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学习交流 > 优秀文书

冉玉清、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15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黔01民终72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冉玉清。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力精,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住所地贵州省清镇市云岭东路御水铭都五楼。

负责人:李堂奎,该管理委员会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庆,贵州达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耀先,贵州达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冉玉清因与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红枫湖片区管委会)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2018)黔0181民初42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月1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冉玉清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并驳回对方诉请或发回重审;2、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全部由被上诉人负担。事实与理由:本案的拆迁补偿行为属行政行为,被上诉人提起民事诉讼不当。上诉人在整个拆迁过程中从未出具过任何形式的证明,根本没有提供虚假证明骗取国家公共财物,对方应当依法按照《清镇市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协议》履行自己的义务且已经实际履行,被上诉人再起诉主张返还补偿款,没有事实依据。涉案炮楼属于合法建筑,尽管确权证没有加载,但属双方现场确认的,且事实上为合法建筑的炮楼,对方应当依照拆迁安置方案对原面积上浮50%进行产权调换。被上诉人作为行政机关,违背诚信,不负责任,有失公信。

红枫湖片区管委会答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对于炮楼的补偿问题,请求人民法院根据事实依法裁判。

红枫湖片区管委会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原、被告2013年10月30日签订的《清镇市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协议》第五条、第十四条无效,判令被告返还原告补偿金83149.8元;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2013年9月12日,清镇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清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方案》,该方案第十条(被征收房屋的产权确认)第(四)项规定“自2013年5月18日贵阳市发布《关于开展依法严厉打击违法违章建筑行为专项整治行动的通告》之后抢建的房屋、附属设施及房屋装修一律作为违法建筑予以拆除不予补偿”;第十二条(其他房屋的处理)规定“1、在2011年3月29日前修建的房屋,无相关建设手续和确权手续的违法建筑,在《搬迁决定》规定签约期限内签约的,按以下标准给予拆除工料补贴,逾期签约的不予补贴:(1)砖混结构600元/平方米(2)砖木结构400元/平方米(3)其他结构200元/平方米;在签约期限内签约并交房的,再按砖混结构760元/平方米、砖木结构500元/平方米、其他结构300元/平方米给予奖励。在规定期限内完成签约和搬家交房的可享受以上补助和奖励和优惠,逾期不签约、搬家交房的,按照违法建筑予以强制拆除,不予任何补助和奖励。2、在2011年3月29日至2013年5月18日修建的房屋,无相关建设手续和确权证的均属违法建筑,按以下标准给予工料补贴:(1)砖混结构400元/平方米(2)砖木结构300元/平方米(3)其他结构200元/平方米。3、被搬迁范围内在2013年5月18日贵阳市发布《关于开展依法严厉打击违法违章建筑行为专项整治行动的通告》之后修建的房屋,无相关建设手续和确权证的均属违法建筑,一律依法予以拆除,不予补偿”。

2013年10月30日,清镇市百花生态新城管委会(甲方、搬迁人)与被告冉玉清(乙方、被搬迁人)签订《清镇市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协议》(以下简称《补偿协议》),协议与本案相关的主要内容为:一、搬迁范围内涉及乙方在清镇市凉水井村××组砖混结构住宅用途的房屋,房屋如有产权、债务纠纷由乙方全部负责。经产权确认:乙方房屋的产权性质为自建农房,权属为冉玉清所有,房屋产权证名称及编号农房确权证,证载建筑面积244.2平方米,房屋无产权手续面积60.38平方米,合计总建筑面积304.58平方米。三、乙方应调换住宅面积(1)为87.10平方米,乙方选定清镇市凉水井村范围内贵阳铜鼓湾房开公司新建的商品住房幢单元楼号房87.10平方米住房一套,乙方自愿预留280平方米作为今后调换门面,合计置换住宅面积367.10平方米。乙方产权调换的住宅面积,甲方负责办理调换房屋的产权证交给乙方,并承担相关办理费用。乙方超安置面积0.80平方米,乙方须按1500元每平方米补甲方购房款1200元。四、乙方于2011年3月29日前修建的无产权手续房屋,鉴于乙方在规定签约期限内签约并交房,甲方按以下标准给予乙方一次性拆除工料补贴和奖励补偿:(1)砖混结构60.38平方米,拆除工料补贴按600元/平方米,奖励按760元/平方米,补偿金额为82116.80元。七、甲方补偿乙方其他附属设施费用25703.5元及室内装修费用96466.14元。八、甲方按相关标准发放乙方搬迁补助费:甲方按住宅8元/平方米/次发放乙方2次建筑面积304.58平方米的搬迁补助费4873.28元。九、甲方与乙方进行产权调换的房屋为新建高层建筑,按规定过渡期定为24个月,甲方按8元/平方米/月的标准发放乙方合法建筑面积244.20平方米3个月的临时安置补助费计5860.80元。十、乙方在规定期限内与甲方签约并搬家交房的,甲方给予乙方签约奖励20000元。十四、甲乙双方上述第三条至第十三条扣除乙方应缴纳冲抵后,甲方应一次性支付乙方总金额233820.52元。

协议签订后,被告冉志祥于2014年4月17日领取补偿款233820.52元,并将《补偿协议》中所涉被搬迁房屋交清镇市百花生态新城管委会拆除。

2014年12月1日,清镇市机构编制委员会清机编〔2014〕39号《关于市百花生态新城管委会更名等机构编制事项的通知》,载明“市百花生态新城管委会”更名为“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即原告红枫湖片区管委会)。

法院于2016年3月14日作出的(2015)清环保刑初字第42号被告人郑克飞涉嫌玩忽职守罪一案的生效刑事判决书载明“2013年11月18日,为了促使被搬迁户尽快签约拆除房屋,被告人郑克飞持《清一中搬迁户超确权面积表》找到清镇市百花社区凉水井村副支书向应松,由向应松在表上签署‘以上农户房屋修建时间均在2011年3月份之前,请给予办理超平方补偿一事为谢’的证明并加盖该村委会的印章,遂以该证明认定以上17户超确权面积的房屋建房时间在2011年3月29日之前而在确权面积表上签字认可,从而致使徐井华、陈殿琴、冉志刚等人于2012年6月房屋确权之后修建的超确权房屋建筑面积的违法建筑按照每平方米1360元的标准获得补偿。”。《清一中搬迁户超确权面积表》上载明被告冉玉清的超确权面积为60.38平方米。

同时查明,在被告冉玉清于2012年6月18日提交的《清镇市农房产权确认申请书》上载明“我是凉水井村陈家塘组村民冉玉清身份证号,配偶姓名袁永珍身份证号,本人现有住房1处,1栋2层。现自愿申请办理现有住房确权手续。房屋坐落于陈家塘,建于年月,占地面积118.4平方米,建筑面积244.2平方米,砖混结构。”。2012年6月25日,清镇市百花社区服务中心农村房屋确权办公室出具《清镇市农房产权初步确认书》,同意对冉玉清户1栋2层、砖混结构、占地面积118.4平方米、建筑面积为244.2平方米的房屋产权进行初步确认。

另查明,2013年10月30日,清镇市百花生态新城管委会委托贵阳宏鑫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制作的《房屋建筑摸底表》上载明“被搬迁人:冉玉清;房屋属性:农房;层数:2层;建筑面积:砖混304.58平方米;平面图上清晰标注了该房有3.32米×3.73米(12.38平方米)炮楼”。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提交的《清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方案》具备形式要件,原、被告签订的《清镇市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协议》中约定的补偿标准与补偿方案上载明的补偿标准一致,本院依法确认《清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方案》的证明力。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告冉玉清修建于2011年3月29日至2013年5月18日期间的无相关建设手续和确权证的违法建筑有多少平方米?

虽然被告冉玉清申请确权的房屋的建筑面积和清镇市百花社区服务中心农村房屋确权办公室同意对冉玉清的房屋进行初步确权的建筑面积均为244.2平方米,但从原告提交的证据来看,修建在楼顶的用于挡雨的炮楼的建筑面积未被计入确权面积。根据农村自建房的修建习惯和常识,同时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炮楼修建于2011年3月29日之后,故本院认定被告冉玉清修建房屋时已完成了炮楼的修建,该炮楼不属于2011年3月29日至2013年5月18日期间修建的无相关建设手续和确权证的违法建筑。被告冉玉清在2011年3月29日至2013年5月18日期间修建的无相关建设手续和确权证的违法建筑仅有面积为48平方米(60.38平方米-12.38平方米)的砖混结构房屋。

原、被告签订的《补偿协议》第四条约定“乙方于2011年3月29日前修建的无产权手续房屋,鉴于乙方在规定签约期限内签约并交房,甲方按以下标准给予乙方一次性拆除工料补贴和奖励补偿:(1)砖混结构60.38平方米,拆除工料补贴按600元/平方米、奖励按760元/平方米,补偿金额为82116.8元。”、第十四条约定“甲乙双方上述第三条至第十三条扣除乙方应缴纳冲抵后,甲方应一次性支付乙方总金额233820.52元。”,因被告冉玉清修建的48平方米房屋的修建时间为2011年3月29日至2013年5月18日期间,故不能适用“2011年3月29日前修建的无产权手续房屋”安置补偿标准,即不能适用砖混结构600元/平方米+砖混结构760元/平方米奖励的标准进行安置补偿和按此标准计算补偿总金额,而双方在《补偿协议》第四条、第十四条就上述48平方米房屋约定适用上述标准安置和计算补偿总金额,损害了国家利益,因此,原、被告于2013年10月30日签订的《补偿协议》第四条、第十四条无效。

根据法律规定,因无效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清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方案》明确了在2011年3月29日至2013年5月18日修建的房屋,无相关建设手续和确权证的砖混结构房屋按400元/平方米给予工料补贴,因此,被告冉玉清应返还原告48平方米的补偿款46080元[(600+760-400)元/平方米×48平方米]。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附属设施费、房屋搬迁费、室内装修费的诉请,因《清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方案》明确了2013年5月18日贵阳市发布《关于开展依法严厉打击违法违章建筑行为专项整治行动的通告》之后抢建的房屋、附属设施及房屋装修一律作为违法建筑予以拆除不予补偿,被告冉玉清被搬迁的房屋均修建于2013年5月18日前,故不予采纳。综上,对原告诉请合理部分予以支持,超过部分不予支持。对被告冉玉清辩解意见的合理部分予以采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第五十六条“无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销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之规定,判决:一、原告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与被告冉玉清于2013年10月30日签订的《清镇市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协议》第四条、第十四条无效;二、限被告冉玉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补偿款46080元;三、驳回原告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878元,减半收取939元,由原告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负担439元,被告冉玉清负担500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经庭审查明,双方对涉案12.38平方米的炮楼是合法建筑,且在《房屋摸底调查表》的图纸上是记载确认的没有异议。另查明,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2015)清环保刑初字第42号刑事判决书认定事实部分第12页载明“……拆迁方案规定……对有这些手续的房屋可以进行产权调换或者货币补偿,货币补偿的标准为砖混结构1675元元/平方米和砖木结构1475元/平方米的基础上上浮30%……”。其余事实与原判认定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正当权益受法律保护。就本案而言,第一、虽然清镇市百花社区服务中心农村房屋确权办公室对上诉人房屋初步确权的建筑面积为244.2平方米,但根据上诉人冉玉清提交的证据和双方对案件事实的陈述,修建在已确权房屋二楼楼顶用于挡雨的炮楼未被计入确权面积。根据农村自建房的修建习惯和常识,原判认定上诉人修建已确权房屋时一并完成了炮楼的修建,该炮楼不属于2011年3月29日至2013年5月18日期间修建的无相关建设手续和确权证的违法建筑,符合客观事实,本院亦予以确认。第二、经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2015)清环保刑初字第42号刑事判决书认定,案外人郑克飞到清镇市农村房屋确权办公室调查包括上诉人在内的17户被拆迁房屋申请办理确权及确权建筑面积等情况,对于超过原确权房屋建筑面积且是在2012年6月房屋确权后违反新建、扩建的部分违法建筑房屋,郑克飞没有通过认真比对调查核实相关房屋的确权资料、查勘照片等资料来确定这部分房屋的建房时间。根据双方《清镇市一中建设项目房屋搬迁安置补偿协议》载明的房屋总面积、确权面积等内容,上诉人冉玉清在2011年3月29日至2013年5月18日期间修建的无相关建设手续和确权证的违法建筑面积为48平方米,该房屋为砖混结构,原判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双方在《补偿协议》第四条、第十四条约定对于该48平方米房屋适用更高标准安置和计算补偿总金额,损害了国家利益,原判认定上述协议条款无效,并据此确认上诉人冉志祥、罗丹应返还多得的补偿款46080元,于法有据,本院予以维持。第三、对于上诉人抗辩主张面积为12.38平方米炮楼的补偿问题。本院认为,根据合同或合同条款无效的法律后果,因无效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根据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2015)清环保刑初字第42号刑事判决书认定事实部分第12页载明“……拆迁方案规定……对有这些手续的房屋可以进行产权调换或者货币补偿,货币补偿的标准为砖混结构1675元/平方米和砖木结构1475元/平方米的基础上上浮30%……”的内容,被上诉人红枫湖片区管委会仍应补偿上诉人冉志祥、罗丹1675元/平方米×130%×12.38平方米-1360元/平方米×12.38平方米=10120.65元。综上,上诉人冉玉清实际应返还的补偿款计算为46080元-10120.65元=35959.35元。

综上所述,上诉人冉玉清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

一、维持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2018)黔0181民初422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2018)黔0181民初4228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三、变更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2018)黔0181民初422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冉玉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返还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补偿款35959.35元;

四、驳回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878元,减半收取939元,由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负担533元,由冉玉清负担406元;二审案件受理费952元,由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负担500元,由冉玉清负担452元(一审案件受理费939元,清镇市红枫湖片区建设管理委员会已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952元,冉玉清已预交,具体给付结算,由双方在执行中解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唐有临

审判员  刘 妍

审判员  邓禹雨


二〇一九年三月十八日

书记员  杨胜糌



返回首页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韩平禹(主任) 13984330008
电话:0851-83878008 网址:www.gzqzlsw.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一单元34层

黔ICP备190034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288号  技术支持:富海万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