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律师文章 > 韦绍苗律师文章

贵州省人身损害案件(伤残赔偿金)适用农村标准或城镇标准的裁判规则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6-18

 在实践中,法院受理的各类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主要依据是2003年12月29日公布的《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采用城乡二元的赔偿标准,造成所谓的“同命不同价”现象。随着社会的发展,逐步弱化农村和城镇的二元化度,加之农村城镇标准相差巨大(以贵州省2018年标准为例,城镇标准(29080)和农村标准(8869)相差3.27倍之多),统一适用城镇标准呼声越来越大。2015年,贵州省实行户口改革,不再区分农村和城市户口,统一为居民户口,户口坐落于农村的受害者案件,赔偿标准更是成为案件焦点之一。笔者通过检索我省类案裁判,以窥视我省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的裁判规则,仅供参考学习。


贵州各地区的

裁判规则

为进一步探究贵州省各地区的主要判法,笔者对2016年以来,贵州省各地区公布案例进行检索,检索标准为:年份: 2016/2017/2018,关键词:农村标准(全文)、 城镇标准(全文)、 居民户口(全文) 、焦点 计算(同句),地域:贵州省,法院层级:中院、高院。检索结果显示200例,其中,高级人民法院1例,中级人民法院199例。具体结果如下:


省高院

1例:不区分

经典案例裁判理由:关于是否应当对左青松按照农村标准计算伤残赔偿金。首先,大凹村委会及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金惠派出所于2015年2月5日出具了证明,证明左青松自2011年5月20日居住在大凹村××组。余菊申请再审提出的未予登记、居住证明格式不合法仅为相关行政程序是否完整的问题,并不能否认该证明内容及印章的真实性。其次,根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的户籍管理精神,参照贵州省人民政府于2015年5月18日颁行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贵州省已经于2015年6月1日其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性质区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人身损害赔偿应当按照何种户口标准予以赔偿的依据不复存在。余菊申请再审称不应对左青松按照城镇标准计算伤残赔偿金依据并不充分。(2016)黔民申1604号

贵阳中院

1例:区分

经典案例裁判理由:上诉人主张韦启刚提交的桂林市七星区朝阳乡岩前村民委员会证明不能作为居住地属于城镇的证据,应以派出所或街道办事处或相关政府批文为准,同时原告提供的证据也不能证明其在城镇有合法收入来源。(2017)黔01民终4399号


六盘水中院

6例:区分

经典案例裁判理由:本案事故发生时,死者张某的户口性质为农业家庭户,且上诉人并未提供死者张某死前在城镇生活居住满1年以上的证据,故一审按照农村标准计算各项损失并无不当。2017)黔02民终2236号

遵义中院

163例:不区分

经典案例裁判理由:我省户籍改革已经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须举证证明:(二)众所周知的事实”之规定,袁兴平的残疾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进行计算,此计算标准亦符合我市近年来的司法实践。(2018)黔03民终4222号


安顺中院

11例:区分

经典案例1裁判理由:在交通事故发生前在城镇居住满一年,但是从上述证据可知罗方和已非实际意义上的农民,其不能以农业为主要生活来源。且贵州省进行户籍制度改革后,2015年6月1日起已取消了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区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故残疾赔偿金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2016)黔04民终476号

经典案例2裁判理由:《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过程中准确适用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标准的通知》规定了公安交警部门在进行行政调解时,对于登记为家庭户或集体户的受害人应当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同时也规定了当事人对赔偿标准持有异议不能达成赔偿协议的,应当建议当事人通过诉讼的途径解决,可见城镇居民标准不是登记为家庭户或集体户受害人计算残疾赔偿金的强制标准。(2018)黔04民终424号


铜仁中院

1例:区分

经典案例裁判理由:对赔偿标准的确定不能简单的依据户籍登记确,而应当综合考虑受害人的经常居住地、工作地、获取报酬地、生活消费地等因素加以判断。(2018)黔06民终1065号


毕节中院

2例:不区分

经典案例裁判理由:根据《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的规定,贵州省已于2015年6月1日起进行户籍制度改革,不再区分农业户口或非农业户口,从而取消了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性质区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虽然法律法规并没有明文规定以何种标准计算交通事故受害人的相关赔偿金,但从有利于保护受害人合法权益的改革目的出发,一审以辩论终结前上一年度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本案的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对上诉人请求按农村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的上诉主张,与户籍制度改革的目的和精神相悖,本院不予支持。(2018)黔05民终3007号。(特别说明,(2017)黔05民再17号虽然没有明确是否统一按城镇标准计算,但其证明要求很低)


黔南中院

3例:区分

经典案例裁判理由:一审法院仅以户籍改革后不区分户口性质即适用城镇标准计算本案死亡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纠正。(2017)黔27民终722号


黔西南中院

3例:区分

经典案例裁判理由:在本案一、二审期间,张光超未能举证证明其收入来源于城镇,或在城镇生活居住达到一年以上,也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存在应当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的情形。本案一审受诉法院所在地为贵州省普安县,并非计算残疾赔偿金不区分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试点地区,故一审法院以农村居民标准计算上诉人张光超的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当。(2018)黔23民终401号)


黔东南中院

2例:区分

经典案例裁判理由:万某1所属户别为家庭户,其住所地贵州省三穗县良上镇下寨村属于良上镇政府所在地。三穗县良上镇下寨村民委出具的《证明》、万某1父亲万某2提供的《营业执照》等证据,证实了万某1一家以三穗县良上镇下寨村自建房为住所,其家人在住所一楼门面经营五金店,其家庭住所地、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镇,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一审判决按农村标准计算错误。

裁判规则总结

从检索公布案例来看,贵州省高院,遵义中院、毕节中院有统一适用城镇标准的案例。而贵阳,六盘水,铜仁,安顺,黔南,黔东南,黔西南尚未发现其不区分农村和城镇标准的先例。需要说明的是,笔者在检索具体案例时发现:在不区分的地区,其对生活在城镇和主要生活来源于城镇要求证明力不特别高,只需要一般证明即可。通过对贵州省200个案例检索发现,统一适用城镇标准是一种趋势。


申明:由于案例库检索方式不同,参考案例亦不同,得出的结论很可能不一样,加之笔者能力有限,尚未得出权威观点,以上内容仅供参。


本文作者:韦邵苗,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返回首页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韩平禹(主任) 13984330008
电话:0851-83878008 网址:www.gzqzlsw.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一单元34层

黔ICP备190034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288号  技术支持:富海万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