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裁判文书

万志琴、刘金雄等与汪小群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15

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325民初1924号

原告:万志琴,女,1978年1月6日出生,仡佬族,住贵州省道真自治县。

原告:刘金雄,男,1949年4月3日出生,仡佬族,住贵州省道真自治县。

原告:刘某1,女,2003年10月1日出生,仡佬族,住贵州省道真自治县。

原告:刘某2,男,2015年2月13日出生,仡佬族,住贵州省道真自治县。

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光发,贵州名城(道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汪小群,女,1986年10月22日出生,苗族,住贵州省道真自治县。

被告:夏吉顺,男,1973年10月28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道真自治县。

被告:夏祥涛,男,1997年5月8日出生,仡佬族,住贵州省道真自治县。

三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翁静、敖鱼棉,贵州抱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道真自治县太平洋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贵州省道真自治县上坝乡新田坝村。

法定代表人:马明,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政友,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万志琴、刘金雄、刘某1、刘某2与被告汪小群、夏吉顺、夏祥涛、道真自治县太平洋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公司)生命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0月3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万志琴及万志琴、刘金雄、刘某1、刘某2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光发,被告汪小群、夏吉顺、夏祥涛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翁静,被告太平洋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政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万志琴、刘金雄、刘某1、刘某2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连带赔偿因刘某3死亡产生的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40万元。事实和理由:死者刘某3系万志琴丈夫、刘金雄之子、刘某1与刘某2之父亲,2018年8月12日,刘某3在道真上坝工业园区工地装载管材时,被挖掘机机主汪小群雇佣的操作人员夏祥涛在作业过程中将其击中,刘某3被击中受伤从车上摔下,后经医治无效死亡,花去医疗费59万余元。该挖掘机系太平洋公司租赁用于工程施工,因赔偿事宜与被告协商无果,故提起诉讼。

汪小群、夏祥涛辩称,挖掘机系出租给太平洋公司在使用,事发当天,太平洋公司安排挖掘机去吊运管材,死者刘某3在管材即将装满时到车顶去解捆挷管材的绳子,由于身穿拖鞋,且边玩手机,没有注意脚下管材较滑,故在解绳子过程中不慎从货车上摔下,经医治无效死亡。刘某3上车解绳子时,挖掘机并未移动,不存在挖掘机操作手不慎将其击中的事实。由于太平洋公司安全防范措施不当,现场指挥无力,对事故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故原告所诉与我们无关。

夏吉顺辩称,挖掘机虽系我与汪小群合伙购买,但我们约定,今年由她管理,收支等与我无关,故我对本事故不承担任何责任。

太平洋公司辩称,死者刘某3系道真自治县宏鑫达机械工程有限公司员工,并非我公司雇佣人员,事发当天刘某3到我公司上坝项目部运输管材,由于挖机操作手操作不慎致刘某3从车上摔下。我公司租赁汪小群挖机时双方签订了《机务合同》,其中《机械设备租赁合同》中约定,机械操作手夏祥涛的工资报酬以及进场后的一切安全事故均由乙方汪小群负责,故我公司不应承担任何责任。对于刘某3受伤后我公司为其垫付的医疗费以及向原告支付的丧葬等费用,我公司保留追偿的权利。

本院经审理认定的事实如下:2018年8月12日上午,刘某3到道真自治县上坝工业园建设工地为太平洋公司运输管材,装载管材时,由挖掘机操作手夏祥涛用挖掘机将捆绑好的管材从地上吊至车上,刘某3到车上将吊上来的管材绳解除。当管材即将装满车辆时,刘某3在解绳子过程中不幸从车上摔下,当即送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南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高处坠落伤:一、急性开放性特重型颅脑损伤;二、肺部感染;三、脊柱骨折;四、失血性休克;五、全身多处软组织伤,住院38天,花去住院医疗费用422064.14元,出院医嘱为当地医院继续住院治疗。2018年9月20日,刘某3到道真自治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同年10月17日11时27分经抢救无效死亡,住院27天,花去住院医疗费用89562.13元。刘某3在西南医院及道真自治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期间所花去的医疗费、护理人员的护理费及住宿费、生活费、杂费共计590528.14元全由太平洋公司垫付。刘某3死亡后,在道真自治县上坝工业园区有关领导主持下,由太平洋公司再先行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等费用610000.00元,万志琴将死者刘某3安葬。

另查明,挖掘机系夏吉顺与汪小群于2017年3月从贵州众鑫力建筑设备有限公司合伙购买,汪小群于2018年4月9日与太平洋公司签订《机械设备租赁合同》。合同约定:乙方汪小群为租赁机械配备操作手1名,并委托操作手对设备进行保管、使用、维护,操作手姓名夏祥涛;甲方太平洋公司只负责安排操作手的食宿,操作手夏祥涛的社保、工资、管理以及进场后的一切安全事故均由乙方汪小群负责;机械租用期间,乙方操作手造成的安全事故与经济损失均由乙方负责,如因此给甲方造成损失,甲方有权追偿,也有权从应付乙方租金中直接扣除。双方还对租金标准、支付方式等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同日双方还签订了《机械设备施工安全协议》,对设备安全等事项进行了约定。

死者刘某3系万志琴丈夫、刘金雄之子、刘某1与刘某2之父亲,刘金雄除刘某3外,现有子女刘仁财、刘远珍、刘仁政、刘仁江四兄妹健在。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的规定,本案原告作为死者刘某3之近亲属有获得相应赔偿的权利。对原告的损失,其中医疗、护理等费用己由太平洋公司垫付,对其他损失,根据诉讼请求结合法律规定,本院先作如下认定:死亡赔偿金按2017年度贵州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080元×20年=5816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按2017年度贵州省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共92948.80元(其中刘某1为8299元×3年÷2人=12448.5元、刘某2为8299元×15年÷2人=62242.5元、刘金雄为8299元×11年÷5人=18257.8元),因被抚养人生活费一并计入死亡赔偿金,故死亡赔偿金总额为581600元+92948.8元=674548.8元、丧葬费(2017年贵州省职工月平均工资5243.6元×6个月)为31462元、精神抚慰金酌情计50000元,以上共计人民币756010.8元。对于责任问题,本案系多因一果,其中太平洋公司现场指挥不当、安全防范不力,挖掘机操作手夏祥涛安全意识不强、注意义务不够,这都是事故发生的原因,对此均应承担相应责任,由于夏祥涛系汪小群雇佣作业,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夏祥涛的责任应由雇主汪小群承担,至于汪小群与夏吉顺之间合伙关系如何分担,因系另一法律关系,汪小群在承担责任后,可另行依法主张。刘某3作为成年人,在解绳子过程中,安全意识不够,注意力不足,对自身损害也有一定责任。对原告的请求,其中医疗、护理等费用590528.14元,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三项合计756010.8元,共计1346539元。综观全案,死者刘某3承担20%的责任为宜,故原告应得赔偿款为1346539元的80%计1077231元,但己获太平洋公司垫付的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等费用为590528.14+610000.00=1200528.14元,己超过应获赔偿数额,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本案系原告提起的赔偿诉讼,对太平洋公司与汪小群之间的责任承担,根据不告不理原则,双方可另行依法解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万志琴、刘金雄、刘某1、刘某2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300元,减半收取3650元,由万志琴、刘金雄、刘某1、刘某2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徐传模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韩映旭

书记员  邹 青


返回首页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韩平禹(主任) 13984330008
电话:0851-83878008 网址:www.gzqzlsw.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一单元34层

黔ICP备190034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288号  技术支持:富海万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