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裁判文书

袁大英、尚国柱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15

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27民终226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袁大英,女,1961年11月1日生,汉族,贵州省福泉市人,住福泉市,

上诉人(原审原告):尚国柱,男,1961年11月20日生,汉族,贵州省福泉市人,住福泉市,

二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基生,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福泉市金信恒矿业有限公司,住所地福泉市道坪镇供销社宿舍,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227025907540472。

法定代表人:何仕丽,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福,福泉市中心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福泉市鸿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福泉市道坪镇谷龙村老鹰坡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227025566323534。

法定代表人:尚国春,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福,福泉市中心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贵阳市南明区市南路57号(瓮福国际大厦),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20000214419966X。

法定代表人:何光亮,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韦华普,该公司律师事务部律师。

上诉人袁大英、尚国柱因与被上诉人福泉市金信恒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信恒公司)、福泉市鸿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鸿鹰公司)、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瓮福(集团)]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福泉市人民法院(2017)黔2702民初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8年10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袁大英、尚国柱上诉请求:1、撤销(2017)黔2702民初74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2、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程序违法,超审限未依法判决也未作任何解释。本案立案时间为2017年1月11日,但2018年7月10日才作出判决。另外,金信恒公司和鸿鹰公司属于有利害关系的独立法人主体,是否能共同委托同一当事人,一审法院未进行审查。二、本案是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法院审理应当就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关联性来确定责任承担主体,而不是损害行为本身的影响范围进行责任排除。一审认定案外人道坪镇政府委托贵州警官职业学院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该机构不仅没有相应房屋损害鉴定资质,也没有炮损鉴定资质,仅仅有爆炸物品种类鉴定资质,但本案不需要对爆炸物品的种类进行鉴定。且该鉴定机构的鉴定逻辑不符合常理,整个矿区四周直径约有3--5公里距离,而且是长期持续性的开采,该鉴定没有明确选定的中心点,仅仅说明爆破点半径83米外无影响。上诉人委托有资质的云南省昭通滇东北乾诚司法鉴定中心进行房屋损害因果关系、损害后果、修复方法、修复费用等事项进行鉴定,该鉴定中心依法进行鉴定并作出相关鉴定结论,该鉴定中心采用国内通用的鉴定方法,鉴定结论表明上诉人的房屋受损是被上诉人进行爆破作业产生的地震波和空气冲击波效应所造成,这一鉴定逻辑科学合理,鉴定结论合法客观,被上诉人瓮福集团对鉴定结论无异议,仅仅是对赔偿责任不认可。一审法院却采信不是本案诉讼主体的镇政府委托没有资质的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而没有采用上诉人委托的有资质的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被上诉人不认可上诉人的鉴定结论,可就本案损害因果关系等申请重新鉴定,而不是一审法院在庭上询问要求上诉人是否进行重新鉴定,在没有相反证据推翻上诉人的鉴定结论的情况下,法院应采信并支持上诉人的诉请。三、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前后矛盾,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请没有事实依据。一审采信贵州警官职业学院的司法鉴定意见,认为上诉人的房屋损害和被上诉人的爆破行为没有因果关系,又认定上诉人已经就自己的损害行为进行了赔偿,即使该赔偿是村委私自下发的也认定为上诉人对自己财产损害与侵权人之间的自愿和解。一审法院前述认定前后逻辑矛盾,缺乏事实依据。

瓮福(集团)二审答辩称:一、在该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中,瓮福(集团)不应承担任何民事责任。1、根据瓮福(集团)与金信恒公司2014年签订的《桑家坟剥离外委工程承包协议》第七条、2015年签订的《桑家坟剥离外委劳务协议》第七条、2016年签订的《桑家坟采矿外委承包协议》第八条“乙方的施工和生产行为,必须对环境保护负责,不得对环境造成污染和破坏。造成环境污染和破坏的,由乙方负责”的规定,瓮福(集团)与金信恒公司签订的相关劳务、承包协议具有法律效力,双方应共同遵守。因此,对金信恒公司在履行上述协议的过程中造成的环境破坏应由其自行承担责任,瓮福(集团)不承担任何责任。2、上诉人在一审提出的“土石方资质”,没有法律依据。二、上诉人对鉴定资质的理解不正确。上诉人认为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中心没有相应房屋损害鉴定资质,但是本案需要鉴定的是爆破是否会对周围环境造成影响,而不是对房屋受到损害造成的损失进行鉴定,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爆破对周围环境造成的影响具有相应的鉴定资质。三、福泉市道坪镇人民政府委托鉴定所作出的《鉴定意见》合法、有效。四、一审中瓮福(集团)从始至终都认为上诉人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不具有合法性、真实性。五、在对房屋进行修缮赞助及补偿后,因上诉人不修缮房屋造成的房屋后期损害扩大的责任应由上诉人承担。本案中,上诉人分别于2016年6月25日领取了房屋修缮赞助费用30000元;2016年12月领取其赔偿金3570元。但上诉人在领取上述款项后,未对该房屋进行修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七条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造成的,行为人不承担责任。因此,该房屋因不修缮造成房屋损坏结果扩大,是上诉人造成的,其损害扩大后果应由上诉人承担。

金信恒公司、鸿鹰公司二审答辩称:1.是否朝审限,属于法院内部管理问题,不是程序违法。2、云南昭通滇东北乾诚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鉴定依据不客观、不真实,采信的样材是上诉人的口述,没有被上诉人的提供和认可。3、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中心所作的鉴定样材来源合法,结果客观真实,应作为本案定案依据。4、2016年6月25日,金信恒公司给上诉人的赞助的房屋修缮款,与开采行为没有因果关系,不能以善意的赞助推定责任的承担。5、根据《桑家坟采矿外围承包协议》的约定,因爆破引起的后果由瓮福(集团)承担。

袁大英、尚国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因房屋侵权造成的损失123593.18元、鉴定费10000元,共计133593.18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至2016年,瓮福(集团)先后与金信恒公司签订《桑家坟剥离外委工程承包协议》、《桑家坟剥离外委劳务协议》、《桑家坟采矿外委承包协议》,将福泉市道坪镇谷龙村桑家坟(小地名)矿场的剥离劳务工程、钻孔、铲装、运输、推排、穿孔等发包给金信恒公司进行施工,上述三份协议就剥离劳务工程相应事项进行了约定。2015年10月20日,福泉市道坪镇人民政府为确认瓮福磷矿磨坊矿“桑家坟”矿区采矿爆破作业是否对爆破区域周边的道坪镇谷龙村老鹰坡村民组的民房造成损坏,自行委托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司法签订中心进行了鉴定,2015年12月8日,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司法签订中心出具了警院司法鉴定中心(2015)爆鉴字第131号技术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对瓮福磷矿“桑家坟”矿区在2014年1月至2015年5月期间的采矿爆破作业所产生的爆破震动对周边不同类型房屋造成损坏性影响的最大范围作了认定并认为对处于该范围外的房屋不会造成损坏性影响。经查明,该鉴定为道坪镇人民政府自行委托鉴定。2015年12月16日,道坪镇人民政府依据上述《技术鉴定意见书》组织召开会议并形成了《磨坊矿辖区村民房屋司法鉴定结果的会议纪要》,从该会议纪要内容显示,道坪镇人民政府罗康顺同志当众宣读《技术鉴定意见书》并对此次鉴定的检验过程、分析说明及鉴定结果形成纪要;2016年11月11日,道坪镇谷龙村村委根据谷龙村老鹰坡组村民申请,组织召开会议并形成了《道坪镇谷龙村老鹰坡组申请解决房屋受损的会议纪要》,该会议纪要内容显示,由瓮福(集团)与谷龙村委签订一次性赔偿合同由谷龙村委牵头组织发放,一次性赔偿费用为250000元。2016年12月9日,瓮福(集团)与谷龙村委签订《爆破震动赔偿协议》,协议内容显示,瓮福(集团)对老鹰坡组所有房屋130户进行一次性货币赔偿,协议赔偿金额为250000元。2017年1月23日,谷龙村村委就一次性赔偿费分配问题组织老鹰坡组村民召开会议并形成了会议记录,同时,谷龙村委先后将上述赔偿费分发至老鹰坡组村民手中。其赔偿明细表显示,本案原告尚国柱签字领取的赔偿费为3570元。

经一审查明,本案原告袁大英与尚国柱为夫妻关系。同时查明,本案原告袁大英领取了本案被告金信恒公司30000元并在落款日期为2016年6月25日的收据上签名,其收据内容载明:“因福泉市金信恒矿业有限公司在磨坟矿进行外委剥离采矿劳务,经鉴定,该公司在磨坟矿的爆破施工不会对我家(尚国柱)的房屋造成损坏性的损坏。现得金信恒公司好意,赞助我家房屋修缮费用叁万元整(30000元),特立此据,感谢金信恒公司,同时保证今后支持该公司的工作”,2016年12月8日,本案原告袁大英自行委托云南昭通滇东北(乾诚)司法鉴定中心对本案争议受损房屋的受损原因、损伤程度及经济损失进行了鉴定,该鉴定中心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金信恒和鸿鹰公司从2014年1月至2015年年中在高寨坡脚拉坪片区进行采矿期间,爆破作业所产生地震波和空气冲击波等有害效应与袁大英房屋的损伤有关联,其房屋受损各项修复费用合计123593.18元。一审另查明,鸿鹰公司已被金信恒公司收购,但一直未办理工商登记注销手续。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应当提供证据。本案原告为证明其房屋实质性受损与被告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单方自行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但该鉴定意见缺少本案二被告及第三人的参与,鉴定依据含被告采矿面积、残留的爆破高度、房屋受损时间、爆破方式、每次爆破用药量等为原告现场讲述,其部分主要鉴定依据缺乏客观性,该鉴定结论不能因此证明其诉讼主张。本案原告在收据及赔偿明细表上签字领款系其真实意思表示,由此体现被告对收据载明内容及村民会议记录载明事项并无异议,其签字领取修缮费用及赔偿费用的行为体现出本案被告及第三人已对原告进行了相应补偿,本案原告接受该补偿。在原告未能提供其他有效证据证明其诉讼主张的情况下,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袁大英、尚国柱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972元,由原告袁大英、尚国柱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上诉人诉请被上诉人赔偿因爆破行为致其房屋损坏的损失共计123593.18元,并提供云南昭通滇东北(乾诚)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昭滇乾工鉴字(2016)第8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加以证明。首先,从鉴定结论的勘查情况来看,采矿面积、残留的爆破高度、房屋受损时间、爆破方式、每次爆破用药量等均为上诉人的单方陈述,没有事实依据,被上诉人也对此提出合理质疑。虽然从其提供的房屋图片来看,房屋确实存在受损的情况,但是并不能够客观反映其房屋的受损与被上诉人的爆破行为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且上诉人提交的鉴定意见书未对原因力进行鉴定,亦无法确认责任的大小,一审据此未采信上诉人提交的鉴定结论并无不当。其次,从一审查明的事实来看,被上诉人在爆破期间,已经对上诉人等户进行相应的补偿,上诉人也实际领取了被上诉人支付的3万元房屋修缮费用及3750元赔偿费用,但上诉人在本案中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将领取的款项用于房屋修缮且该款项不足以支付房屋的修缮费用,因此,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对其房屋受损进行赔偿的依据亦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主张,应由其承担不利后果。

此外,上诉人袁大英、尚国柱主张一审程序违法,经本院审查,一审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就本案审理期限的延长分别依法报请该院院长、上一级法院批准,程序并无不当。关于被上诉人金信恒公司、鸿鹰公司是否能够委托同一诉讼代理人的问题,经一审庭审询问,上述两个公司均认可鸿鹰公司被金信恒公司收购,但未办理注销登记,且该两个公司在本案中的答辩意见一致,并无冲突之处,委托同一代理人不违反法律规定,也不影响本案的审理。

综上所述,袁大英、尚国柱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972元,由袁大英、尚国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家荣

审 判 员 王 锦

审 判 员 王天才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法官助理 陆良艳

书 记 员 杨 墨


返回首页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韩平禹(主任) 13984330008
电话:0851-83878008 网址:www.gzqzlsw.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一单元34层

黔ICP备190034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288号  技术支持:富海万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