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裁判文书

陈国银与于北海、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15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111民初5730号

原告:陈国银,男,住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秦琪,贵州蕴诚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执业证号:15204201711011311,代理权限:特别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涂松松,贵州蕴诚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执业证号15204201810050806,代理权限:特别代理。

被告:于北海,男,住贵州省贵阳市贵安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建海,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法律服务端法律工作者,执业证号:32401011100259,代理权限:特别代理。

被告: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学士路。

法定代表人:任延鸿,职务: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专,贵州中创联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执业证号:15201201510900905,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第三人:黄艳,女,住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力精,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执业证号:522224198401115012,代理权限:特别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艳娟,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证号:2301170721250,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原告朱海军诉被告于北海、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及第三人黄艳生命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9月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海军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秦琪、涂松松,被告于北海及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建海,被告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委托诉讼代理人肖专,第三人黄艳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力精、石艳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国银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丧葬费29370元、死亡赔偿金5816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共计人民币66097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第三人黄艳于2018年10月11日向本院提交参加诉讼申请书:1、判令本诉中被告赔偿申请人赔偿金共计300000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8年7月29日17时许,被告于北海带其女儿及原告陈国银之子陈洪毅至贵××新区党武镇××村马路河玩水,该河区有明显的“水深危险、禁止游玩”警示标志。被告无视该警示标志且在明知原告之子不会游泳的情况下,将一个直径约1.5米的轮胎内胎作为救生圈让未成年且不会游泳的陈洪毅自行游玩,随后带着自己的女儿顺着水流飘荡游玩。约后立即报警。贵安新区公安局党武派出所在接警后赶赴现场并联系贵安新区消防支队开展施救,但经过一个小时的打捞仍旧未见陈洪毅踪迹。2018年8月4日7时左右,贵安新区消防支队将陈洪毅尸体打捞上岸,公安机关确认其已溺水身亡。被告于北海带未成年人陈洪毅(系原告之子)外出游玩,应当承担再次外出游玩期间的监护责任,但被告无视河区“水深危险、禁止游玩”的警示标志,让根本不会游泳的陈洪毅仅带着一个汽车轮胎内胎作为救生圈自行在水深××区中游玩,并且被告随着河流漂流至根本无法看管陈洪毅所在的水区,最终因其看管不善导致了陈洪毅溺水死亡。因被告的行为导致原告痛失爱子,对原告的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被告应当赔偿原告丧葬费29370元(58741元/年12个月×6个月=29370元)、死亡赔偿金581600元(29080元×20年5816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共计人民币660970元。故为维护其合法权益,故提起诉讼,诉请如前。

被告于北海辩称,1、对本案中陈洪毅死亡的事实不持异议,并对家属表示慰问和同情;2、对于原告及第三人提起的诉讼,根据法律规定,本案的原告及第三人应负主要责任,其次本案的另一被告松柏山水库管理处应当对陈洪毅的死亡承担安全防护不到的责任;本案的死者陈洪毅,根据他的年龄和他所受到的教育,他对本次死亡的后果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本案的被告于北海已经尽到了相应的责任,因此于北海在本案中不应当承担对陈洪毅死亡的责任或者只承担相应的适当补偿责任;丧葬费,陈洪毅死亡后,本案的被告于北海已经超额支付了相应的费用,应予以相应的扣除,关于精神抚慰金,我们认为过高,综上,我们认为被告于北海在本案中应当不承担责任或者只承担适当的补偿责任。

被告松柏山水库管理处辩称,本案中对受害人承担责任的主体应为被告于北海和受害人的法定监护人即原告陈国银、第三人黄艳等人,管理处不存在侵权行为,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一、原告已在民事起诉状、2018年10月11日本案的审判笔录中明确认可管理处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管理处不应承担责任;二、第三人黄艳在《参加诉讼申请书》中已明确导致受害人死亡的原因是被告于北海未尽到监管义务所致,因为本案中负有监管义务的主体不是管理处,即管理处不承担责任;三、对受害人承担责任的主体应为被告于北海和受害人的法定监护人即原告陈国银、第三人黄艳等人(不含管理处)。受害人溺水死亡,是因为于北海明知受害人不会游泳仍将其带入距其住处3公里以上的饮用水源松柏山水库游泳,且没有准备有效的救生工具,完全没有尽到监管义务所致。于北海具有初中文化,由固定工作,能充分认识受害人进入水库游泳是极具危险性的活动,于北海本身还带了两岁的女儿,这充分说明于北海完全放任受害人等人的安危不顾,其侵害行为严重。同时,受害人系未成年人,但也近15周岁,对进入水库游泳的危险性应有基本的认知能力,作为其法定监护人的原告、第三人没有尽到监护义务,也应承担相应责任。管理处等主管部门已在受害人溺水处路口设立醒目的“水深危险禁止游玩游泳垂钓”、“库区禁止游泳”等警示标志、警示牌,在其他渡口、路口、水库沿线多处设立了类似警示标志,管理处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第三人黄艳陈述,陈洪毅的死亡真正原因系因为原告未尽到法定监护责任,事实上其已有两年未给予小孩生活费,平常也基本不探视小孩。第三人一人带小孩,除了照顾小孩,也要赚取生活费,而在事故发生时,恰好暑假,第三人也实在没办法,只能讲孩子送去外婆家照顾,原告作为孩子的的另一法定监护人,理应与第三人一起教育和照看小孩,而恰恰相反原告在小孩在世时不给予生活费,而在小孩去世后积极主张赔偿,其次,松柏山水库作为水库管理单位,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被告于北海也有一定过错,理应对小孩负有一定监管责任,但是于北海却未尽到监管责任,导致本次事件的发生。最后,因为原告并未尽到抚养义务,在分割赔付金额时应该不分或者少分,第三人在分割时,应该予以多分。

本案经审理认为:原告陈国银与第三人黄艳自由恋爱结婚,2004年1月16日生育一子陈洪毅,二人于2014年6月12日办理婚姻登记手续。2015年3月12日,原告陈国银与第三人黄艳自愿签订《离婚协议书》载明:“男方陈国银与女方黄艳于2014年6月12日登记结婚,婚后于双方感情不和,无法共同生活,协商自愿离婚,现就子女抚养、财产、债权债务等事项达成如下意见:子女抚养:陈洪毅由女方抚养,男方每月付生活费捌佰元到陈洪毅年满十八岁成人”。

2018年7月29日,第三人黄艳因工作无法照顾陈洪毅,遂将陈洪毅给其家人代为照顾,同日,于北海作为陈洪毅的表姐夫将陈洪毅及于北海的两岁女儿到贵××新区党武镇××村马路河玩水,因为陈洪毅不会游泳将救生圈给陈洪毅在河里游泳,后,因为于北海照顾女儿而未将水里漂流的陈洪毅带上岸边致使陈洪毅溺水死亡。2018年8月4日,贵安新区消防队将陈洪毅遗体打捞上岸。并于同日将尸体运至清镇市青山园殡仪馆停放。

被告辩称已支付给陈洪毅法定监护人32950元,但是有票据的仅有8189元,但原告及第三人均不予认可。

另,陈洪毅生前与母亲黄艳一直居住在在贵阳市××区且在实验中学就读初中二年级。陈洪毅登记的户籍地为贵阳市小河区××东路××单元附9号。

另查明,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系贵阳市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案发水库主要负责饮用水及向沿线的村庄供水,水库沿线部分段设置有禁止游泳的警示标志。

上述事实,有已经庭审质证的当事人陈述、交通事故案情档案、户口簿、村委会证明、死亡医学证明、火化证明、殡仪馆发票等证据在卷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根据原被告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如下:一、各方的责任该如何认定;二、原告诉请的费用是否于法有据。

关于陈国银、黄艳与于北海、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的责任问题。原告陈国银之子陈洪毅系15周岁的初中生,属于未成年人,其不会游泳,应该知道在河里游泳的危险性,但仍旧在案发河的渡口游泳,在导致自身的溺水死亡后果存在重大过错,对该后果应承担一定责任。对于陈洪毅的活动离不开监护人的监护。陈国银及其前妻是陈洪毅的法定监护人。被告于北海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从第三人黄艳母亲家带出陈洪毅,且在知道陈洪毅不会游泳之后仍放任其一人在河里游泳疏忽大意,以至陈洪毅溺水死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八条规定:“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原告陈国银及第三人黄艳作为陈洪毅的法定监护人也未尽到监护职责,故也应当承担过错民事责任。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对辖区饮用水水库虽然设立有安全警示标志,但不够明显,没有必要的防止进入水库的措施,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本院酌定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对陈洪毅的死亡后果承担20%的责任。在结合本案实际情况,本院酌定由被告于北海承担50%的责任,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承担20%的责任,原告陈国银及第三人黄艳各承担15%的责任较为适宜。原告陈国银及第三人作为死者陈洪毅的亲属,有权请求被告于北海、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对于原告所主张的费用当中,原告陈国银、第三人黄艳及陈洪毅均居住在贵阳市××区,死亡赔偿金按照2017年度贵州省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4年,即29080元/年×4年=116320元;丧葬费按照2017年度贵州省职工月平均工资计算6个月,即62924元/年÷12个月×6个月=3146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因陈洪毅的死亡,其意外死亡给原告及第三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创伤,结合本地区实际情况及过错责任大小,本院酌情支持50000元。综上,上述费用合计197782元。故被告于北海应承担的赔偿总额为197782×50%=98891元,被告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应承担的赔偿总额为197782×20%=39556.4元。故,原告及第三人因陈洪毅死亡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38447.4元。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于北海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陈国银因亲属陈洪毅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赔偿金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49445.5元;

二、被告于北海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第三人黄艳因亲属陈洪毅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赔偿金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49445.5元;

三、被告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陈国银因亲属陈洪毅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赔偿金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19778.2元;

四、被告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第三人黄艳因亲属陈洪毅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赔偿金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19778.2元。

五、驳回原告陈国银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驳回第三人黄艳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105元(已减半收取),原告预交5205元,第三人黄艳预交2900元,由原告陈国银承担3647.5元,第三人黄艳承担988.1元,被告于北海负担1956.9元,被告贵州省松柏山水库管理处承担1512.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康志刚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王思婷

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黔0111民初5730号

原告:陈国银,男性,1973年06月20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区黄河东路75号3单元附9号,居民身份证512902197306200474。第三人:黄艳,女性,1972年10月29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区黄河东路75号3单元附9号,居民身份证520111197210292426。被告:于北海,男性,1987年01月14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贵安新区党武镇党武村旧场,居民身份证239005198701140014。

陈国银与于北海生命权纠纷一案。

审判长

审判员

审判员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吴青青


返回首页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韩平禹(主任) 13984330008
电话:0851-83878008 网址:www.gzqzlsw.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一单元34层

黔ICP备190034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288号  技术支持:富海万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