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危险驾驶罪疑难案件分析-冉江磊律师

来源: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发布时间:2019-04-22

危险驾驶罪疑难案件分析-冉江磊律师


时间:2018-04-04     作者:冉江磊律师【原创】


摘  要:《刑法修正案(八)》的出台把醉酒驾驶行为与追逐竞驶行为纳为刑法的打击范围,危险驾驶罪由此诞生。然而理论界当前对于危险驾驶罪的探究亦具有很多争议,例如此罪的行为犯和危险犯的争议长时间存在,行为的既遂和着手标准亦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另外基于立法层面而言,我们国家刑法对于危险驾驶罪的规定还不健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该罪的司法适用。本文通过案例剖析,针对案例中的焦点问题和正义点就危险驾驶罪的构成要件及与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界分展开剖析,得到了探究结论且提出了完善危险驾驶罪立法的建议。

关键词:危险驾驶罪  疑难案件  分析

 

1引言

2011年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八》,在这之中明确指出,“在道路中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严重的,亦或是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规定行为,并且又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罪名定罪处罚。”此为我们国家第一次把醉酒驾驶以及追逐竞驶行为纳进刑法中,为对于此类具有非常大危害性的驾驶行为加以打击提供了刑法层面的保障,就确保道路交通安全以及社会平稳发展拥有非常巨大的作用具。之后,新刑法设立的危险驾驶罪逐步将其巨大效用调动出来,经由惩处与预防危险驾驶行为来维护道路交通安全。但是新罪的出现一定会遭遇很多困难,例如司法判定困难、理论界定模糊、犯罪形态多种多样以及立法空白等,危险驾驶罪亦不例外。理论界就其是行为犯亦或是危险犯始终存在争议,到现在依然没有产生明确的结论,对其犯罪形态问题的探究并不多,无法满足理论以及实践层面的需求。而司法实践里对其对犯罪行为认定亦具有很多难题。基于此本文经由案例对此展开剖析探究。鉴于在本罪的司法适用进程里,产生了立法者并没有虑及的问题,司法实务折射出了本罪还具有健全的空间。因此,应该就危险驾驶罪实务里遇到的问题展开探究剖析且给出意见。经由实证案例剖析能够将其中存在的核心争议与问题加以梳理,且基于此提出笔者的阐释、剖析与意见。


2 案件基本情况

2.1案由

靳新会危险驾驶罪、朱保臣危害公共安全罪。

2.2案情介绍

2.2.1案例一案情

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5月28日22时许,被告人靳新会醉酒并且没有驾照驾驶豫HG8867号轿车反向行驶到卫棉路和青云大道交叉的时候和蒋某驾驶的豫号HLR158小客车发生碰撞,之后靳新会驾车潜逃。修武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民警收到相关报案信息之后,在方庄煤矿电影院路边把其逮捕。通过相关检测仪器检验鉴定,其血液里检测出乙醇含量达到260mg/100ml,已经构成了醉酒驾驶。”修武县法院审讯之后认为,基于被告人靳新会醉酒程度已经高于醉驾标准的2倍,并且其并不具备驾驶执照,且驾驶进程里和他人发生道路交通事故,之后又驾车潜逃,承担事故所有的责任,能够基于实际情况从重惩处。被告人靳新危险驾驶罪成立,判处其拘役五个月,并上缴相应的罚金。

2.2.2案例二案情

2011年7月27日5时许,被告人朱某酒后驾驶宝马车在道路上飞驰,在其居住的小区倒车的时候,把停置于自己汽车旁边的陈某汽车撞坏、把管某的轿车的前门剐蹭了一大块油漆。之后从北往南驾车到国庆路口的时候,其无视前方的红灯且反向行驶,撞到正在横穿马路的邓某以及其的两条狗,邓某受伤,两条狗当场死亡。之后又开车到術环路和06国道交叉口位置的时候,其开车反向行驶,把郭某撞伤。之后朱保臣继续向东驶去,车辆在南环路北侧的沟侧翻,其本人被交警救出。经鉴定朱某的血液小检测出乙醇浓度为251.20mg/100ml属醉酒驾驶。经濮阳县交警大队认定朱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濮阳县法院审讯处理之后认为被告人朱某在所居住小区内肇事之后仍开车行驶,持续导致交通事故,导致他人受伤与财产损失,其明明指导醉酒之后开车将会使公共安全受到非常大的威胁,在很大程度上将威胁到许多人的人身安全,然而其主观层面上依旧对此行为保持不管不顾的态度,此种行为已经构成了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3本案的分歧意见和焦点问题

3.1本案的分歧意见

危险驾驶罪、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界定

3.2本案的争议焦点

3.2.1是否具有公共危险

3.2.2是否后续放任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状态


4法理分析

4.1危险驾驶罪的构成要件

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一样均属于我们国家刑法里组成部分,是指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互相追逐,且情节严重的,或是身体酒精含量过高的人在道路里驾车的行为。此罪不仅判处罚金还并处拘役,从而对其展开惩戒,从而达到威慑大众的作用。此罪的量刑较轻,然而行为人有别的使他人利益遭到侵害的行为,为了不放过这些犯罪分子,而采取行为人触犯最重的罪名加以惩处。

4.1.1危险驾驶罪的主体

危险驾驶罪隶属普通的犯罪,其并非将行为主体拥有独特的身份当作基本条件,仅需要其年纪达到十六周岁则能够变成该罪的主体。在司法实践里,该罪的主体即进行交通运输活动的自然人,其和交通肇事罪的主体是统一的。则亟需注意的是,本罪的主体是不是包含非交通运输人员?基于刑法的第八次修正案以及过去最高院的有关司法解释能够看到,不具有驾驶执照的人由于受到其上级命令亦或是具备相关资质的人的要求而驾驶车辆,这种行为造成的违反法律的后果,依据法律定罪,没有直接参与此活动的上述几种人员根据其对应的罪名视为共犯。因此非直接参加驾驶的人员,一样亦能够变成本罪的主体,至于是不是可以变成用危险手段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主体,在国内当前理论界上是能够说得过去的。

4.1.2危险驾驶罪的主观方面

相关此罪的主观层面,笔者的观点是,其表现是故意,包含直接和间接故意。换句话说,行为人已经了解到自身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会导致对于社会产生威胁的可能性,然而依然希望亦或是放任此类危害结果的出现。而危险驾驶者的主观层面恶性即其对自身行为的极大的危害性以及对社会公共安全以及很多人的人身以及财产安全不管不顾,笔者的观点是,此应该纳进刑法的范畴。原因是,在如今社会迅猛发展,人与车辆非常多加之交通形势又变幻莫测,行为人仍然以上述两种方式展开驾驶,其主观层面上即为一类故意心态,要么是找寻此类刺激,要么是忽视公共安全,放任此危险性结果的出现。而醉酒驾驶与追逐竞驶这两种具备非常大的危害性的行为将给公共安全带来很多不稳定的因素,为了高效防范这种恶劣行为的发生,刑法应该对展开具体的规定。

4.1.3危险驾驶罪的客观方面

危险驾驶罪的外在反映是行为人不管他人的安全,追逐竞驶,亦或是对于很多不特定的人的人身与财产安全漠视的醉酒驾驶行为。具体可以理解为:

(1)行为条件:行为人亦或是醉酒驾驶,亦或是追逐竞驶。追逐竞驶并且情节恶劣是危险驾驶的一类反映。此代表非追逐竞驶的行为亦或是只有追逐竞驶然而情节并非非常严重,均不会使该罪成立。至于情节严重的因素,重点看道路中行人亦或是车辆的多少、驾驶的时长以及路段、驾驶的模式与速度、驾驶的次数等情况进行综合判断。另外,情节的问题也要考虑在内,通过出具相关的司法解释,把常见的情形,采取列举的方式逐一罗列出来,可以更好的适用于司法实践。

醉酒驾驶亦被划入了危险驾驶罪。要想深入认识醉酒驾驶,应该关注下面几点:(1)醉酒驾驶即行为人开车的时候,其每一百毫升血液里酒精含量超过八十毫克。换句话说,即行为人在道路中开车并且血液里的酒精含量满足了80mg/100ml的标准,即满足了醉酒驾驶罪的最基本的条件。因此,严格区分醉酒驾驶和饮酒驾驶对于行为人在具体判罚的时候非常关键。(2)修正案(八)对于构成醉酒驾驶罪的标准并不需要求达到“情节恶劣”,因此行为人在开车的时候仅需要满足醉酒的标准,则能够采用刑法对其加以惩处。

(2)依据刑法《修正案(八)》,就危险驾驶罪的判定需要发生在道路交通活动里,倘若其活动领域和道路交通不具有直接的关联,那么就不可以用该罪加以惩处。而《修正案(八)》把危险驾驶行为的活动范围,明确规定为“道路上”,此处应该重点关注对于“道路”的判定。身为刑法新增加的一个罪名其和交通肇事罪共同组成了《刑法》第133条的内容,两者均隶属对于公共安全造成非常大危害的犯罪,所以,对于道路的判定已经将行为有没有对于公共安全造成危害当作标准,而不应该只限制在公路、城市道路等,只要是供不特定的人以及车运用的路段都能够划入此范畴内。比如,在高等院校中、在社区道路上的危险驾驶行为,一旦对于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以及财产安全带来威胁的,仍然能够构成该罪,其和交通肇事罪有区别的只是该罪的行为范畴不包含海上、内河等水路运输领域。

(3)行为对象:行为人必须是实施了危险驾驶“机动车”的行为。当驾驶员将机车车驾驶到道路行并在道路上进行着驾驶行为时,也就是说这种行为是正在进行的时态时,才会出现这种因醉酒后出现的危险驾驶行为。但是如果这两个前提条件只具备其中之一时,比如说,喝酒后将机动车起动,却没上道行驶,这样就不能视为危险行为,因为没有对道路和其他人的生命安全形成危协。因为这只是一种前期的预备状态,并没有启动发动机上道,同时没有这种动行中的动态。

 以上面的论述来看,如果一个驾驶员开着可以视为机动车的托拉机在田间行驶,即使他喝酒了,可是他的这种行为并不能危协到更多人的人身安全,托拉机也是机动车,但是在这个前提下却不能视为其危险驾驶,但是如果这个驾驶员开着托拉机再喝酒同时上马路上去开的话,他的这种行为危协到了行人的生命安全,那么这个问题就严重了。另外一个问题是,将电动车进行速度和重量改装之后,产生的后果是其重量和速度可以与摩托车相提并论的话,是否需要将其归入机动车的行列呢?这在实践中是一个实际的可行案件,但是交通法却没的明确指出来,因此交通法还需要进一步明确。

(4)当化共交通秩序和运输安全都成为危险驾驶的前提时,这种前提条件将会成为定论是否是危险驾驶的依据。我国基本法对这种危险驾驶的行为进行了规定,需要车辆在道路上行驶,这是危险驾驶的条件,因为法律条文规定的要求都是基于行人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的。可是在进行危险驾驶的驾驶员在进行这一行为时,首先就是不安全的,对他自己和行为的安全都具有十分的危险性,因为醉驾是对自身和他人都不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的,所以这也归为社会公共安全范畴。

因为酒驾时手和脚都不能完全受到大脑的支配,所以在进行机动车驾驶时可能会出现因手脚下不能正常支配而出现对方向盘不能正常支配或者不能正常踩下刹车的情况,使驾驶员出现无法对紧急情况进行处理的情况。这种突然而来的动作可能会给更多的车辆造成严重的不急时的避让,而产生追尾事故 ,这种连锁反应,会使公共安全秩序造成严重的后果。危险驾驶是一种对交通运输行为的一种侵犯,只有驾驶员对安全交通法规能够严格遵守了,才能维持正常的交通秩序。如果驾驶员对交通法规不能遵守的话,那公共交通秩序也无从谈起。

4.2危险驾驶罪与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界分

我们所说的酒驾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公共安全的危协,但是从根本上讲两者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4.2.1从动机上讲

对于这种罪行需要行为人具有一定的行为动机,但是动机却不能影响这一罪名的成立。而危险驾驶则只需要具备两个行为条件就可以了,不需要有动机的存在,因为法律上规定只确存在这种必备的条件就可以定为危险驾驶。

4.2.2因为法律具有很大的客观性

如果从法律角度上来看,酒驾时如果没有对行人和国家财务造成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失时,那么就会按最严重的危害安全来算,可是当驾驶员具备了上述的两个客观条件,即喝酒还开机动车上道时,但是没有构成其他人的生命危胁,而且对国家财产也没有形成危害,那也不能算危协安全行为。

4.2.3从量刑的角度来看

一旦被认定为公共安全罪则会进行刑法处置,一般都需要三年以上判刑,而危险驾驶罪则只会是拘役和罚金。因为从量刑和立法的角度来讲,在没有出现严重后果来看,在没出现严重后果的时候是不能按公共安全罪量刑的,只从危险驾驶有行为上来看,驾驶员做出的行为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如果不进行制止那么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危险驾驶处罚的是一种行为,所以就需要针对这种行为。

4.3本案法理分析

因为危险驾驶是一种行为可以后果却很严重,如果这种行为产生了严重的后果,则需要与公共安全罪进行论处,具体的来说,如果驾驶员在酒后驾驶机动车而且驶入了行人很多的道路,而驾驶员因酒精的作用手和脚下都不会好听使,这种行为也可以按照行人的多少作为量罪的依据。

有时当驾驶员在醉驾的情况下而且在路况不明或者天气极其恶劣的情况下,在行人过多的道路上行驶或互相追逐驾驶,这种行为极有可能会出现以下的任何一种情况,伤及行人或殃及其他车辆或使公共设施受到严重损坏,也有的在高速公路上追逐开车,这种对安全没有任何概念的情况下引发的严重的后果,可以视为危害公共安全。


5 研究结论与启示

5.1研究结论

从以上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两个案子虽然都存在危险驾驶的行为,好象两个案件都与重大危害公共安全罪有关联,但是却有一定的区别,因为前者是危险驾驶后行为人依然按照原来的危险驾驶行为继续而为之的一种行为延续。与这个案子相比较来说,后者是在逆行时还闯红灯,使行人和公共财务在这次事件中都受到了严重的损失,同时并没有停下这一危险行为使更多的人造成了相同的危险损失,后者的行为使更多的行人造成了危害,同时这种行为也处于一种放任的状态,所以从结果来看,后者行为严重于前者,所以后者的行为构成了危害公共安全罪。而前一个案子其情节并没有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可以认定为危险驾驶罪,可以对其进行从重处罪的方式进行量罪。

5.2研究启示

根据上述案例,结合我国社会现实,我国的危险驾驶罪应从以下方面进行完善:

5.2.1进一步拓宽危险驾驶处罚的范围

我国基本法认为危险驾驶可以是酒后驾驶机动车,也可以是在马路上无视其他车辆或行人的飙车行为,当这种行为发生时就会使危险驾驶的行为提升为危害公共安全。我国的法律在实践中具有一定的方便快捷性,但是因为其具体规定面并不宽,使法律与现实发生的事件还有一定的出入,所以来看,法律还需要进一步的修改。所以该法律文本应改用包括式的兜底规则,而非是现在这种列举式,这样更能方便以司法解释的方法扩大其解释范围,以适应未来的发展形式。

5.2.2明示主观罪过及对实害犯处罚的法律规定

我国基本法认定这种危险驾驶造成的严重的后果是需要进行严惩的,但是如果这种行为并没有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其只是行为上和主观意识上的一种无视安全的行为,那么我国法律将对他的这种主观意识行为无能为力。从这里看会出现两个不足点:一、主观罪的不明确,会出现司法量刑的争议,因为司法对这一认定不能明确对待,最终可能会出现定罪量刑的不公正性;二,对行为人造成的严重结果交没的明确标注出来应负担的法律责任,所以,法律能够做到的,就是对已经形成危险事实的危险驾驶行为进行严厉的处罚,这也是我国法律的缺憾之处,因此我国法律还需要对这种主观的不安全意识进行明确规定。

5.2.3危险驾驶罪的量刑

第一,提高主刑设置。我国只对情节严重社会危害大的飚车和酒后驾驶处以主刑,这也仅仅涉及到拘役和处以罚金。这与其它先进的法制国家丰富的处罚手段相比不能对违法行为产生有效的威慑作用。德国和日本对危险驾驶的危害性有更多等级的划分,针对不同的危害性制定不同的刑罚和罚金范围。日本对情节特别严重的危及别人人身安全或导致人身亡事实的驾驶行为刑期可致20年,相比于此我国不到半年的拘役刑罚难以有效的遏制犯罪。尤其没有对故意行为加大处罚力度,在实际执法当中也给司法部门带来了不便。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加大对危险驾驶及酒后驾驶的量刑范围,在宪法宽严相济的原则下,努力实现量刑适应,可以实现根据犯罪情节分轻重进行量刑,打击知法犯法,故意违法的嚣张气焰。

第二,在刑罚设置中增设资格刑。刑法修正案(八)为本罪设定了拘役、罚金等两种刑罚,但并未设置相应的资格刑,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资格刑取消犯罪分子的某项资质。根据国际惯例,各国都对危险驾驶设立了资格刑,英国《道路交通法》中写道,在酗酒或吸毒等意识不清的状态下驾驶机动车辆,将取消其驾驶资格至少一年。德国的法律里也有类似的律条。然而我国的交通法规中,没有涉及到资格刑的相关规定。只是在安全法规之中有暂扣和吊销的规定,最长期限也仅仅只有五年。这很难引起犯罪分子的足够重视,不能防患于未然。为了提升法律的威严,我们可以向西方先进法制国家学习,在刑法里添加相应的资格刑,取消资格的年限应不小于半年,这样能够防止有危险驾驶行为的人在此上路,给民众的公共安全带来隐患。也能有效的对犯罪产生足够的震慑作用,使人们不敢轻易尝试危险驾驶。

第三,强化罚金刑的执行。执行难是我国执法过程中普遍遇到的一大难题,对于新设的危险驾驶罪,尽管罚金刑的制定十分合理恰当,也不得不考虑执行的问题,毕竟执行不了就起不到刑罚的效果——威慑性和犯罪的预防性。为了避免司法实践中遇到此类尴尬,不如提前想好对策,如借鉴其他罪名罚金刑的执行经验等。力争实现惩罚犯罪、预防犯罪的目标。

 

参考文献

[1]赵秉志.“醉驾入刑”专家谈[J].法律出版社,2011年,第6页。

[2]赵秉志.刑法修正案(八)理解与适用[J].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版,第18页。

[3]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刑法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J].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7页。

[4]吴华清.危险驾驶罪的理解与适用[J].中国检察,2011年第4期,第6页。

[5]万志鹏.刑法修正案八中的危险驾驶罪[N].公民与法2011年,第3期,第19页。

[6]莫洪宪,杨文博.危险驾驶罪”是如何认定的呢?[N].检察日报2011年第3期,第5页。

[7]叶良芳.危险驾驶罪的立法证成和规范构造[J].法学2011年,第2期,第14页。

[8]杨兴培.从醉驾入罪看如何消弹法治分歧[J].法学2011年,第7期,第6页。

[9]张明播.危险驾驶罪及其与相关犯罪的的关系[J].人民法院,2011年,第6版,第8页。

[10]魏唯.危险驾驶罪的法律分析与完善建议[J].东方企业文化,2011年,第5期,第7页。

[11]张磊.危险驾驶罪入罪评析——以<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为视角>[J].法学杂志,2011年。第3期,第12页。

[12]韩梅.危险驾驶罪相关问题浅析[N].辽宁警专学报,2011年.第9期,第8页。

[13]李成福.论危险驾驶罪——兼析<刑法修正案(八)>对危险驾驶罪规定之不足[N].四川警察学院学报,2011年,第2期,第7页。

[14]金逸帆.危险驾驶罪的客观方面疑难问题研究[J].法制博览旬刊,2013年,第11期,第16页。

[15]胡冬阳.危险驾驶罪疑难问题探析[N].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1年,第4期,第18页。

 

附录

中文著作

赵秉志.“醉驾入刑”专家谈[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年,第3页。

赵秉志.刑法修正案(八)理解与适用[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第31页。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刑法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J].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23页。

中文期刊

吴华清.危险驾驶罪的理解与适用[J].中国检察,2011年,第4期,第43页。

万志鹏.刑法修正案八中的危险驾驶[J].公民与法,2011年,第3期,第5页。

莫洪宪,杨文博.危险驾驶罪”是如何认定的呢?[N].检察日报,2011年,第3期,第7页。

叶良芳.危险驾驶罪的立法证成和规范构造[J].法学,2011年,第2期,第27页。

杨兴培.从醉驾入罪看如何消弹法治分歧[J].法学,2011年,第7期,第2页。

张明播.危险驾驶罪及其与相关犯罪的的关系[N].人民法院报,2011年,第6版,第4版。

魏唯.危险驾驶罪的法律分析与完善建议[J].东方企业文化,2011年,第5期,第23页。

张磊.危险驾驶罪入罪评析——以<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为视角>[J].法学杂志,2011年,第3期,第44页。

韩梅.危险驾驶罪相关问题浅析[N].辽宁警专学报,2011年,第9期,第4版。

李成福.论危险驾驶罪——兼析<刑法修正案(八)>对危险驾驶罪规定之不足[N].四川警察学院学报,2011年,第2期,第3版。

金逸帆.危险驾驶罪的客观方面疑难问题研究[J].法制博览旬刊,2013年,第11期,第45页。

胡冬阳.危险驾驶罪疑难问题探析[N].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1年,第4期,第2版。


返回首页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韩平禹(主任) 13984330008
电话:0851-83878008 网址:www.gzqzlsw.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一单元34层

黔ICP备190034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2288号  技术支持:富海万企科技