付工程款,开具发票按双方协议约定是原告应履行的义务,但却不是被告向原告支付工程款的前提条件,如在被告支付工程款后原告未开具发票,被告可向原告进行主张,但却不是不支付工程款的理由,被告此辩解意见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不予采纳。对于被告辩解由于原告施工导致电梯进水而造成损失39000元,该损失应由原告承担的意见,由于被告所提证据均系其自述,原告并未予以认可,又未有其他证据加以佐证,故被告所主张的电梯进水、造成损失以及损失的金额并不能证实,对被告该辩解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原告诉请被告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利率从2018年2月12日起支付至工程款付清之日止的利息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对原告诉请符合法律规定部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判决:被告贵州华达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浙江吉安安装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支付工程款1505886.88元及利息(该利息以1505886.88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8年2月12日起计算至1505886.88元付清之日止)。

本院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本案上诉人贵州华达与被上诉人浙江吉安所签订的《协议书》及《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与法不悖,为有效协议。被上诉人浙江吉安已按约定完成了工程量,双方对结算的工程款总额8405724.98均无异议,同时贵州华达向浙江吉安支付了部分的工程款6899838.1元,尚欠浙江吉安工程款1505886.88元,双方对上诉事实均不持异议。上诉人贵州华达主张被上诉人浙江吉安在施工期间导致施工范围内的电梯漏水,由此造成的39000元的维修费用,应在尚欠工程款1505886.88元中扣除,本院认为,上诉人贵州华达提供的证据均系自诉,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被上诉人浙江吉安也未予以认可,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贵州华达主张的电梯进水、造成损失以及损失的金额应当由被上诉人浙江吉安承担,故对上诉人贵州华达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上诉人贵州华达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75元,由上诉人贵州华达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彭伦禹

审 判 员 刘 妍

审 判 员 唐有临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陈跃霄

书 记 员 朱开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