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裁判文书

余廷康、吴保兴盗窃一审刑事判决书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15

贵州省黔西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522刑初303号

公诉机关贵州省黔西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余廷康,男,1971年2月27日出生,贵州省大方县人,蒙古族,初中文化,无业,住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2月2日被毕节市公安局百里杜鹃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8日被依法逮捕。现押于黔西县看守所。

辩护人汪诗鹏,贵州大方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吴保兴,小名叫小幸福,男,1984年1月15日出生,贵州省织金县人,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2月2日被毕节市公安局百里杜鹃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8日被依法逮捕。现押于黔西县看守所。

被告人吴兴发,绰号苗子,男,1982年1月2日出生,贵州省织金县人,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2月2日被毕节市公安局百里杜鹃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8日被依法逮捕。现押于黔西县看守所。

辩护人罗力精,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石艳娟,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

被告人周礼军,男,1984年6月15日出生,贵州省织金县人,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2月2日被毕节市公安局百里杜鹃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8日被依法逮捕。现押于黔西县看守所。

辩护人宋晓霞,贵州典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时凤,贵州典正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

贵州省黔西县人民检察院以黔县检公诉刑诉(2018)4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犯盗窃罪,于2018年8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贵州省黔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周礼刚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及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贵州省黔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控:1、2017年12月7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50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250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250元。

2、2017年12月8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35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175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935元。

3、2017年12月10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35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175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250元。

4、2017年12月12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35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175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250元。

5、2017年12月15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35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175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200元。

6、2017年12月18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35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175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200元。

7、2017年12月20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35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175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100元。

8、2017年12月21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35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175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100元。

9、2017年12月22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35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175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100元。

10、2017年12月25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35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175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被告人周礼军未参与分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100元。

11、2017年12月27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5吨煤。余廷康以350元每吨的价格分赃款175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被告人周礼军未参与分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盗窃小屯煤矿的5吨煤炭价值人民币5100元。

12、2018年1月30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16吨煤。余廷康分赃款590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16吨煤炭价值人民币16432元。

13、2018年1月31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帮忙盗窃煤炭,之后吴保兴通知吴兴发和周礼军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16吨煤。余廷康分赃款6400元人民币给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16吨煤炭价值人民币16320元。

14、2018年2月1日,被告人余廷康电话联系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开着周礼军车牌号为贵F×××××白色的江铃牌越野车一起去小屯煤矿,通过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磅秤上的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的13吨煤。当过磅车辆开出小屯煤矿后,公安民警便相继将几名被告人抓获。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盗窃小屯煤矿的13吨煤炭价值人民币12090元。

15、2017年12月17日凌晨,被告人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开着吴兴发的贵F×××××灰色的江铃牌越野车前往百里杜鹃渝兴煤矿,在渝兴煤矿的磅房里安装了磅秤干扰器。2017年12月17日早上,因煤矿上的安保人员发现异常,便在磅房里发现了吴兴发等人安装的干扰器。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及相关书证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构成盗窃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余廷康提出其不知情,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亦无辩解意见。

被告人余廷康、周礼军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余廷康、周礼军的行为应定性为诈骗罪的辩护意见。被告人吴兴发的辩护人提出起诉指控第十四桩属犯罪未遂的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一、2017年9月11日,兖矿贵州能化有限公司与贵州林鑫矿业贸易有限公司签订地销煤销售合同。贵州林鑫矿业贸易有限公司委托刘某办理煤炭销售的相关业务。后刘某找来被告人余廷康为贵州林鑫矿业贸易有限公司运输所购买的煤炭。被告人余廷康得知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能利用控制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重量的方式窃取煤矿的煤炭后,便联系吴保兴与之共谋盗窃小屯煤矿的煤炭。2017年12月7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盗窃小屯煤矿的煤炭,之后吴保兴邀约被告人吴兴发、周礼军来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号货车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吴兴发、周礼军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干扰器减少重量,窃取小屯煤矿仔洗煤(1-3)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分给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2500元,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25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我听小屯煤矿上装煤的一个师傅给我讲有人可以操作小屯煤矿的地磅,来减轻货车过磅的地磅重量,我就想盗窃点煤炭来卖,所以找到他们并与他们取得联系。2017年12月7日,我用川E×××××号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我是和吴保兴联系的,因为当时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我在手机里随便把他存为“刘旁”。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我就给了他们3000元,于是我将多出来的5吨煤卸于载黔西岔白的一个转运场里卖出了。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吴兴发喊我跟着去小屯煤矿说可以搞点煤炭,就是在煤矿的磅秤上安装一个东西,当煤车过磅时候,按下遥控器煤车的吨位就减少,通过这样的方式盗窃煤炭。于是我和吴兴发、周礼军到小屯煤矿与老余简单交流以后,吴兴发和周礼军就把地磅干扰器安装好,之后我和老余就单线联系。2017年12月7日,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50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2500元,我、吴兴发、周礼军平分赃款。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我们是2017年12月初开始帮老余窃取煤炭的,我们之前在小屯煤矿安装了地磅干扰器,老余要盗窃煤炭时候就打电话联系我们,在老余装好车要过磅时候我们就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8年12月初,老余提前联系吴保兴,我们就相约去煤矿上,老余装好煤炭后联系我们,我们通过地磅干扰器干扰小屯煤矿的地磅,在老余拉煤车过磅时减轻总质量的5吨,从而秘密窃取5吨煤炭,这一车老余以500元每吨的价格拿了2500元给我们,赃款我和吴兴发、吴保兴平均分了。

5、证人陈某1的证实:我是小屯煤矿供应科科长,2017年12月7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仔洗煤(1-3),仔洗煤每吨的价格是1050元,货车过磅时显示是28.99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川E×××××货车是我和余某合伙花了12万元购买的。2017年12月初,我和余某在大方县小屯煤矿上装车后,余某叫我到黔西县岔白的一个转运场把车上的煤炭下5吨后再拉到目的地。余某让我不要告诉别人,多出的运费正常给我结算。后我就怀疑多出来的煤炭是他们找人在煤矿上窃取的。之后一直这样我在2017年12月份都在大方县小屯煤矿上装了7车煤炭,每车都是多出5吨。2017年12月7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5.8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5.8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当天,余廷康和余某在小屯煤矿装了煤炭后,余廷康就和我一起押川E×××××货车到黔西岔白那边一个转运场里,将车上的一部分煤炭卸下来后再来到交煤的地方。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7日,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5250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7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250元。

9、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指认大方县小屯乡小屯煤矿过磅房系其作案现场,被告人余廷康指认黔西县杜鹃办事处海西村鑫鑫矿产贸易有限公司洗煤场系其作案现场,被告人余廷康指认贵F×××××、川E×××××系其作案车辆。

10、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7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4650公斤,皮重为15660公斤,净重为28990公斤。

11、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7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黔西的煤炭重量为35.8吨。

12、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二、2017年12月8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后开车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装载洗精丁煤(3-6)过磅时,吴兴发、周礼军、吴保兴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干扰器减少重量,窃取小屯煤矿洗精丁煤(3-6)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给了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1750元,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935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7年12月8日,我用川E×××××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盗窃成功后,我就以之前与吴保兴们谈好的价格拿钱给他们,盗窃的煤炭卖给了陌生的买煤司机。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7年12月8日,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我们就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7年12月初,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我们就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5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2750元,我们三人就把赃款平分了。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8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洗精丁煤(3-6),洗精丁煤(3-6)每吨的价格是1100多元,货车过磅时显示是27.74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8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2.78吨煤炭,但是小屯煤矿过磅时只有27.78吨,多出来5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2.78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余廷康和余某叫我把多出来的煤卸到黔西岔白那个转运场里。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8日,5吨洗精丁煤3-6价值人民币5935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8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935元。

9、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8日,川E×××××货车运输洗精丁煤(3-6)出厂时的毛重为43500公斤,皮重为15760公斤,净重为27740公斤。

10、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8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沙子哨的煤炭重量为32.78吨。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三、2017年12月10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来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就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干扰器减少重量,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1-3)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给了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1750元,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25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7年12月10日,我用川E×××××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盗窃成功后,我就以之前与吴保兴们谈好的价格拿钱给他们。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7年12月10日,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我们就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我们就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10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仔洗煤(1-3),仔洗煤(1-3)每吨的价格是1050元,货车过磅时显示是29.88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10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4吨煤炭拉到黔西去,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4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10日,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5250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10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250元。

9、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10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5880公斤,皮重为16000公斤,净重为29880公斤。

10、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10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黔西的煤炭重量为34吨。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四、2017年12月12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之后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就使用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干扰器减少重量,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1-3)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给了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1750元,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25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7年12月12日,我用川E×××××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盗窃成功后,我就以之前与吴保兴们谈好的价格拿钱给他们。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我们就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7年12月中旬,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我们就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1750元,我、吴兴发、吴保兴三人平分了赃款。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12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仔洗煤(1-3),仔洗煤(1-3)每吨的价格是1050元,货车过磅时显示是28.81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12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3.8吨煤炭,但是小屯煤矿过磅时只有28.81吨,多出来5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3.8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12日,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5250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12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250元。

9、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12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4670公斤,皮重为15860公斤,净重为28810公斤。

10、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12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黔西的煤炭重量为33.8吨。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五、2017年12月15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之后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驾车来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便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干扰器减轻重量,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1-3)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给了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1750元,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2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7年12月15日,我用川E×××××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盗窃成功后,我就以之前与吴保兴们谈好的价格拿钱给他们。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我们就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7年12月中旬,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我们就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1750元,我、吴兴发、吴保兴三人平分了赃款。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15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仔洗煤(1-3),仔洗煤(1-3)每吨的价格是1000元多一点,货车过磅时显示是30.88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15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5.88吨煤炭,但是小屯煤矿过磅时只有30.88吨,多出来5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5.88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15日,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5200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15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200元。

9、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15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6830公斤,皮重为15950公斤,净重为30880公斤。

10、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15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黔西的煤炭重量为35.88吨。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六、2017年12月18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之后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驾车来到小屯煤矿,到达小屯煤矿后,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便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干扰器减轻重量,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1-3)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给了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1750元,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2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7年12月18日,我用川E×××××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盗窃成功后,我以之前450元每吨的价格拿钱给他们,我把盗窃来的煤卖给了外地来买煤的陌生司机。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7年12月18日,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我们就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7年12月中旬,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我们就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1750元,我、吴兴发、吴保兴三人平分了赃款。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18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仔洗煤(1-3),仔洗煤(1-3)每吨的价格是1000元多一点,货车过磅时显示是30.82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18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5.82吨煤炭,但是小屯煤矿过磅时只有30.82吨,多出来5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5.82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18日,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5200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18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200元。

9、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18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6750公斤,皮重为15930公斤,净重为30820公斤。

10、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18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黔西的煤炭重量为35.82吨。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七、2017年12月20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之后吴保兴驾驶周礼军的越野车来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吴保兴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地磅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1-3)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给了吴保兴1750元,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1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7年12月20日,我用川E×××××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盗窃成功后,我就以之前450元每吨的价格拿钱给他们,我把盗窃来的煤卖给了陌生人。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7年12月20日,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我记得在2017年12月月底我很少来帮老余盗窃煤炭,都是周礼军和吴保兴他们来操作。在2017年12月下旬,我有事情就没有来,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炭,吴保兴和周礼军就过来,我和周礼军帮他人办丧事的那时候是吴保兴帮老余盗窃煤炭的,不过每次得钱后我们回去三人都均分。2017年12月下旬我就去过一次,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7年12月20日,我没有去帮老余盗窃煤炭,吴保兴也没有分赃给我,但是吴保兴去的话都是和以前一样,就是使用之前我们安装在煤矿上的地磅干扰器,在老余拉煤车过磅时减轻货车重量来窃取煤炭。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20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仔洗煤(1-3),仔洗煤(1-3)每吨的价格是1000元多一点,货车过磅时显示是28.9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20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3.86吨煤炭,但是小屯煤矿过磅时只有28.72吨,多出来5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3.86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20日,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5100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20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100元。

9、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20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4760公斤,皮重为15860公斤,净重为28900公斤。

10、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20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黔西的煤炭重量为33.86吨。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八、2017年12月21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之后吴保兴来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地磅干扰器减轻重量,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1-3)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给吴保兴1750元,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1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7年12月21日,我用川E×××××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盗窃成功后,我就以之前400元每吨的价格拿钱给他们,我把盗窃来的煤卖给了外地来买煤的陌生司机。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7年12月21日,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我记得在2017年12月月底我很少来帮老余盗窃煤炭,都是周礼军和吴保兴他们来操作。在2017年12月下旬,我有事情就没有来,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炭,吴保兴和周礼军就过来,我和周礼军帮他人办丧事的那时候是吴保兴帮老余盗窃煤炭的,不过每次得钱后我们回去三人都均分。2017年12月下旬我就去过一次,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7年12月下旬,那两天我和吴兴发有事情,是吴保兴一个人去的,我记得他开我的车子去的一次,具体日期我记不住了,听说他盗窃了5吨煤炭,老余按之前和我们商量的价格给钱,吴保兴得钱后我们三人平分的。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21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仔洗煤(1-3),仔洗煤(1-3)每吨的价格是1000元多一点,货车过磅时显示是28.2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21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3.2吨煤炭,但是小屯煤矿过磅时只有28.2吨,多出来5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3.2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21日,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5100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21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100元。

9、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21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4610公斤,皮重为16410公斤,净重为28200公斤。

10、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21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黔西的煤炭重量为33.2吨。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九、2017年12月22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之后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驾车来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就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地磅干扰器减轻重量,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1-3)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给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1750元,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25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7年12月22日,我用川E×××××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盗窃成功后,我就以之前400元每吨的价格拿钱给他们,我把盗窃来的煤卖给了陌生人。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7年12月22日,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我记得在2017年12月月底我很少来帮老余盗窃煤炭,都是周礼军和吴保兴他们来操作。在2017年12月下旬,我有事情就没有来,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炭,吴保兴和周礼军就过来,我和周礼军帮他人办丧事的那时候是吴保兴帮老余盗窃煤炭的,不过每次得钱后我们回去三人都均分。2017年12月下旬我就去过一次,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7年12月下旬有一天,我和吴保兴一起帮老余盗窃煤炭,就是使用之前安装在煤矿的地磅干扰器,减轻老余货车过磅时5吨的重量,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22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仔洗煤(1-3),仔洗煤(1-3)每吨的价格是1000元多一点,货车过磅时显示是28.02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22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2.81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2.81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22日,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5250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22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250元。

9、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22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3610公斤,皮重为15590公斤,净重为28020公斤。

10、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22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贵阳的煤炭重量为32.81吨。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十、2017年12月25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之后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驾车来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地磅干扰器减轻重量,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1-3)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给了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1750元,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1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7年12月25日,我用川E×××××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盗窃成功后,我就以之前商量的价格拿钱给他们,我把盗窃来的煤卖给了陌生人。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7年12月25日,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我记得在2017年12月月底我很少来帮老余盗窃煤炭,都是周礼军和吴保兴他们来操作。在2017年12月下旬,我有事情就没有来,只要老余打电话给我们叫帮忙盗窃煤炭,吴保兴和周礼军就过来,我和周礼军帮他人办丧事的那时候是吴保兴帮老余盗窃煤炭的,不过每次得钱后我们回去三人都均分。2017年12月下旬我就去过一次,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7年12月25日,我没有去帮老余盗窃煤炭,吴保兴也没有分赃给我,但是吴保兴去的话都是和以前一样,就是使用之前我们安装在煤矿上的地磅干扰器,在老余拉煤车过磅时减轻货车重量来窃取煤炭。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25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仔洗煤(1-3),仔洗煤(1-3)每吨的价格是1000元多一点,货车过磅时显示是28.75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25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3.68吨煤炭,但是小屯煤矿过磅时只有28.68吨,多出来5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3.68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25日,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5100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25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100元。

9、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25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4910公斤,皮重为16160公斤,净重为28750公斤。

10、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25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贵阳的煤炭重量为33.68吨。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十一、2017年12月27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之后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后开车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地磅干扰器减轻重量,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1-3)5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给了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1750元,三人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51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7年12月27日,我用川E×××××货车装好煤要过磅时候就打电话给他们,吴保兴等人通过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货车过磅时的重量,他们操作后川E×××××货车重量减轻了5吨,盗窃成功后,我就以之前450元每吨的价格拿钱给他们,我把盗窃来的煤卖给了陌生人。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7年12月27日,老余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帮忙盗窃煤,我就邀约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去小屯煤矿,到了后吴兴发他们遥控之前装在过磅器里的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时间我记不清楚了,但是老余打电话来通知都会去的,在小屯煤矿遥控地磅干扰器,帮老余减轻货车5吨的重量,盗窃得手后,老余以350元每吨的价格给了我们,赃款我们都是平均分的。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7年12月27日,我没有去帮老余盗窃煤炭,吴保兴也没有分赃给我,但是吴保兴去的话都是和以前一样,就是使用之前我们安装在煤矿上的地磅干扰器,在老余拉煤车过磅时减轻货车重量来窃取煤炭。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27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装的是仔洗煤(1-3),仔洗煤(1-3)每吨的价格是1000元多一点,货车过磅时显示是30.28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7年12月27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5.1吨煤炭,但是小屯煤矿过磅时只有30.1吨,多出来5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5.1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

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7年12月27日,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5100元。

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12月27日小屯煤矿被盗煤炭价值5100元。

9、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7年12月27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6630公斤,皮重为16350公斤,净重为30280公斤。

10、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27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贵阳的煤炭重量为35.1吨。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十二、2018年1月30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之后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驾车到达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川E×××××货车、渝B×××××货车、贵F×××××货车、川E×××××货车分别装载仔洗煤(0.5-1)、仔洗煤(1-3)、洗精丁煤(2-4)过磅时,吴兴发、吴保兴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地磅干扰器减轻重量,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0.5-1)、仔洗煤(1-3)、洗精丁煤(2-4)共16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分给吴兴发、吴保兴5900元,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16432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8年1月30日上午,我到小屯煤矿后,打电话联系存为“刘旁”电话为152××××4086的人,给他说了今天有四辆车过磅,将近上午十一时,我就安排川E×××××过磅,要求下5吨,实际上也得了5吨,下午我先后安排川E×××××、贵F×××××、渝B×××××过磅,川E×××××、贵F×××××要求下7吨,渝B×××××下8吨,最后渝B×××××得了8吨,川E×××××、贵F×××××不知道什么原因,每车都只得一吨多,两车一共得3吨,全天一共是16吨。由于我之前按照要求卸载的吨位给了对方10300元(5吨的按300元一吨,两个7吨以及一个8吨的按400元一吨),由于吨位不正确,少了11吨,对方退了我4400元。后来这四辆车都开到黔西岔白,将多出来的下在转煤场,我在转煤场将这16吨煤以830元每吨的价格卖给了一个不认识的人,驾驶员将剩下的运到黔西天坪林鑫转煤场结算运费。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8年1月30日上午八点左右,老余给我打电话说有车辆要过磅,接着我和吴兴发就开着他的车辆到了小屯煤矿,当天周礼军有事情没有来,因为煤矿上的磅秤处的设备之前已经安装好的,我们两人就用同样的方式给老余过了四辆车,其中一车减少8吨,一车减少5吨,另外还有两辆车减少7吨,结算的时候,减少8吨、5吨的这两辆车是按350元一吨结算给我们的,其余两辆车减少7吨是按400元一吨结算给我们的,当天下午老余又打电话说两辆减少7吨的没有成功,两车加起来减少的吨位才3吨,在当天,我就通过微信转账了4400元给老余,剩下的钱我们三人平分,我记得我分了1860元。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2018年1月30日,余廷康打电话给吴保兴,叫我们去小屯煤矿给他的车减少过磅重量,我和吴保兴开着车到小屯煤矿,躲在小屯煤矿地磅对面出口的绿化带那里,在余廷康安排运煤车辆过磅时,我们就用地磅干扰器,得手之后找余廷康拿钱回织金了。当天干扰了4辆车,一辆8吨,一辆5吨,另外两辆是7吨,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两辆车没有得手。最后赃款我分得1800多元。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8年1月30日,吴兴发和吴保兴在小屯煤矿帮老余整了4车煤炭,得了几千元,他们分了一千六百元左右给我,吴兴发开的车牌号为贵F×××××的灰色江铃越野车去作案。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8年1月30日,川E×××××、川E×××××、贵F×××××、渝B×××××货车都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川E×××××货车装了33.47吨煤炭;川E×××××货车装了35.72吨煤炭;贵F×××××货车上午装了48吨煤炭,下午装了34.22吨煤炭;渝B×××××货车装了43.46吨煤炭。川E×××××、川E×××××、渝B×××××货车装的都是仔洗煤(1-3);贵F×××××货车上午装的是仔洗煤(0.5-1),下午装的是洗精丁煤(2-4)。仔洗煤(0.5-1)的价格是900多元一吨;仔洗煤(1-3)的价格是1020元一吨;洗精丁煤(2-4)的价格是1050元一吨。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8年1月30日,川E×××××货车在小屯煤矿装了38.47吨煤炭,但是小屯煤矿过磅时只有33.47吨,多出来5吨煤炭,我记录在本子上的38.47吨煤炭是准确的,就是在小屯煤矿拉出来的煤炭的重量。

7、证人王某的证实:2018年1月30日,川E×××××、川E×××××、贵F×××××、渝B×××××四辆车都在我们煤矿装煤的,其中贵F×××××还装了两车,第一车是运到贵州天健鼎盛贸易有限公司,煤种是仔煤0.5-1,市场价格是620元每吨,整车煤净重是48吨,第二车是跟着晋M×××××一起运往柳州曦浩贸易有限公司,煤种是洗精丁煤(2-4),市场价格是1050元每吨,当时贵F×××××装了34.22吨;川E×××××装的贵州信天祥有限公司的煤炭,煤种是仔洗煤(0.5-1),市场价格是930元每吨,整车煤净重是33.47吨;川E×××××及渝B×××××运往的是广西河池富安有限责任公司,煤种是仔洗煤(1-3),市场价格为1020元每吨,分别装了35.72,43.46吨。

8、证人胡某的证实:2018年1月30日,川E×××××、川E×××××、贵F×××××、渝B×××××四辆车都在我们煤矿装煤的,其中贵F×××××还装了两车,分别是2018年1月30日10时13分及15时29分,在10时13分时候装了仔煤0.5-1的净重48吨,是给贵州天健鼎盛贸易有限公司的,每吨煤市场价格为620元一吨,15时29分装的是洗精丁煤(2-4)的净重34.22吨,市场价格为1050元每吨,是给柳州曦浩贸易有限公司的。川E×××××装的是仔洗煤(1-3)的净重35.72吨,市场价格为1020元每吨,是给广西河池富安有限责任公司的。渝B×××××装的是仔洗煤(1-3)的净重43.46吨,市场价格为1020元每吨,也是给广西河池富安有限责任公司的。川E×××××装的仔煤0.5-1的净重33.47吨,市场价格为930元每吨,运往贵州天健鼎盛贸易有限公司。

9、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8年1月30日,5吨仔洗煤0.5-1价值人民币4650元,9.75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9945元,1.75吨洗精丁煤2-4价值人民币1837元。

10、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8年1月30日小屯煤矿被盗16.5吨煤炭价值16432元。

11、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8年1月30日,川E×××××货车运输仔洗煤(1-3)出厂时的毛重为48580公斤,皮重为15110公斤,净重为33470公斤。

12、小屯煤矿开票单:证实2018年1月30日,贵F×××××在10时13分时候装了仔煤0.5-1的净重48吨,是给贵州天健鼎盛贸易有限公司的,市场价格为620元每吨,15时29分装的是洗精丁煤(2-4)的净重34.22吨,市场价格为1050元每吨,是给柳州曦浩贸易有限公司的。川E×××××装的是仔洗煤(1-3)的净重35.72吨,市场价格为1020元每吨,是给广西河池富安有限责任公司的。渝B×××××装的是仔洗煤(1-3)的净重43.46吨,市场价格为1020元每吨,是给广西河池富安有限责任公司的。川E×××××装的仔煤0.5-1的净重33.47吨,市场价格为930元每吨,运往贵州天健鼎盛贸易有限公司。

13、记账本复印件:证实2018年1月30日,川E×××××从小屯煤矿运到青利公司的煤炭重量为38.47吨。

14、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十三、2018年1月31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之后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吴兴发和周礼军驾车来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贵F×××××货车、川E×××××货车均装载仔洗煤(1-3)过磅时,吴兴发、周礼军就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地磅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1-3)共16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分给吴兴发、周礼军6400元,吴兴发、周礼军与吴保兴均分挥霍。此后,被告人余廷康将所盗煤炭进行销赃。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1632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8年1月31日上午八点多,我到小屯煤矿后,打电话联系存为“刘旁”电话为152××××4086的人,给他说了今天有两辆车过磅,将近上午十一时,我就安排川E×××××、贵F×××××过磅,上午只安排了一辆车过磅,并按讲好的下8吨,到下午两点过又过了一车,也是下8吨,总共16吨,每吨400元的价格,一共拿了6400元给对方。后来这两辆车都开到黔西岔白,将多出来的下在转煤场,我在转煤场将这16吨煤以830元每吨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卖零煤的人,驾驶员将剩下的运到黔西天坪林鑫转煤场结算运费。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8年1月31日上午八点左右,老余给我打电话说有车辆要过磅,当天我没有参与,接着吴兴发、周礼军就开着吴兴发的车辆到了小屯煤矿,因为煤矿上的磅秤处的设备之前已经安装好的,他们两人就用同样的方式给老余过了两辆车,两辆车都是减少8吨。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2018年1月31日,余廷康打电话给吴保兴,叫我们去小屯煤矿给他的车减少过磅重量,我和周礼军开着车到小屯煤矿,躲在小屯煤矿地磅对面那里,在余廷康安排运煤车辆过磅时,我们就用地磅干扰器,得手之后找余廷康拿钱回织金了。当天干扰了两辆车,两辆都是8吨,当天是按400元每吨的价格计算的,余廷康当天总共给了我6400元。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8年1月31日早晨,吴保兴打电话说老余要我们帮忙减少煤炭重量,因为吴保兴要去织金县城办事,于是我和吴兴发两人开吴兴发的车来到小屯煤矿,到小屯煤矿后我们上午帮老余搞了一车,得了8吨煤,到下午2点过的时候我们又帮忙搞了一车,重量也是8吨,等车走了后,老余就以400元每吨的价格拿了6400元给我们,之后我、吴兴发、吴保兴平分了这6400元。

5、证人陈某1的证实:2018年1月31日,川E×××××、贵F×××××货车都在小屯煤矿装过煤炭,川E×××××货车装了29.25吨煤炭;贵F×××××货车装了29.52吨煤炭,两辆车装的都是仔洗煤(1-3)的,市场价格是1020元每吨。

6、证人王某的证实:2018年1月31日,上次我给你们提到的贵F×××××车辆在我们煤矿上托煤的,当时与这辆车一起拖煤的还有川E×××××及渝B×××××,从广西河池富安有限责任公司王明给我发送的信息上看,当时王明一共给我发送了三辆车的信息,分别是贵F×××××、川E×××××、渝B×××××,后来我发觉渝B×××××当天并没有来拖煤。广西河池富安有限责任公司给我讲的是需要仔洗煤(1-3)的煤炭,仔洗煤(1-3)的煤炭当天的价格是1020元每吨。

7、证人胡某的证实:2018年1月31日,贵F×××××在14时37分的时候拖了29.52吨,市场价格为1020元每吨;川E×××××拖了29.25吨,市场价格为1020元每吨,两车运输的是仔洗煤(1-3),都是运往广西河池富安有限责任公司,我在系统上看到渝B×××××没有拖煤。

8、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8年1月31日,16吨仔洗煤1-3价值人民币16320元。

9、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8年1月31日小屯煤矿被盗16吨煤炭价值16320元。

10、小屯煤矿开票单:证实2018年1月31日,贵F×××××在9时58分时候装了仔煤0.5-1的净重48.32吨,是给贵州天健鼎盛贸易有限公司的,市场价格为620元每吨,14时37分装的是仔洗煤(1-3)的净重29.52吨,市场价格为1020元每吨,是给广西河池富安有限责任公司。11时30分,川E×××××装的是仔洗煤(1-3)的净重29.25吨,市场价格为1020元每吨,是给广西河池富安有限责任公司的。

1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十四、2018年2月1日,被告人余廷康联系吴保兴通过控制地磅干扰器窃取煤炭。吴保兴联系吴兴发、周礼军驾车来到小屯煤矿,在余廷康雇来贵F×××××货车、川E×××××货车分别装载仔洗煤(0.5-1)的过磅时,吴兴发、周礼军遥控之前安装在小屯煤矿地磅显示仪里的地磅干扰器,窃取了小屯煤矿仔洗煤(0.5-1)共13吨。在盗窃得逞后,余廷康分给吴兴发、周礼军4000元。在运输途中,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被公安机关抓获。案发后,被盗仔洗煤(0.5-1)已发还被害人。经贵州省百里杜鹃发展和改革局鉴定,被盗窃煤炭价值人民币1209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余廷康的供述:2018年2月1日,我像往常一样安排川E×××××号车和贵F×××××号车到小屯煤矿运煤,车到矿上后,我就联系存为“刘旁”电话为152××××4086的人,让他到小屯煤矿遥控操作磅秤来减少煤炭重量,大约早上十点半左右,对方就到小屯煤矿了,于是我安排装好煤的贵F×××××号车和川E×××××号车先后上磅,操作后贵F×××××号车少称了8吨,川E×××××号车少称了5吨,共少13吨,然后我们在给车加水的地方付钱,按照约定每吨350元的价格结算,我付了对方4000元,还差550元,各种手续搞好我们开车走了,途中被公安机关抓获。

2、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8年1月31日下午,老余给我打电话说2018年2月1日要过车所以叫我们过去,于是2018年2月1日我和吴兴发、周礼军驾驶着周礼军的贵F×××××白色江铃牌越野车差不多十点到小屯煤矿,老余给我打电话说第一车在十点二十分过磅,让我们准备好,我们没有下到磅房的位置,因为信号是好的,站在煤矿办公楼的坡上同样能按遥控器,我们三人走到坡边的时候,吴兴发和周礼军两人拿着遥控器走过去了,具体他们怎么按的遥控器我不清楚,按完第一车出去以后,老余又打电话给我说还有一车要过,大概在十一点过,吴兴发和周礼军又用同样的方式按了一车,他们告诉我一车按了8吨,一车按了5吨,一共13吨,按350元每吨的价格向老余收费,接着我电话联系老余,在岔路口加水的那里老余拿了4000元给我,说先差到500元,于是我拿着钱回小屯煤矿接吴兴发和周礼军,在小屯煤矿前面,我就被公安人员抓获了。

3、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2018年2月1日上午9点左右,吴保兴打电话给我还叫我通知周礼军,说老余打电话喊他去小屯煤矿遥控地磅干扰器减轻重量,我们三人在我家会合之后,坐着周礼军的车大概早上十点多到小屯煤矿,老余说他正在装煤,大概过了十分钟,老余打电话给吴保兴说车子来了,盖有篷布的车就是他安排的车,总共是两辆车,地磅干扰器的遥控器在我手里,我看见车上地磅后就用遥控器干扰,第一辆车干扰了8吨,第二辆车干扰了5吨,总共13吨,然后吴保兴就去和老余预定地方拿钱了,我和周礼军去吃早餐就被公安机关抓获。

4、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在小屯煤矿地磅上做手脚安装设备,第一次是在3个多月前,安装地磅干扰器的时候是把地磅显示仪的后盖拆开,安装好后把后盖盖上。地磅干扰器是在网上购买的,在百度搜出链接后,打电话给卖家联系谈好价钱后把收货地址发给他,每次都是货到付款。2018年2月1日早晨,吴保兴接到老余电话叫我们去帮忙干扰煤矿的地磅窃取煤炭,于是我和吴保兴、吴兴发就开着我的车牌号为贵F×××××的江铃白色越野车到小屯煤矿,我们走到小屯煤矿磅房旁边的山顶上等老余电话,一会儿老余打电话说他的车要过磅了,吴兴发就操作遥控器控制地磅,减轻了那辆车上8吨煤炭的重量,过了一会儿,我们继续通过遥控器控制地磅,帮老余减轻第二辆车上5吨煤炭的重量,一共13吨。操作完吴保兴就开着我的车找老余拿钱,我和吴兴发就去吃东西,吃完东西在煤矿办公区路边被公安机关抓获。

5、证人车某的证实:三天前,余某打电话叫我帮他跑车,我说考虑一下,三天后也就是2018年1月31日晚上余某又打电话问我,我说可以,余某说年前给他跑就按趟数支付钱给我,说完以后余某就说“那你明天来小屯煤矿开车”。2018年2月1日早上九点左右,我开着我的面包车到了小屯煤矿出煤的大门边,估计十点左右,余某就来了并把车钥匙给了我,说车子停在大门外边,车牌号是贵F×××××,余某叫我把车辆开进来除皮、装煤,接着我在大门外面把车辆开进来装煤,装完煤以后余某拿了200元给我作为路上的用费,接着余某叫我调一下刹车,调完刹车,调刹车师傅说轮胎该换了,我又开车去余某指定的换轮胎地方换轮胎,余某从微信上转了500元给我,转完钱余某就开车走了,我就在换轮胎那里被公安机关抓获。

6、证人阮某1的证实:2018年2月1日,由于家里杀年猪我就没去押车,余某和余廷康把我们合伙的车喊去装煤,那天晚上我才听到帮我跑车的司机说去装煤的车子多装煤炭被公安机关扣押了。由于车子是我和余某合伙的,所以每次车去拉货,拉多少、拉在什么地方及平时的开支我都有记录在一个笔记本上。

7、证人张某1的证实:我是小屯煤矿供销科地磅房的司磅员,2018年2月1日中午12点我正好值班,公安机关到我们磅房,要求将之前过磅出去的川E×××××货车复磅,毛重好像是54.12吨,中午一点过又喊了一辆贵F×××××复磅,毛重也是50多吨。我记得当时两辆车在之前过磅的时候都是40多吨,具体吨位我们都打有单据可以从单据上查看。在公安机关人员检查磅秤的时候,我们领导通知了厂房维修人员过来查看,才从磅秤的称重仪里发现了一个芯片,就是因为那个芯片在里面,然后外接一个遥控器,通过遥控器控制地磅,过磅的车辆就会少几吨煤炭,通过这样的方式盗窃我们煤矿的煤炭。我记得川E×××××和贵F×××××装的都是仔洗煤(0.5-1)的煤炭,都是运往贵州林鑫贸易有限公司,仔洗煤(0.5-1)煤炭的市场价格是930元每吨。

8、证人张某2的证实:我是小屯煤矿供销科地磅房的司磅员,2018年2月1日中午12点我正好值班,公安机关到我们磅房,要求将之前过磅出去的川E×××××货车复磅,我记得之前过磅的时候是48吨多一点,这次复磅的时候是54吨多一点。在公安机关人员检查磅秤的时候,我们领导通知了厂房维修人员过来查看,才从磅秤的称重仪里发现了一个芯片,就是因为那个芯片在里面,然后外接一个遥控器,通过遥控器控制地磅,过磅的车辆就会少几吨煤炭,通过这样的方式盗窃我们煤矿的煤炭。我记得川E×××××和贵F×××××装的都是仔洗煤(0.5-1)的煤炭,都是运往贵州林鑫贸易有限公司,仔洗煤(0.5-1)煤炭的市场价格是930元每吨。

9、证人文某的证实:我是小屯煤矿供销科地磅房的司磅员,2018年2月1日那天我休班,第二天上班张某2给我说,磅房门口停放的两辆车子,之前过磅时候是40多吨,后面复磅两辆车都是50多吨,还说有个工作人员戴着白手套在称重仪里面发现了一个黑色的东西,之后将这个黑色的东西带走了。

10、证人陈某1的证实:我是小屯煤矿供应科科长,2018年2月1日12点左右,我接到电话说公安局正在破案,我过来以后看见公安人员先喊了川E×××××复磅,接着又喊了贵F×××××复磅,过完磅后才发觉川E×××××货车两次过磅相差了5吨多,贵F×××××货车两次过磅相差了9吨多,也就是说除了两辆车出去加的水外,两辆车盗窃了我们煤矿的煤炭有13吨左右,之后公安人员将我们磅房的称重仪拆开,从里面取出一块芯片,听说就是这个芯片外接一个遥控器,在煤车过磅时候按下遥控器来减少煤车过磅的重量,以此来盗窃我们煤矿的煤炭。我知道川E×××××和贵F×××××装的都是仔洗煤(0.5-1)的煤炭,都是运往贵州林鑫贸易有限公司,仔洗煤(0.5-1)煤炭的市场价格是930元每吨,过磅单显示当时川E×××××装了32.88吨,贵F×××××装了30.58吨,这个吨位是被操作以后的吨位。

11、证人王某的证实:我是小屯煤矿供销站销售业务员,2018年2月1日,公安机关将涉嫌盗窃我们煤矿煤炭的人员抓获以后,重新将这两辆车过磅,我没有在场,后面听说被盗的煤炭应该在14吨左右,还听说被抓的这些人是在磅房的称重仪上安了一个设备,在煤车过磅时候按下遥控器来减少煤车过磅的重量。

12、证人胡某的证实:我是小屯煤矿供销站副站长,2018年2月1日,公安机关到我们煤场说地磅被人动了手脚,然后公安人员从地磅的称重仪上发觉一个芯片,这个芯片就是平常抽的烟那么长,中间有一个黑的东西,两头都是插口。之后是公安人员将涉盗窃煤炭的两辆车复磅,川E×××××货车出厂过磅时间是10点56分,当时出磅是48.52吨,之后公安人员喊回来复磅是54.21吨,贵F×××××货车出厂过磅时间是10点35分,当时出磅是47.87吨,之后公安人员喊来复磅是57.07吨,所以,当天损失的煤炭重量应该在13吨左右。

13、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指认贵F×××××白色江铃越野车及其作案车辆。

14、毕节市地方税务局矿产品销售确认单:证实2018年2月1日川E×××××货车运输煤炭32.88吨,贵F×××××货车运输煤炭30.58吨。

15、小屯煤矿出厂单:证实2018年2月1日,川E×××××货车毛重48520公斤,皮重15640公斤,净重32880公斤;贵F×××××货车毛重47870公斤,皮重17290公斤,净重30580公斤。

16、扣押发还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于2018年2月1日扣押川E×××××货车仔洗煤(0.5-1)重量37.88吨,贵F×××××货车仔洗煤(0.5-1)重量38.58吨,已于2018年3月30日发还大方煤业有限公司。

17、贵州百里杜鹃管理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8年2月1日,13吨仔洗煤0.5-1价值人民币12090元。

18、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8年2月1日小屯煤矿被盗13吨煤炭价值12090元。

19、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大方县小屯乡新铺村小屯煤矿磅房。

20、煤炭挂牌价格表:证实大方公司于2017年12月20日执行洗精块煤0.5-1坑口含税现金价格930元/吨,洗精块煤1-3坑口含税现金价格1020元/吨。

21、兖矿贵州能化有限公司收据:证实2017年9月25日、11月30日、12月7日、12月8日、12月12日、2018年1月3日共收到贵州林鑫矿业贸易有限公司支付购煤款1170000元。

22、委托书:证实2017年9月10日贵州林鑫矿业贸易有限公司委托刘某到贵州大方煤业有限公司办理煤炭销售的相关业务。

23、地销煤销售合同:证实2017年9月11日、2018年1月1日兖矿贵州能化有限公司与贵州林鑫矿业贸易有限公司签定地销煤销售合同。

24、证人刘某的证实:证实我现为贵州林鑫矿业贸易有限公司的业务代理人,余廷康是临时找来帮我们公司运输煤炭的。

25、抓获经过:证实2018年2月1日,被告人余廷康、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被公安机关抓获。

26、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余廷康、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的身份信息情况。

十五、2017年12月17日凌晨5时许,被告人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开着吴兴发的贵F×××××灰色江铃牌越野车前往百里杜鹃渝兴煤矿,趁该煤矿磅房无人看守之机,吴兴发和周礼军进入磅房,将磅秤干扰器安装后逃离现场。2017年12月17日早上,因煤矿上的安保人员发现异常,便将情况反映给了磅房的工作人员陈某2,之后陈某2便在磅房里发现了称重显示屏被人动过手脚。2017年12月20日,渝兴煤矿办公室主任周某报警称渝兴煤矿地磅被人安装地磅干扰器。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质证、核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吴保兴的供述:2017年11月份的样子,我跟着吴兴发、周礼军一起到渝兴煤矿,我对安装设备方面不懂,吴兴发就和周礼军两人去渝兴煤矿上安设备,他们安装时候被发觉还被保安追,之后我们没有去过渝兴煤矿。

2、被告人吴兴发的供述:2017年12月份,因为那段时间我和周礼军正在沟底作案,挨着渝兴煤矿的,我们从渝兴煤矿过的时候,就临时起意在渝兴煤矿安装一个过磅干扰器,我们将车停在路边,走路到渝兴煤矿的磅房将地磅干扰器安装好就走了,从矿区出来的过程中被保安发现了,我们就跑出来开车跑了,之后我们一直没有去过渝兴煤矿。

3、被告人周礼军的供述:2017年12月中旬的一天凌晨,我、吴兴发和吴保兴开着吴兴发的车来到渝兴煤矿,将车停在渝兴煤矿的大门口,我们刚到一会儿就遇见巡逻的保安,于是我和吴兴发就悄悄躲起来,等保安巡查过,我和吴兴发将地磅干扰器安装在渝兴煤矿的地磅显示仪后我们就开车离开了。

4、证人周某的证实:我是百里杜鹃渝兴煤矿的办公室主任,2017年12月20日下午1点钟左右,我在渝兴煤矿办公室里面接到叶清波电话,他说渝兴煤矿磅房里面被人安装电子芯片,我接到电话立即赶到磅房,在磅房看到称重的显示器连接线被人安装了一条线,当时地磅的维修工说线子里面有电子芯片,之后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5、证人陈某2的证实:2017年12月17日早上七点钟左右,煤矿场地的巡查人员陈某3遇见我,说他在巡查时候发现磅房有问题,我一进来就看见桌子上的称重显示屏有点问题,平时称重显示屏的屏幕是倾斜方向的,当时称重显示屏的屏幕是立着的,我就发现称重显示屏的线被人动过手脚,连接线被人安装了另外一根线子,我就想到可能是被人安装了电子芯片,我把情况反应给陈总,两三天后煤矿请师傅过来磅房看,就说称重设备被人安装了电子芯片,能干扰称重设备的正常称重,之后煤矿就报案了。

6、证人陈某3的证实:2017年12月17日凌晨两点钟左右,我正在值班,看见有车子从煤矿的大门开进来,我看见一个人从车子下来避开监控往渝兴煤矿的磅房走,我就立即往磅房走,我到渝兴煤矿的磅房用电筒到处照都没有看见人,我看见磅房的窗户打开了部分,我一看车子还停在路边就用手机照了车牌,车牌号是贵F×××××,我看监控视频大概早上六点钟左右,那辆车子就开走了,之后七点钟我在食堂遇见陈某2就问他关没关窗户,后来叶清波他们找我问点情况,我就把当天凌晨巡逻发现车子和磅房窗户的情况反映了。

7、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指认百里杜鹃普底乡渝兴煤矿系其作案现场。

8、发还清单:证实被扣车贵F×××××、贵F×××××已发还。

9、情况说明:证实本案扣押决定书、清单上记载应为40张面值100元人民币。

被告人周礼军的辩护人在庭审中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1、以冲村委会出具证明用以证明村民周礼军家庭情况。

2、煤炭市场价格表用以证明煤炭的市场价格。

对被告人周礼军的辩护人提供的以冲村委会出具证明与本案案件事实无关联性,煤炭市场价格表为复印件无来源说明,均不符合证据构成要件,故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人余廷康提出其不知情,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查,有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记账本、小屯煤矿开票单、出厂单、扣押、发还物品清单等证据证实被告人余廷康联系被告人吴保兴等人利用运输煤炭之机,通过操作干扰器破坏地磅系统,使地磅显示的煤炭重量较之实际重量减轻,从而窃取之间差量,并通过车辆运离煤矿进行销赃的事实。被告人余廷康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手段窃取他人价值数额巨大的财物,符合法律规定的盗窃罪构成要件,构成盗窃犯罪,故对此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余廷康、周礼军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余廷康、周礼军的行为应定性为诈骗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虽然盗窃和诈骗手段中均具有财物所有者不知情的特征,但二者的含义不尽相同,盗窃的不知情是指窃取行为没有被察觉,盗窃是一种单方行为。而诈骗的不知情是指财物所有者因被欺骗而对行为性质的不知情,诈骗是一种双方行为,依赖于财物所有者受骗而处分财物。本案中,被告人余廷康、周礼军采取使用电子干扰器破坏地磅系统的手段,使得所称货物重量减轻,其多得货物,不是财物所有者在被告人的欺骗之下,基于错误认识自愿处分财产、交付财物,而是被告人在财物所有者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背财物所有者的意愿,秘密将财物从财物所有者的控制下转移到自己的控制下,系秘密盗取,故其行为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该项辩解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吴兴发的辩护人所提起诉指控第十四桩属犯罪未遂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被告人通过操作干扰器破坏地磅系统的手段,使地磅显示的货物重量较实际重量减轻,从而窃取之间差量,并已经通过车辆运输所窃取煤炭离开煤矿。被告人对该煤炭已实际控制,而被害人对该煤炭失去控制,符合法律规定的盗窃既遂形态的构成。本桩系盗窃犯罪的既遂,故对此辩护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手段盗窃公私财物,价值102577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构成盗窃罪,应当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应予确认,但起诉指控第九桩盗窃金额5100元有误,盗窃金额应为5250元;起诉指控第十五桩被告人吴兴发、吴保兴、周礼军在百里杜鹃普底乡渝兴煤矿安装干扰器欲实施盗窃的行为,系为盗窃准备作案工具、制造条件,属犯罪预备,对三名被告人可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进行处罚;被告人吴兴发、周礼军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归案后均如实供述其罪行,可从轻处罚。综上所述,本院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以及各被告人的犯罪性质、手段、情节,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和造成的危害后果,决定对被告人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从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余廷康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2月2日起至2023年2月1日止,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吴保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2月2日起至2022年10月1日止,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吴兴发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2月2日起至2021年2月1日止,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周礼军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2月2日起至2021年2月1日止,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五、责令被告人余廷康、吴保兴、吴兴发、周礼军退赔贵州大方煤业有限公司小屯煤矿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90487元。

六、毕节市公安局百里杜鹃分局扣押的被告人吴保兴的现金4000元退赔贵州大方煤业有限公司小屯煤矿;对扣押的被告人周礼军用于作案芯片十二个、遥控器组件十二个、遥控器一个依法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刘 兴

人民陪审员  罗祥英

人民陪审员  杨章国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陈 娜  赵鹏


返回首页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韩平禹(主任) 13984330008
电话:0851-83878008 网址:www.gzqzlsw.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一单元34层

黔ICP备190034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288号  技术支持:富海万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