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律师文章 > 鲁培律师文章

李寿芬与王成武、彭厚云生命权纠纷案(1)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6-18

一、案情介绍

王某甲系A酒吧员工,2014年11月12日凌晨,王某甲在工作过程中被第三人王某、宋某打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王某甲父母王某乙、彭某与A酒吧雇主李某达成《补偿协议》,李某补偿20万元给王某乙、彭某。王某、宋某因故意伤害罪被检查机关提起公诉,王某乙、彭某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法院判决两被告人赔偿王某乙、彭某各项经济损失5万元,两被告实际赔偿了10余万元。后王某乙、彭某将雇主李某起诉至法院,要求按照人身损害赔偿标准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二、争议焦点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侵害,受害人家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向第三人获取赔偿后,能否向雇主另行主张损害赔偿。


三、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虽然原告王某乙、彭某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获得第三人赔偿,但原告所享有的赔偿请求权是基于不同的法律关系产生的复合请求权,虽然赔偿给付对象为同一人,但实际与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的诉讼主体、诉讼标的、诉讼理由均不相同。本案中原告实际获得的赔偿金额与应得的赔偿数额差异巨大,若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判决的赔偿标准作为终局,对于原告而言显示公平。同时,基于侵权不获利的原则精神,将原告已获第三人赔偿金额在被告李某应当承担的雇主责任中进行扣除而确定原告应获赔偿金额,也符合双方达成的补偿协议约定。对原告王某乙、彭某提出的死亡赔偿金581600元及丧葬费29199元,扣除已获侵权人王某、宋某等人赔偿的105000元及被告李某先行赔付的200000元,判决被告李某支付原告305799元。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直接侵权人和雇主向受害人所负的义务,受害人就不能再向另一方求偿。被上诉人在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已经选择向直接侵权人主张权利并已获得了赔偿,被上诉人无权再向受害人王某甲的雇主即上诉人主张赔偿。据此,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并予以改判,驳回王某乙、彭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四、律师点评

笔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该规定表明,赔偿权利人在雇主赔偿责任和第三人侵权赔偿责任之间享自主有选择权,侵权第三人与雇主之间形成的是不真正连带之债,雇主承担的是替代责任,终极责任是由侵权第三人承担。本案中王某乙、彭某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获得第三人超额赔偿,不真正连带之债已经消灭,王某乙、彭某无权在请求雇主刘某承担赔偿责任。笔者观点最终被二审法院采纳。


在雇佣关系中,雇员因第三人侵权遭受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人既可以选择雇主也可以选择侵权第三人赔偿。基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适用范围过窄,赔偿数额较低,据此,受害人在索赔前,应权衡选择最利于自己的赔偿义务人。


本文作者:鲁培,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副主任,联系电话:18275030353


返回首页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韩平禹(主任) 13984330008
电话:0851-83878008 网址:www.gzqzlsw.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一单元34层

黔ICP备190034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288号  技术支持:富海万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