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裁判文书

冉贤志、张全刚等与苗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行政赔偿赔偿判决书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15

贵州省正安县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判 决 书

(2018)黔0324行赔初11号

原告冉贤志,男,1975年10月22日出生,土家族,初中文化,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人,个体修车,住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

原告张全刚,男,1976年9月17日,苗族,初中文化,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人,个体修车,住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

二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陈磊,系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董胡娜,系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道真县住建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20325551919312X。地址:道真自治县玉溪镇老法院办公楼。

法定代表人李经纬,系道真县住建局局长。

出庭负责人韩远军,系道真县住建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松,系重庆华升(道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冉贤志、张全刚因与被告道真县住建局行政赔偿纠纷一案,于2018年9月2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于同年9月30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1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冉贤志、张全刚及其委托代理人陈磊和董胡娜、被告道真县住建局的副局长韩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松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冉贤志和张全刚共同诉称:2015年1月1日,原告冉贤志与张全刚签订《合伙协议书》,二人合伙出资开设汽车外观、机修等配套修理设备修车厂(荣誉汽车修理厂),前期二人各出资20万元,用于租赁厂房和购买设备。同日,冉贤志与汪某签订《场地租用合同》,租赁汪某位于楼子坝道务公路旁附近400平方米的土地作为修车厂用地,并按合同约定支付了租金,后在该地修建了约90平方米砖混结构的厨房和工具房,被道真县住建局拆除。

2017年5月14日,被告对汪某搭建的钢架棚现场进行检查,作出《限期拆除通知书》,认定汪某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限汪某在同年5月16日拆除该建筑。同年6月15日再次检查发现汪某在钢架棚内修建房屋,遂作出《责令停止通知书》。同年7月5日,被告在未作出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以及未公告限期自行拆除的情况下,组织人员将汪某修建的房屋(包括原告修建部分)和钢架棚强拆,致使原告在房屋及钢架棚内的所有汽修设备被掩埋损毁。

后经正安县人民法院作出(2017)黔0324行初99号行政判决书确认被告行政行为违法。被告的违法行为不仅侵犯汪某的合法权益,同时也直接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导致原告遭受巨大财产损失。2018年7月17日,原告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向被告提出赔偿申请,被告于同年9月16日作出道住建政赔字[2018]第1号《不予赔偿决定书》,被告认为原告明知汪某未办理合法手续建房还租赁其房屋,按照国家赔偿法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不予赔偿。原告不服,请求判令被告赔偿2017年7月5日违法拆除汪某修建的房屋和钢架棚给原告造成的损失400000元(汽车修理工具219470元,其余为工具房和厨房的价值)。

为支持自己的主张,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号证据-《场地租用合同》两页(同被告2号证据中证据)。

2号证据-《合伙协议书》两页(同被告2号证据中证据)。

3号证据-(2017)黔0324行初99号《行政判决书》(同被告1号证据)。

4号证据-《行政赔偿申请书》(同被告2号证据中证据)。

5号证据-图片二十六页。

6号证据-道运罚[2015]4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原告的1-4号证据,因与被告证据相同,原告方表示其已充分质证,故不再作为证据出示。原告用5号证据证明汪某房屋被被告拆除后,二原告修车设备被掩埋、毁损的事实;用6号证据证明二原告确实租赁汪某土地开办修车厂的事实。

被告道真县住建局辩称,本案原告不是赔偿诉讼的适格主体,提出的赔偿属于民事赔偿范畴,且提出赔偿40万元无事实依据,应当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1、(2017)黔0324行初99号行政判决书确认的是对汪某修建的房屋和钢架棚的拆除行为违法,与本案的原告无任何关系。2、原告诉称的损失不属实。我局在检查时以及在汪某起诉时,原告自始自终均未提出任何异议;原告诉称我局拆除的房屋包括其修建的约90平方米的房屋,与(2017)黔0324行初99号行政判决书查明的事实不符;2017年5月14日检查的照片显示,原告所称的土地上无任何有价值的物品;我局对汪某违法建筑进行拆除时,违法建筑仍然在建设中,根本不能堆放任何有价值的物品。3、即使原告所称损失属实,仍然不应该赔偿。汪某的建筑未办理用地审批手续,其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属于违法行为,可以依法强制拆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规定,国家赔偿只针对合法权益。因此,无论原告诉称的厨房和工具房是谁修建的,都是违法建筑,不应该赔偿。原告要求赔偿也应当通过民事诉讼要求汪某赔偿。综上,我局作出的行政行为与原告无关,原告不是行政诉讼的适格主体,且损失不真实,不应该赔偿,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道真县住建局向本院提交了下列依据:

1号证据-(2017)黔0324行初99号行政判决书。拟证明被告只对汪某修建的钢架棚及修建的房屋(未竣工)进行拆除,还证明汪某修建建筑物的行为违法。

2号证据-《合伙协议书》;《场地租用合同》;《行政赔偿申请书》;道住建政赔字[2018]第1号《不予赔偿决定书》;《送达回证》;韵达快递邮寄单。拟证明二原告申请赔偿,被告作出了不予赔偿的决定并送达原告。

3号证据-2017年5月14日的《道真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现场检查记录》;道住建(拆)字[2017]第28号《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2017年5月14日玉溪镇新城社区城关村汪某搭建钢架棚现场检查图片;2017年6月15日的《道真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现场检查记录》;道住建(停)字[2017]第24号《责令停止(规划)违法行为通知书》;2017年6月15日玉溪镇城关村双碑组汪某钢架棚现场检查图片。拟证明被告分别于2017年5月14日、6月15日对汪某违法现场进行了检查,现场照片显示钢架棚下仅有几件废品,因此原告称有价值40万元的物品不是真实的。

4号证据-三页图片。拟证明拆除当日(2017年7月5日),原告所称的价值40万元的物品不存在。

本院于2018年11月13日对案发现场拍摄的九幅图片,显示在案发现场,原告所述的工具房位置,没有任何汽车修理工具,但在汪某修建房屋的其他地方,散落有部分修理工具。

经庭审质证,被告认为原告5号证据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对原告6号证据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原告的经营不合法,违法利益不应当得到赔偿。

原告对被告1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因被告的行为导致二原告的修理工具被掩埋。对被告2号证据无异议,该证据进一步证明二原告是合伙关系,租用汪某的场地开办了汽车修理厂,合伙费用为40万元,原告的设施设备遭受侵害;二原告租用汪某场地是在汪某违法建设前;二原告依法提出赔偿申请,但被告不予赔偿。对3-4号证据亦无异议,但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从图片上可以看出场地内有汽车修理设备和待修车辆;现场还有两间厨房和工具房,原告的小型汽车修理设备堆放在工具房,大型设备露天堆放。

原、被告双方对本院出示的九幅图片无异议,但原告说明拆除汪某房屋当日,原告未在拆除现场,拆除人员打开工具房的门锁,将修理工具搬出后放置在现在散落的位置,没有进行妥善保管;被告说明在其拆除房屋前,工具房就已经被拆除。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

确认原告5-6号证据的真实性;被告1号证据系本院生效法律文书,依法作为本案有效证据;确认被告2-4号证据的真实性;本院拍摄的九幅图片,原、被告双方均无异议,依法作为本案有效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5年,二原告租用案外人汪献芬在他人手中转让的位于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玉溪镇城关村双碑组小地名为“楼子坝”的土地(道真至务川的公路旁),从事汽车修理。

2017年5-6月,汪某在该地修建钢架棚及房屋(房屋尚未竣工)。同年5月14日,被告对汪某搭建钢架棚的现场进行检查,并对汪某作出《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限汪某在同年5月16日前拆除搭建的钢架棚,逾期将依法强制拆除。汪某在限期内未拆除钢架棚,反而在钢架棚下修建房屋。同年6月15日,被告对汪某修建钢架棚的现场进行检查,发现汪某在钢架棚下修建房屋,当日对汪某作出《责令停止(规划)违法行为通知书》。同年7月5日,被告将汪某修建的房屋及搭建的钢架棚拆除。汪某不服被告的强制拆除行为,于2017年8月11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被告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本院受理该案后,在该案庭审中查明,汪某搭建钢架棚和修建房屋,没有取得建设规划许可和土地审批手续,依法可以限期拆除,在汪某不选择救济途径又不自行拆除的情况下,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但被告在未作出强制执行决定书、未告知救济权利及渠道、又未公告限期自行拆除的情况下,强制拆除汪某修建的房屋及搭建的钢架棚,其强制拆除的程序违法,本院于同年12月7日作出(2017)黔0324行初99号行政判决书,该行政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

在被告进行现场检查、强制拆除等行政执法过程中,二原告均未向被告反映其在该地修建有房屋,或在被告强制拆除时,要求暂缓拆除,待其修理工具转移后再行拆除。在被告2017年5月14日对汪某搭建的钢架棚进行现场检查的照片上,明显可以看到钢架棚下放置有部分修理工具;在被告于同年6月15日进行现场查检时的照片上,已看不到原放置的修理工具(此时汪某已开始修建房屋);在被告于同年7月5日对汪某修建的房屋及钢架棚强制拆除时的照片上,明显看到汪某修建的房屋尚未完工,在房屋外面放置有部分修理工具。

二原告于2018年7月17日,向被告提出行政赔偿申请,要求被告赔偿违法拆除汪某修建的房屋和钢架棚给二原告造成的损失40万元。被告于同年9月16日作出道住建政赔字[2018]第1号《不予赔偿决定书》,认为冉贤志、张全刚明知汪某建房未办理相关合法手续而为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不予赔偿。

本院认为,案外人汪某没有办理建设规划许可和土地审批手续,违法搭建钢架棚,进而违法在钢架棚下修建房屋,有权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但被告强制拆除时,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的相关规定进行,其强制拆除的程序违法,故被判决确认其强制行为违法。

二原告租用汪某从他人手中转让的土地,从事汽车修理。被告在强制拆除汪某修建的房屋及钢架棚时,如毁损了二原告的财物,应当承担行政赔偿责任,二原告可以依法向被告申请行政赔偿,在被告不予赔偿的情况下,依法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是,二原告的财物损失是否客观真实,二原告应当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因被告的行为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举证责任则由被告承担。

从被告提供的两次现场检查和强制拆除当日的照片上,可以看到2017年5月14日在现场放置有部分修理工具,6月15日的照片已看不到原放置的修理工具,7月5日的照片上,有部分修理工具放置在汪某修建的房屋外。在汪某的房屋正在修建,修建房屋搭建的脚手架都还在现场的情况下,其房屋内难以堆放修理工具。但是,现场内原低矮的临时建筑(原告称工具房和厨房)内,是否放置有修理工具,双方均无法举证。综合全案,并结合原、被告的单方调解意见,对二原告的损失(汽车修理工具部分),应酌情予以支持,以人民币3万为宜。

二原告起诉时主张的工具房和厨房损失,因该临时建筑是何人修建?是何人(被告或汪某修建房屋时)拆除?因二原告并未就该拆除行为提起诉讼,故二原告要求赔偿工具房和厨房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被告道真县住建局拆除案外人汪献芬房屋时,对二原告放置在该地的汽车修理工具,未进行妥善处置,导致二原告的汽车修理工具受到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冉贤志和张全刚要求被告道真县住建局赔偿的请求,应予以支持,但是,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为了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四)项、第三十六条第(四)项、第(八)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原告冉贤志和张全刚二人共同损失共计3万元。

二、驳回原告冉贤志和张全刚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周再庆

人民陪审员  李传孝

人民陪审员  周华恩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胡德生


返回首页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韩平禹(主任) 13984330008
电话:0851-83878008 网址:www.gzqzlsw.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一单元34层

黔ICP备190034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288号  技术支持:富海万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