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裁判文书

李寿芬、王成武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15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1民终835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寿芬,女,1976年2月11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金阳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鲁培,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光武,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成武,男,1970年10月1日出生,汉族,户籍地贵州省织金县,现住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彭厚云,女,1967年2月4日出生,汉族,户籍地贵州省织金县,现住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

上列二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杜听平,贵州瀛黔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黄勇,男,1991年6月19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纳雍县。

原审被告:喻凯,男,1992年5月16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息烽县。

原审被告:李艺,女,1984年4月14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

上诉人李寿芬因与被上诉人王成武、彭厚云及原审被告黄勇、喻凯、李艺生命权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2018)黔0103民初52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0月3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寿芬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第一项,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一审诉讼请求;2、本案诉讼费用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被上诉人的一审诉请并不以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判决结果为依据,不存在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本案中被上诉人在2014年11月事故发生后三年多时间从未向雇主主张过雇主责任,因此远超过身体受到伤害一年的诉讼时效,也超过《民法总则》生效前两年的普通诉讼时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达成的补偿协议并没有对被上诉人追究雇主责任进行约定,不影响诉讼时效。二、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雇主责任为不真正连带责任,被上诉人已经选择向直接侵权人即终局责任人主张权利,承担不真正连带责任的雇主责任已经消灭。原审判决未考虑上诉人若承担雇主责任后已不可向实际侵权的第三人追偿,将导致上诉人的不真正连带责任实质上变成了终局责任,适用法律错误。三、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达成的《补偿协议》系针对刑事附带民事案件判决结果的约定,该判决中确认的赔偿金额也已经超额履行,被上诉人违反其在《补偿协议》中的承诺,再次向上诉人主张赔偿,有违诚信原则,不应得到支持。

被上诉人王成武、彭厚云辩称:一、被上诉人一审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本案事故发生后,刑事案件一直在处理的过程中,阻断了诉讼时效。二、《补偿协议》第三条明确约定有附带民事赔偿部分和上诉人民事赔偿部分,两种方式的民事赔偿是同时存在的,一审扣减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和李寿芬已赔偿的金额后判决的金额是合理的。

原审被告黄勇、喻凯、李艺未答辩。

原告王成武、彭厚云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连带赔偿二原告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丧葬费共计人民币410799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11月12日凌晨1时20分许,案外人王登记、宋晟等人窜至贵阳市云岩区贵乌南路佑舍酒吧处理水果机被砸坏的事情,与酒吧主管黄勇因水果机赌博问题发生争执,后对佑舍酒吧进行打砸,对酒吧内外人员进行砍打,其中将本案受害人王可强(贵阳云岩佑舍酒吧员工)打伤,王可强被送至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救治无效后于2014年11月15日死亡。2014年11月18日,王成武、彭厚云(系受害人王可强父母)与李寿芬达成《补偿协议》,约定:“一、甲方(李寿芬)自愿现行垫付给乙方(王成武、彭厚云)及亲属贰拾万元整作为王可强死亡的安葬,慰问,附带民事的其他方面补偿等费用开支,垫付方式为火化前支付十万元,火化后当日支付十万元。……三、甲方承诺垫付款以后就王可强被伤至死亡一事,全力配合乙方追究追查,至凶手绳之以法,经法院判决还亡者以公道,并自愿把凶手,害人者,附带民事赔偿补偿部分全额给乙方,如果就此事件关于到甲方民事赔偿补偿部分,不足贰拾万元甲方承诺不找乙方退还多出部分,如甲方民事赔偿部分经法院判决超过贰拾万元,甲方愿意承诺追加到法院的判决的金额并补足甲方应承担的余额部分赔偿给乙方。四、乙方也承诺就法院判决或调解的赔偿补偿金不超过贰拾万元不得以任何理由再向甲方索要任何关于金钱,精神方面的钱物,和找麻烦。……”协议签订后,李寿芬向王成武、彭厚云共计支付了20万元。后在被告人王登记、宋晟等人故意伤害一案中,王成武、彭厚云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该案经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并作出了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15)筑刑一初字第102号、(2016)黔01刑初63号、(2017)黔01刑初38号),判令王登记、宋晟等刑事被告人连带赔偿王成武、彭厚云各项经济损失人民币五万元。后原告王成武、彭厚云以王可强系贵阳云岩佑舍酒吧雇员受害为由诉来一审法院,提出如前诉请。另查,王成武、彭厚云在庭审中认可收到刑事被告人王登记1万元、宋晟2万元、李荣凤3万元、刘涛1万元、吴长林3万元、胡商德5千元等共计人民币105000元赔偿款。再查,贵阳云岩佑舍酒吧于2014年1月10日注册登记,经营人为李艺,又于2017年1月3日注销登记。庭审中,被告李寿芬称该酒吧由被告李艺于2014年8月19日作价110万元转让给被告李寿芬,李寿芬个人出资经营该酒吧,被告喻凯、黄勇系酒吧管理人员。对李寿芬所称,原告王成武、彭厚云在庭审中表示认可,并明确向被告李寿芬主张权利。又查,因王可强受害死亡的各项赔偿应为:死亡赔偿金为2017年贵州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080元×20年=581600元,丧葬费为2017年职工平均工资62924元÷12个月×6个月=31462元,以上共计613062元。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补偿协议》、《转让合同》、收据、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询问笔录等证据在卷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之规定,本案中受害人王可强作为贵阳云岩佑舍酒吧员工在工作期间,遭受第三人非法侵害导致死亡,其雇主贵阳云岩佑舍酒吧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该酒吧已于2017年1月3日被注销登记,故其实际经营人李寿芬应当作为赔偿主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对被告李寿芬提出的原告起诉超过诉讼时效的抗辩理由,一审法院认为尽管王可强受害时间发生在2014年11月12日,但由于此次事故涉及刑事案件,原告王成武、彭厚云亦在刑事案件审理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0月12日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同时,2014年11月15日双方也就相关赔偿事宜达成补偿协议对后续赔偿事宜作出了约定,结合以上情况,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李寿芬提出的诉讼时效抗辩不成立,不予支持。对被告李寿芬提出的原告已向实施加害行为的第三人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即已经选择了赔偿主体,且第三人已经按照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确定的内容超额履行了赔偿义务,故贵阳云岩佑舍酒吧作为雇主的相关责任归于消灭,继而被告李寿芬亦不再承担责任的抗辩理由,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所享有的赔偿请求权实际是基于不同的法律关系产生的复合请求权,只是因为受害事件发生的偶然性和时间、空间的特殊性,致使赔偿主体的给付对象为同一人,但实际与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的诉讼主体、诉讼标的、诉讼理由均不相同,且因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审理的特殊性,在两个案件中,原告应获赔偿的金额亦存在巨大差距,若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判决的赔偿标准作为终局,对于原告而言显失公平,故对被告李寿芬提出的此项抗辩理由不予支持。同时,基于侵权不获利的原则精神,一审法院认为应将原告已获第三人赔偿的金额在被告李寿芬应当承担的雇主责任中进行扣除而确定原告应获赔偿金额,也符合双方达成的补偿协议约定。对原告王成武、彭厚云提出的要求被告李寿芬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在符合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予以支持,即原告提出的死亡赔偿金581600元及丧葬费29199元,扣除原告已获王登记、宋晟等人赔偿的105000元及被告李寿芬先行赔付的200000元,共计305799元。对于原告提出的精神抚慰金5万元的诉请,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受害人王可强受到伤害死亡的原因是因第三人的犯罪行为所造成,并非被告李寿芬的经营行为造成,且被告李寿芬亦需承担相应的死亡赔偿金,故对此项诉请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五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之规定,一审判决:一、由被告李寿芬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王成武、彭厚云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共计人民币305799元;二、驳回原告王成武、彭厚云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862元,减半收取3431元,由原告王成武、彭厚云负担877元,由被告李寿芬负担2254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二审审理查明的其余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一致。上述事实有当事人庭审陈述及相关证据在卷佐证,且经质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有三个争议焦点,其一,《补偿协议》是仅对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赔偿结果作出了约定,还是对可能发生的针对李寿芬的民事诉讼赔偿也一并约定;其二,本案被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是否超过了诉讼时效;其三,被上诉人在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向直接侵权人主张了权利后,还能不能向上诉人另行主张民事权利。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补偿协议》第三条除对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部分进行了约定,还对甲方即李寿芬的民事赔偿部分进行了约定,因此被上诉人在本案中起诉上诉人并不违反《补偿协议》的约定,上诉人认为依据该协议的承诺,被上诉人无权再向上诉人要求赔偿的主张不能成立,对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由于王可强死后,该被害人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一直在审理过程中,被上诉人也一直在上述案件中就王可强的死亡主张民事权利,且死者王可强的真正侵权人等与本案相关的事实需要上述案件中加以明确,被上诉人待上述事实确定后再向雇主李寿芬主张权利,并不超过诉讼时效。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之规定,直接侵权人和雇主向受害人所负的债务,其内容是完全相同的,只要其中一方向受害人履行了赔偿义务,受害人就不能再向另一方求偿。被上诉人在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已经选择向直接侵权人主张权利并已获得了赔偿,上诉人已经支付被上诉人的20万元,系根据双方自愿签订的《补偿协议》履行,被上诉人无权再向受害人王可强的雇主即上诉人主张赔偿。因此,一审判决上诉人承担死亡赔偿金及丧葬费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李寿芬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并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2018)黔0103民初5222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王成武、彭厚云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6862元,减半收取3431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886.99元,均由王成武、彭厚云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龚国智

审 判 员 符黎音

审 判 员 李 蓉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 陶海峰

书 记 员 林 源


返回首页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韩平禹(主任) 13984330008
电话:0851-83878008 网址:www.gzqzlsw.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一单元34层

黔ICP备190034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288号  技术支持:富海万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